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价下滑暴露俄罗斯弱点

油价下滑暴露俄罗斯弱点

17 八月 2015, 09:52
rayda
0
184

随着布伦特油价格再次跌至每桶50美元,天然气价格不断下跌以及在欧洲能源市场中的份额下降,俄罗斯经济深陷真正的麻烦。形势很危险,因为这些问题不可能轻易得到解决。风险在于,这些经济问题可能在俄罗斯及周边国家引发政治不稳定。

希望理解俄罗斯现状的历史背景的人,应该阅读《躁动的帝国》(Restless Empire),这本最近出版的书围绕一系列地图展开,将读者带回公元前5000年前后斯拉夫人出现的那段时期。由伊恩•巴恩斯(Ian Barnes)编辑——遗憾的是,巴恩斯在该书出版前去世——的该书版面设计精美,而且没有俄罗斯历史著作常见的偏见言论。书中的地图堪称精美设计用于呈现复杂数据的典范。我只希望有更多的地图,尤其是展现俄罗斯能源生产和贸易的地图——能源生产和贸易主导着现代俄罗斯经济。

正是这种主导地位导致了俄罗斯当前的问题。简单说来有如下几个事实:

能源是俄罗斯经济中最大的单一领域,占到今年国内生产总值(GDP)的四分之一,低于两年前的三分之一。

能源出口占俄罗斯贸易的大约68%。

来自石油和天然气的财政收入支撑着俄罗斯政府一半的官方预算,以及支撑该国权力结构的未经统计、但规模可观的非官方资金。

预计俄罗斯经济今年将因油价下跌而萎缩3.5%,其中石油出口收入减少950亿美元。

对俄罗斯来说,迫在眉睫的问题不是西方制裁或者乌克兰的持续冲突。问题是在经济领域。在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以总统和总理身份主政15年期间的大部分时期,能源价格强劲,石油和天然气产量不断增长。由此获得的丰厚收入让克里姆林宫能够让大多数人满意——商人、军人、莫斯科和圣彼得堡的中产阶级,乃至大部分普通民众。但太阳不会永远照耀。俄罗斯几乎没有做任何事情准备应对当前的经济低迷。俄罗斯经济一直没有多元化。尽管该国拥有储备基金,可为财政收入下降提供一些缓冲,但其规模不大,如果当前价格持续的话,储备基金的资金很快就会耗尽。

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Gazprom)今年的天然气产量将是苏联解体以来最低的。“该公司的市场份额不断下降,俄罗斯联邦储蓄银行(Sberbank)的分析师预计,今年该公司营收将同比下降近30%”。

液化天然气(LNG)贸易量增加所推动的天然气之间的竞争,打破了天然气与石油价格之间的传统联系,并且正在改变此前被俄罗斯方面认为理所当然的市场结构。在多年与欧洲公用事业企业惬意地相互依存之后,Gazprom的贸易活动遭遇了布鲁塞尔反垄断机构的持续严查。

石油方面的形势也不好。俄罗斯原油出口量大约为600万桶/日,但现在每桶带来的财政收入仅为两年前的40%。继今年春季小幅反弹之后,全球油价重新下跌至50美元/桶。伊朗重返国际社会,中国经济放缓——最近世界各地的政治和经济动态都没有带来油价会很快上涨的前景。供应显著超过需求。美国能源情报署(US Energy Information Administration)的数据显示,原油库存在2015年上半年增加220万桶/日,并预计在下半年再增加120万桶/日。这些官方库存数据可能还没有算上生产企业和一些进口国实际持有的原油。市场已经饱和。

俄罗斯因乌克兰事件而遭受制裁和孤立,这可能不是该国面临问题的直接原因,但它们加剧了更长期的困难。要保持产量水平,俄罗斯需要替换很大一部分目前在开采的储量,推动国内石油和天然气行业拓展进入新的地区。外国石油公司为了保护自己现有的资产基础和当前现金流,可能乐于与Gazprom和俄罗斯石油公司(Rosneft)签署新的长期“联盟”,但它们不会在俄罗斯依然遭受制裁之际仓促投入新的资金。

与此同时,出于对俄罗斯经济未来的担忧,资本大量出逃。在过去10年发财的很多人担心,普京在困难时期可能为了维持政权运转而没收资产。据一些人估计,始于2013年11月的乌克兰危机的最新阶段的资本外逃总额,到今年底可能达到3000亿美元。一些有形资产不可能转移,但现金以及其他形式的财富肯定可以转移。对伦敦房地产经纪商来说,眼下最大的“财神”就是弗拉基米尔•普京。

局势相当危险,因为俄罗斯政府的选择非常有限。塑造石油和天然气市场的力量超出了普京或其他任何人的控制能力。下行周期可能会延续多年。从东西伯利亚向中国和其他国家销售天然气的协议合乎逻辑,但10年内不会盈利。

从许多方面来说,俄罗斯在过去25年间相对稳定。但没有人能保证这种局面将会持续。普京将会清晰地记得,上世纪80年代末苏联解体的一大原因是能源价格暴跌。如果说有什么不同,那就是现在的俄罗斯比那时更弱。的确,正如多米尼克•利芬(Dominic Lieven)在巴恩斯著作的精彩前言中所写的:“俄罗斯现在比过去300年期间的几乎任何时候都要弱。”

在社交网络与好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