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经济最困难时期已过 资金外逃趋势或已转向

俄经济最困难时期已过 资金外逃趋势或已转向

21 十月 2015, 11:53
rufiya yusupova
0
178

俄罗斯正吸引一些投资者回归,因该国公债收益率居于全球最高之列,且人们对公司债违约的忧虑减退,这些投资者似乎同意俄罗斯总统普京的看法,即俄经济最困难的时期已经过去。

普京上周表示,俄罗斯经济危机或已触及顶点,去年油价重挫以及西方国家因乌克兰问题对俄施加制裁,令俄经济危机加剧。

去年由于对俄经济崩溃的担忧,逾1,500亿美元的资本外逃,卢布挫跌40%,公债收益率急转盘旋。

不过随着油价和卢布走势开始稳定,资金外逃的趋势或已转向,尽管此波看涨行情多是缘于短期逢低承接,而非基于坚定的信念。

Amundi新兴市场债券主管Sergei Strigo加大了对俄敞口,进一步买进卢布债券以及以美元计价的主权债和公司债。

尽管他认为俄经济复苏仍遥不可及,且本周公布的数据与普京的信心相悖,数据显示,俄第三季经济萎缩4.3%。9月零售销售下滑10%,遭遇1999年以来最大月度降幅。

继今年经济萎缩4%后,2016年经济增长率至多是持平,一些投资者预期经济迟滞的现象恐会持续数年。

不过据Strigo,投资者最为担心的:经济崩盘以及企业大量违约,并没有噩梦成真。

“要看涨俄罗斯经济这恐怕有点难,不过目前的表现已经好于预期了,这已经令人高兴了,”他说道。“这是一个高收益的市场,只要情况不太糟糕,你冒险就有回报。”

回报可观

其他人可能会同意这种看法。根据最新官方数据,截至8月1日外资持有卢布计价俄罗斯公债的比例为20%,高于3月份达到的最低水平17.9%。

去年卢布大跌之后仍镇定持有卢布债券的投资人获得了可观回报;得益于降息举措,今年亿美元计算的回报率达12%。而作为基准的GBI-EM债券指数则出现了两位数跌幅。

美元债券回报达到20%的水平,而投资者最担心的公司债方面,相对美国公债的风险溢价自1月以来几近减半。

根据9月底的央行数据,今年俄罗斯外债总额下降了800亿美元,第三季还实现了净资本流入,之前多季一直是流出。

“俄罗斯债市上扬是因为有基本面支撑,该国债务/国内生产总值(GDP)之比很低。只有在非常严峻的情景中才可能出现违约,”Lombard Odier全球固定收益策略师Salman Ahmed表示。

鉴于俄罗斯拥有3,700亿美元的硬通货储备,国际收支盈余也日益提高,Ahmed说,“从贸易条件或地缘政治的角度来看,我同意普京的说法,即最糟糕的时候可能已经过去了。”

采用基于基本面的策略,Ahmed对俄罗斯债券的配置比例为10%,比对GBI-EM的配置高出一倍多。

依赖现金储备

股市也在吸引着关注价值的投资者,他们相信此前遭重创的股价完全反映了俄罗斯经济的糟糕前景。股票的预估市盈率不到5倍,甚至比尼日利亚或巴基斯坦等动荡的股市还低。

“股票估值低得令人惊讶,...俄罗斯有消极方面,但我们看来,它在新兴市场中估值最佳,”美国基金Wavefront Capital的Michael Loukas称;该基金将俄罗斯股市评级在其股票指数中提高至“加码”。

但多数交易都是策略性的,例如,债市可能因资金配置脱离问题重重的巴西而受益。由于西方对俄罗斯仍在进行制裁,投资者可能避免增加敞口。

Wavefront的Loukas称,他的俄罗斯持仓低于投资模型的指示,因为俄罗斯的地缘政治风险“仍悬而未决。”

投资者还注意到,由于油价不太可能大涨,而且俄罗斯仍在受到制裁,该国依赖其现金储备。仅明年一年就要从储备基金(ReserveFund)中拿出2.136万亿卢布(合343.2亿美元),为其预算赤字提供融资,几乎是目前储备的一半。

俄罗斯政府的储备基金减少速度,令人担心未来能否为赤字融资;如果油价不大幅反弹,且支出没有急剧下降的话,未来几年俄罗斯储备基金将被掏空。

道明证券策略师Cristian Maggio称,俄罗斯经济和政治可能已度过市场动荡的最严重时期,但仍处于晦暗不明的边缘地带。

“巴西的情况是民主进程,机构正在努力应对危机。而俄罗斯没有改善的推动力,该国经济未来几年仍将停滞不前,”他补充称。

在社交网络与好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