美元多头感谢“福星”庇佑 警惕晚间初请引发“巨澜”

美元多头感谢“福星”庇佑 警惕晚间初请引发“巨澜”

23 七月 2015, 10:39
alfred-china
0
271

尽管美国经济数据在过去一段时间曾表现疲软,但整体而言,房市数据一直表现相对强劲,并给美元构成支撑,可谓美元的一大“福星”,周三美元在美国成屋销售数据的提振下实现反弹,扭转此前一日大幅下挫的颓势。周四金融市场仍将聚焦美国经济数据,其中初请失业金尤其引人关注,上周该数据表现强劲,曾给美元带来显著提振。

全美不动产协会(NAR)周三(7月22日)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6月成屋销售月率增长3.2%,折合成年率为549万户,创下2007年2月以来最高。分析师原预计6月销售年率达到540万户。

 美国6月份二手房中价同比上涨6.5%至236,400美元,创未经通胀调整的纪录新高。

 数据出炉后,美元指数触及日内新高97.79。美指纽约尾盘上升0.3%,报97.60。周二美元指数重挫0.71%,为6月17日来最大单日跌幅。

商品价格走软也支撑美元的反弹走势。布伦特原油期货收低1.6%,现货金降至五年低点。

美元兑挪威克朗、巴西雷亚尔和加元均上涨,加元收在2004年来最低水平,投资者揣测大宗商品价格的走低令资源出口国有必要出台进一步的刺激措施。

周三另一项来自美国抵押贷款银行协会(MBA)的报告则显示,上周购房贷款申请较前一周增加1%,因此房屋销售有望续增。

上周美国公布的6月新屋开工大增,营建许可创则近八年最高,给美元提供显著上行动力。

分析师表示,因希腊债务危机缓和,交易商还在揣摩美联储(FED)今年加息的时机,本周汇市表现基本波澜不惊。

货币经纪商Commonwealth Foreign Exchange Inc.驻华盛顿的首席市场分析师Omer Esiner说:“投资者继续逢低买入美元,因为美元的中长期前景都非常不错,美国加息的前景构成了大宗商品货币最主要的逆风。”

野村证券(Nomura)汇市策略师Charles St-Arnaud表示:“市场没什么方向,随着商品价格下滑,美元显示出一些力度。海外市场有一些厌恶风险情绪。”

荷兰合作银行(Rabobank)外汇分析师Piotr Matys称:“美联储今年将会加息的事实,让我们仍看好美元。欧元的信心疲弱,我们认为应该逢高出脱欧元。”

北京时间周四20:30,美国劳工部将公布上周初请失业金数据,预期自上周的28.1万进一步下滑至28万人;上周初请失业金人数意外减少,令美联储最早9月就加息的预期升温,对美元走势构成明显提振。

此外,黄金投资者对此也需保持高度关注,初请数据在过去几个月中已有数次对金市造成“惊天”影响。

上周四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上周初请失业金人数出现一个月来的首次下降,向着10年多来的最低水平回落,暗示遭解聘人数保持在低水平。数据表明,美国截至7月11日当周初请失业金人数减少1.5万人至28.1万人,而前一周修正后数据为29.6万人,市场预期中值为28.5万人。

解聘人数已连续19周保持在30万人以下,创出2000年以来的最长时间,也是美国就业市场走强的一个信号。该数据出炉之后,美元指数一度触及当时的两个月高位(97.75)。

此外,美国谘商会周四晚些时候将公布6月份领先经济指数(LEI)。市场人士通常不会很关心这个数据,但考虑到未来一周数据比较清淡,加上各方对下半年经济发展轨迹的关注,它的受关注程度可能会超过平时。接受外媒调查的经济学家普遍预测其6月份升幅为0.3%,低于5月份的0.7%。

美元或成加息时机最大不确定因素

分析师指出,随着美元近期持续攀升,投资者需要警惕货币当局对此可能会感到不安,并影响未来货币政策决定。从去年6月到今年3月中,美元兑欧元及一篮子货币上涨约25%。

上周三美联储主席耶伦(Janet Yellen)在国会作证时暗示今年稍晚将进行近十年来首次加息。不过她也对强势美元对美国经济的负面影响发出警告。

耶伦在国会作证时表示:“包括美元升值对净出口的影响等一些遏制经济增长的不利因素。

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经济学家Ellen Zentner和Ted Wieseman周一在报告中写道,预计美联储将在今年12月份开始加息,但美元仍是最大的不确定因素。

摩根士丹利称,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的重要讨论将围绕美元升值给经济增长/通胀的前景带来了多少“不确定性和焦虑”。鉴于核心PCE价格自6月份会议以来同比增速放缓至1.2%,对于决策层而言,核心通胀率与美联储2%的价格稳定目标之间的差距,是最重大的关键点。

该行指出,美元升值可能导致FOMC合理相信通胀率将在中期回升至2%的时机向后推迟。此外,消费支出方面仍存在不确定性。

彭博首席美国经济学家Carl Riccadonna撰文称,强劲的美元已在过去几个季度对经济造成重创,而且美元的进一步上涨或即将来临。美元走强对出口领域的打击最为直接,但是其连锁效应还令国内生产商和跨国公司双双“受伤”。国内生产商不得不与大量廉价进口商品进行抗争,而跨国公司的海外利润则受损。

文章显示,许多经济学家倾向于忽视这些对经济增长不利的一次性变化因素,但是其影响已被证明将更加持久,尤其是一旦美联储进入利率正常化机制令美元重拾强势的话。

在2014年中,美元兑主要贸易伙伴货币全面走强。在截至2015年第一季度的三个季度里,贸易加权美元汇率折合年率上涨23%,之后在上季度短暂休整;这股走强趋势最近再次启动,与第二季度相比,美元已上涨6%,与上年同期相比,上涨了20%。

 Riccadonna认为,如果美元继续升值,美联储有关“这一对经济增长不利的因素将很快消退”的评估或受到冲击。

纽约联储(New York Federal Reserve)上周五的一篇博客文章显示,假如美元一季度升值10%,美国经济一年的增长率将降低0.5个百分点,次年将再降0.2个百分点。

美国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近日已择定最后一个美联储理事空缺的人选,提名由密西根大学经济学家Kathryn Dominguez出任,为美联储领导团队增添一位国际经济专家。Dominguez拥有外汇市场、新兴市场及国际融资等背景。

知名外汇网站ForexLive发表评论称,提名Dominguez担任美联储理事或许暗示官方对美元进一步感到担忧。文章显示:“任命外汇领域专家Dominguez为美联储理事,是否明显暗示美联储对美元升值感到担忧?她的上任将给美元带来何种影响?这的确是一个微妙的时机....”

在社交网络与好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