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价不足45美元 那些“富得流油”的国家还好吗?

油价不足45美元 那些“富得流油”的国家还好吗?

27 八月 2015, 14:55
rufiya yusupova
0
264

外媒周三(8月26日)报道,石油业作为很多产油国的经济命脉,似乎如遭受诅咒般面临着持续下跌的命运。这已经对全球各地区的政治、经济和民生等多个方面产生了重大的影响。国际油价一年前还为103美元/桶,但截至本周一,油价已跌至约42美元/桶,较上周五下降了将近6%。

伊拉克:伊斯兰国肆虐

油价暴跌已经和伊斯兰国(IS)叛乱及纷扰的宗派政治一起为伊拉克带来了日益增多的威胁,成为引发社会不稳定的新源头,民众因为政府没能提供可靠电力,没有解释所有石油收入的用途而进行各类游行抗议。

俄罗斯:卢布大贬值 经济处在崩溃边缘

普京被嘲与卢布一同沉没

俄罗斯作为主要的原油出口国,油价的持续暴跌导致卢布大幅贬值,严重冲击了俄罗斯的经济健康,同时进口商品相对更贵也影响了国民的日常生活。

非洲和南美产油国:石油收入减少引发动乱

由于尼日利亚和委内瑞拉的财政收入几乎完全依赖原油出口,油价持续暴跌已经不断加剧这两国的动乱及经济不稳定形势。而厄瓜多尔更是宣布已处于亏本产油的境地,每周都有大量对政府经济政策不满的示威者涌上街头。

据媒体报道,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25日表示,委内瑞拉一篮子石油出口价格可能会跌至每桶30美元甚至更低,他正在寻求与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及俄罗斯达成协议以稳定油价。

马杜罗强调,委内瑞拉石油出口价格已经下跌至每桶35美元,可能最终会跌至30美元,甚至进一步下跌。“目前我们想看看欧佩克和俄罗斯联盟能否实现稳定油价的奇迹。”

受供应过剩影响,国际油价从一年前的每桶逾100美元持续下跌,本周二收报43.21美元。一些分析师更预测,美国原油价格将跌破每桶30美元。去年委内瑞拉石油价格平均为88.42美元左右,但该国经济衰退,资金紧张,加上基础物资匮乏,导致该国油价急剧下滑。欧佩克到12月4日才召开下次部长级会议,而且该组织已拒绝了召开紧急会议的呼吁。

沙特:用100亿美元外储来维持国家运转

甚至世界最大原油出口国沙特都深受油价暴跌的困扰,为了应对低迷的油价,政府每个月不得不耗费将近100亿美元的外汇储备来维持国家运转,并出现了自2007年以来首次的金融市场借款行为。而波斯湾地区其他依靠石油出口的阿拉伯国家20年来也首次出现财政赤字,例如科威特、阿曼及巴林。

印度:油价不到45美元世界里的“人生赢家”

据彭博报道,印度比任何其它亚洲国家要更受益于低廉的油价,并且该国也能部分抵御中国经济动荡的冲击。不过鉴于莫迪改革计划屡遭挫折,他是否能利用好低油价仍远未明朗。

“他们显然拥有这个良机,”里昂证券亚太市场高级经济学家Rajeev Malik谈及莫迪政府,“这不是能力的问题,而是有没有这个意愿。”

鉴于印度料将超越正在放缓的中国成为世界增长最快的主要经济体,莫迪推进陷入停滞的经济改革变得更为关键。

油价重挫对于印度好处多多,该国石油消费的超过75%依赖于进口。印度过去一年的外汇储备增加了13%,通胀率自2014年1月份以来减少了逾一半,经常项目赤字在约24个月的时间里缩小了93%。

石油进口依赖

印度外汇储备和通胀

印度在出口上对中国依赖相对较低

影响分析

OPEC前秘书长、厄瓜多尔前能源部长Rene G. Ortiz表示:“对于某些国家来说,油价持续下跌带来的痛苦是难以忍受的。”由于油价暴跌,全球主要原油出口国的销售额总共减少了约1万亿美元。

市场信息提供商IHS副总裁Daniel Yergin称:“中国经济放缓的影响已波及到全世界。”

虽然油价下跌最直接伤害的是产油商,但这也会拖累到全球经济的复苏进程,股市近期的剧烈波动已经体现了这种担忧。

当然低油价也有正面意义,例如刺激了消费国的经济发展。但带来的不好影响明显更大。

不过由于OPEC和美国页岩油产商互不相让,竞相推高产量,全球原油市场供应过剩的问题暂时难以解决,油价或进一步下跌。

沙特国有阿美(Saudi Aramco)石油公司前执行副总裁Al-Husseini表示:“海湾国家不希望扮演油价监管者的角色,因为对于他们来说,这个市场过大,过于政治化,难以管理。即使海湾产油国在去年底开始减少产量,来自美国、加拿大、深海及其他海湾的新石油供应会继续侵蚀石油市场,油价终将跌至现在的水平。”

如果伊朗制裁正式解除,全球供应过剩情况会进一步加剧,伊朗可能会在12个月内里将日均产量增加100万桶。现在全球市场的日产量约为9400万桶。

伊朗石油部长Zangeneh曾表示:“我们将不惜代价增加原油产量,我们别无选择。”

近年来原油市场的最大变化在于美国页岩油技术革新后带来的产量激增,致使全球日均产量增加了约400多万桶。

而作为OPEC最重要的成员国,沙特也拒绝了其他成员国的减产要求。导致几乎所有成员国加大产量,加重了供应过剩的情况。

曾在奥巴马总统第一任期内任国务院国际能源事务特使兼协调员David L. Goldwyn称:“依赖原油收入的国家一旦出现财政赤字,就会被迫大幅减少支出,或危险地增加借贷,甚至同时采取两种措施。那些没有大量外汇储备的国家最危险,包括尼日利亚、安哥拉、阿尔及利亚、委内瑞拉和伊拉克。而那些需要持续投资才能保证其政府政治合法性的国家也令人担忧,包括巴西、俄罗斯,甚至伊朗。

哈佛肯尼迪学院能源地缘政治项目主任Meghan L. O’Sullivan近期表示,担心油价持续暴跌将对伊拉克的稳定造成威胁。她补充道:“不仅抗击伊斯兰国极端组织需要大量资金,伊拉克还有很多为让不同群体持续支持政府而达成的政治交易,这也同样需要资金。” 

在社交网络与好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