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SDR只是第一步 人民币真正成为储备货币前路漫漫

加入SDR只是第一步 人民币真正成为储备货币前路漫漫

17 十一月 2015, 10:10
alfred-china
0
234

人民币加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特别提款权(SDR)货币篮子几成定局,不过入篮之后人民币要真正成为储备货币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华尔街见闻昨日提及,马来西亚银行高级外汇分析师Fiona Lim认为,将人民币纳入SDR将让国际投资和资产分配更加理性,有助于提升金融系统稳定性。

不过在宏观经济研究机构Capital Economics看来,将人民币纳入SDR不会直接增加市场对人民币资产的需求,IMF对人民币作为储备资产的背书也不太可能改变资产管理经理的投资决定。

该机构认为,IMF上周五表示支持人民币加入SDR,但从目前外界评论来看,对SDR的决策存在较大误解:

SDR是IMF内部使用的记账单位,其价值根据篮子内部货币(当前是美元、欧元、日元和英镑)的加权平均计算。

IMF成员国如果支付手段趋紧,则可以将SDR售予其他成员国以换取篮子内的货币。这样来看,SDR是一种补充储备资产,让成员国能够通过它获得储备货币。在正常情况下,一种货币不会仅仅因为被纳入了SDR而出现需求的上升。

此外,关于加入这一货币篮子就意味着获得储备货币地位的说法,也存在误解。按照这种逻辑,尽管澳元和加拿大元各自占有国际储备1.9%的份额,也依然不能被视作储备资产。

Capital Economics解释称,决定各国央行是否有意愿考虑将一种货币当成储备资产的因素在于,他们是否有信心在需要的任何时候,都能将这种资产向具有足够深度且流动性良好的市场卖出。人民币纳入SDR意味着IMF承认人民币和中国金融市场满足这个条件,但是各国央行也有各自的判断。

英国《金融时报》也评论称,人民币加入SDR并不能保证储备资产管理者会用它来保护自身资产,储备地位还需要继续争取。

评论还称, 中国加入SDR体系并不意味着国际储备货币地位就会从美元变成人民币,只不过是为整个体系提供补充储备资产的负担从成熟经济体向新兴经济体转移。这让中国承担起管理未来风险的部分责任,而不是继续享受这一风险转移体系带来的益处。

IMF于1969年设立SDR,初衷是避免国际储备资产与发达国家赤字绑定,但是到1970年代,IMF发现SDR配额并未像最初设想的那样得以使用,发达国家以牺牲整个体系的风险吸收能力为代价,以SDR支撑国内赤字。SDR用于风险转移的目的起到了相反的作用,IMF因而对SDR使用的监管设立了严格的标准。

在社交网络与好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