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停牌和涨跌停板制度限制了中国股市正常交易

股票停牌和涨跌停板制度限制了中国股市正常交易

22 七月 2015, 14:28
rayda
0
443

中国拥有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股票市场,但在这个月市场大幅震荡时,可供投资者自由交易的股票一度仅有93只(总计2,879家上市公司),与阿曼的股票数量差不多。

《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使用FactSet的数据进行的一项分析得出,7月9日,股市触底一天之后,上海和深圳交易所仅有3.2%的股票可以正常交易,其余要么停牌,要么触及日涨跌限制。根据规定,中国股市的每日涨跌限制为10%。

这些分析结果得到了Gottex Fund Management一份独立分析的证实。

涨跌停板制度影响了数千家公司。在不到四周的时间内上海市场下跌了32%,随后自7月8日以来反弹了15%,深圳市场下跌了40%,之后反弹了20.2%(股指涨幅超过20%被定义为牛市)。

包括纽约证券交易所在内的全球大多数市场都采用“熔断机制”来阻止股价短时间内过大波动。引发此类大幅波动的因素可能是高频算法交易或人为差错。但在中国,涨跌停板制度导致许多股票的交易受阻,此外数百家上市公司利用了在可能引发股价大幅变动的重大消息公布前可申请暂停交易的规定而停牌,导致投资者无法交易这些股票。据《华尔街日报》的分析,在暂停交易高峰时,有51%的上市公司停牌。另有46%的股票因股价跌停导致缺乏买盘而无法成交。

市场跌势在7月9日开始扭转时,由于多数股票停牌,深圳市场成交量大幅减少。不过在上海市场,股票交投仍像本轮下跌开始前一样频繁。投资者们纷纷涌向尚未停牌的股票,推动股价触及涨停。

大量公司的停牌令基金经理们(其中许多并不参考中国股票指数建立投资组合)感到困扰,他们忙于调整持仓以应对市场的暴跌以及之后的反弹。一些基金经理抱怨称,中国的交易所在批准上市公司停牌申请方面过于宽松,之后又放缓恢复股票交易的速度,以避免市场上可交投股票数量突然大幅增加。还有一些基金经理认为在中国缺乏透明度。

资产管理公司Eaton Vance Corp.旗下子公司Parametric的投资策略负责人阿特威尔(Timothy Atwill)表示,在他的记忆中,这是中国政府干预股市力度最大的一次。

总部位于纽约的Van Eck Global投资组合经理Peter Liao称,他发出的大部分指令没有得到执行,因为股票直接涨停或跌停了。Van Eck Global管理着两只中国交易所买卖基金(EFT),合计资产规模1.50亿美元,是少数几家持有中小型中国股票的美国资产管理公司之一。

在A股遭遇大规模抛售行情之际,大批上市公司自愿停牌。一些投资者认为,选择这个时机停牌对这些上市公司非常适宜,可避免股价进一步大跌。

从“重大事项讨论”到“资产重组”,上市公司自愿停牌的理由五花八门。自最近一轮大跌结束后,许多公司恢复了股票交易。据FactSet的数据,周二A股市场上共有547只股票停牌,接近6月12日股市触及前期高点当日的停牌数量474只。

《华尔街日报》记者打电话给40家在市况剧烈动荡之际自愿停牌的上市公司。有六家公司回应了记者,它们均表示停牌决定与大盘动荡无关。

Van Eck Global持有的深圳上市公司海宁中国皮革城股份有限公司(Haining China Leather Market Co., 002344.SZ, 简称:海宁皮城)于7月9日停牌,当时其股价较前一个月下跌了52%。该公司给出的申请停牌理由是计划进行收购交易。该公司董事会秘书孙宇民表示,停牌适逢市场暴跌之际纯属巧合,不过他也称,由于价格剧烈波动,少数投资者之前致电要求该公司申请停牌。

Van Eck Global的Liao称,中资企业在申请停牌时只需从10到15个停牌理由中选择一个。

随着股市在政府释放大量资金救市之后开始止跌回升,涨跌停板制度成为股票停牌之外的另一大问题。7月13日,即7月8日股市触底的四个交易日后,多达54%的股票触及涨停板。

尽管触及涨停或跌停板的股票仍可以最后触及的价格交投,但并不总能轻易找到想要卖出或买进股票的投资者。比如,一只下跌了10%的股票的潜在买进者可能因预期下一个交易日股价会更低而暂缓买入。

与股市大跌相比,可交易股票的蒸发令投资者更加措手不及。总部位于纽约的KraneShares的创始人、首席执行长克雷恩(Jonathan Krane)不得不努力维持其投资组合的运转。克雷恩表示,他担心违反美国的规定,美国的规定要求基金每日有一定数量的可流动股票。幸运的是,停牌和触及涨停或跌停板的股票数量接下来的几天有所减少。克雷恩称,假如上述局面维持较长时间,可能会出现问题。该公司管理着一只ETF,其中包含中小型中国上市企业。

尽管KraneShares和Van Eck Global表示仍对中国市场然持乐观态度,但其他机构则说,股市暴跌已经吓到了他们,大量股票停牌更是尤为可怕。

通过“沪港通”机制投资中国大陆股市的投资者们在过去12个交易日里有11个交易日都在撤资,总共从上海股市净撤资人民币398亿元(合64.1亿美元)。

管理着5,060亿美元资产的Columbia Threadneedle Investments说,正在根据政府的干预评估自家对中国A股的风险敞口。该机构全球首席投资长穆尔(Colin Moore)说,?什么要在一个清理不干净的市场投资呢?

至于Parametric,阿特威尔说,股票停牌削弱了公司继续试探“沪港通”的想法,并将重新关注香港H股。中国政府曾希望,去年11月份启动的“沪港通”项目能够帮助吸引更多机构投资者投资大陆股市。

在停牌三个交易日之后,海宁皮城上周重启了交易。该公司说,没能就收购提议的价格达成协议,但没有给出更多细节。该公司股票复牌后立刻触及了涨停板。截至周一,该股收盘价较停牌时股价高出了29%。

在社交网络与好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