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投之后希腊想要留在欧元区 势必经历一番苦战

公投之后希腊想要留在欧元区 势必经历一番苦战

8 七月 2015, 13:35
alfred-china
0
277

希腊周日公投的结果并未提到欧元。然而,在希腊民众对债权人的提议大声说“不”之后,这个国家将会为留在欧元区陷入一番苦战。即便最终能够得偿所愿,也免不了经济萧条和社会紧张。

避免希腊退出欧元区的第一种办法是,欧元区伙伴国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同希腊总理齐普拉斯达成一个比10天前优越得多的协议。这也是身为左派激进人士的总理阁下认为在公投中投“反对”票所能得到的结果。希腊政府甚至承诺在48小时之内达成协议。

但债权人不会就范。如有可能,他们当然更希望希腊留在欧元区--从金融还是地缘政治方面来说都是如此。但希腊的措辞和谈判方式已经让许多领导人感到厌烦。例如,就在公投前一天,希腊财长瓦鲁法基斯竟指责他们是恐怖主义。德国等一些国家的议员和选民对于向希腊进一步提供优惠贷款持相当抵触的态度。

自从谈判破裂以来,欧元区国家似乎已经对“希腊退出”的可能性具有了免疫力。此后,尽管希腊银行业暂时关门,其金融风险的蔓延仍被降至最低。西班牙等几个国家甚至还担心,如果他们现在就和希腊达成折衷协议,自己国内的激进党派就会更加得势。

更有甚者,齐普拉斯召集了公投,希腊旧的纾困计划已经到期,而该国的经济前景已然恶化。希腊新的综合协议恐怕需要约700亿欧元。很难想像,债权人会把这么大笔钱借给一个它们并不信任的政府。

这并不是说,欧元区将会拒绝和希腊谈判。但它们可能会慎重行事,而不是马上接招。它们可能不会立即提供债务减免,这是齐普拉斯的主要要求之一。对于任何出借的资金,它们也会附加更多的条件,并坚持介入监控。此外,欧洲央行看来不太可能提高提供给希腊银行业的流动性金额。

这些将全都让齐普拉斯感到挫折。银行关门已冲击希腊社会和经济,再过几天自动提款机的资金可能也会告罄。

再者,在7月20日情况甚至可能会急转直下,这天希腊将必须偿还欧洲央行35亿欧元。如果希腊未能还钱,那么欧洲央行可能做出希腊破产的决定,而鉴于希腊的银行与政府紧密相连,银行业也将破产。

银行破产比银行停业的性质更加严重。消费者将无法使用信用卡或进行电子转账。而目前尚未受到资本管制冲击的游客,也将不能继续取现;这对于作为希腊经济支柱的旅游业而言绝非好消息。经济将因此陷入混乱。

在银行重新开张之前,需要进行资本重组。实现这一目标的方式之一就是希腊脱离欧元区;政府随后可以发行货币德拉克马,并投入银行业。另外一个选项则是用储户的钱“自救”,也就是将部分存款转为银行资本。

由于齐普拉斯已经承诺不会使用这两种方式的任何一种,因此行动起来难免束手束脚。的确,希腊政府面临的压力有可能加重,并导致其破产。齐普拉斯拥有的多数派优势相当微弱,所以一旦行差踏错就可能导致他在信任投票中落败。

话虽如此,有鉴于公投中两派观点支持率的差距巨大,齐普拉斯似乎暂时安全无虞。故而他有可能发行新货币,取代欧元或与之并存。这不仅可以让银行重新开张,也令他有能力支付薪水和退休金。不过新货币面市后其汇率将立刻较欧元出现巨大贴水,或许只有欧元的一半。

如果齐普拉斯心意已决,欧元区债权人可能会想谈谈“和平分手”。这将涉及给予希腊过渡阶段援助,以减少最严重的人道主义困难,同时允许该国留在欧盟。

不过,要想做到这点并不容易。不仅会面临法律困境,而且并不清楚希腊人是否同意齐普拉斯恢复使用德拉克马。亲欧反对者可能主张,齐普拉斯没有权利这么做,他自己也坚持表示,周日的公投无关欧元。

齐普拉斯可能还需要在国会获得60%的绝对多数赞同来更换货币,但他现在没有这么多的支持。不过,宪法对此也没有清楚的规定。

如果他坚持这样做,那么总统也可能辞职。这样的话,就必须重新举行大选,而且如果中间出现变数,齐普拉斯可能会输掉大选。如果是这样,希腊可能仍将坚持使用欧元。

如果说所有这些包含了太多的“可能”和“也许”,那是因为希腊民众投票“拒绝”援助计划后,该国就踏上了一条未知的旅程。而可以肯定的是,未来要痛苦得多。

在社交网络与好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