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拉基“鸽”声震耳欲聋 欧元多头果真被打爆

德拉基“鸽”声震耳欲聋 欧元多头果真被打爆

23 十月 2015, 09:21
rayda
0
252

“超级马里奥”果然不负“欧元杀手”的称号。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基在货币政策决议后发出了最为鸽派的声音,12月推出新的宽松举措已经变成大概率事件,受此影响,欧元/美元暴跌2%,至两个月低点。

 周四(10月22日)纽约尾盘,欧元/美元暴跌2%,报1.1111,盘中一度触及1.1108,为8月18日以来最低水平。欧元/日元下滑至10月2日来最低134.07,尾盘报134.09,跌幅达到1.4%,为3月来最大单日跌幅。

 

 

受欧元暴跌刺激,美元出现飙升,兑瑞郎大涨1.5%,报0.9713,兑日元上扬0.6%,报120.67。

美股也受到德拉基(Mario Draghi)讲话的提振,标普500指数和道指涨至九周高位,料收获2011年10月来最大月度涨幅。

德拉基究竟说了什么?

欧洲央行(ECB)行长德拉基周四发出明确信号,称欧洲央行将于12月扩大经济刺激规模,并且保留了扩大资产购置措施规模和进一步下调存款利率这两个选项。

周四稍早欧洲央行维持三大关键利率不变,但德拉基暗示,三位成员主张在周四的会议上就采取行动。

德拉基表示,央行正在研究新的刺激措施并可能最早在12月推出,且如需要,准备进一步下调已经为负的存款利率,以抗击物价下跌。FX168财经网在本周市场展望中也曾警告称,投资者需防范德拉基放大招的风险,文章就提及欧洲央行或考虑调降存款利率的事宜。

德拉基称,通胀预期持续下跌,部分是由于石油需求低于预期,致使欧洲央行从更宽的范围考虑可能的措施,包括下调存款利率,以提振通胀率。

他说道:“我们已准备好在必要时采取行动...我们对所有货币政策都持开放态度。”他一年前曾表示不会进一步下调已经为负的存款利率。

欧洲央行在2014年6月首次将存款利率下调至负,这实际上相当于银行不得不为存方在央行的隔夜资金付费。两个月后,央行再度下调存款利率至负0.2%,德拉基当时称,不会进一步下调存款利率。

反映市场对欧洲央行行动预期的市场利率显示,2016年4月以前,央行下调存款利率的可能性接近100%,在今年12月的会议上采取行动的可能性为50%。

丹麦丹斯克银行(Danske Bank)和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等开始消化欧洲央行将在12月会议上下调存款利率10个基点的可能性。

管理着140亿美元资产的Millennium Global的投资组合联席负责人Richard Benson说:“我认为德拉基提前宣布了将在12月采取行动,毫无疑问,进一步下调已经为负的存款利率再度成为可能。”

德拉基并表示,量化宽松(QE)可能延长至9月以后,在央行官员们看到通胀前景出现持续的调整之前,都将持续下去。他指出,央行也可以改变所有货币政策工具的规模、构成和设定。

因欧元区19国的消费者物价9月下跌0.1%,外界呼吁欧洲央行扩大或延长每月600亿欧元的资产购买计划。该计划于今年3月开始实施,以帮助通胀率回升至接近2%的目标水平。

接受路透调查的分析师预估中值是,欧洲央行将目前实施至2016年9月的万亿欧元购债计划延长的机率为70%。

荷兰银行(ABN Amro Bank NV)在阿姆斯特丹的经济学家Nick Kounis表示:“德拉基提供了明确的信号,证实货币刺激政策将在12月份扩大,如今扩大QE和下调存款利率两个选项都在台面上。”

DailyFX撰文称,欧洲央行12月份可能出现几种情况;除了降息之外,还包括宽松延期至明年9月份以后,改变购买计划的涵盖范围以及宽松的规模;几乎所有的结果对欧元来说都是不利的,欧元/美元也因此走低。

欧元后市如何走

东京三菱日联(Bank of Tokyo Mitsubishi UFJ Ltd.)在周四的报告中表示,在欧洲央行货币政策会议后,欧元大幅下跌,因欧洲央行释出将很快进一步放松货币政策的强烈信号,最在可能在12月。

东京三菱日联预期指出,欧洲央行释出了最为鸽派的货币政策信号,尽管在本次会议上维持货币立场不变。在欧洲央行下次会议(12月3日)前,欧元可能继续承受下行压力,市场相当地低估了进一步宽松。

东京三菱日联银行表示:“周四的欧洲央行声明支持我们对欧元将在年底跌至1.0900水平的预测。可能降息至负利率的意外声明也增加了汇价下行的风险,因为它可能促使欧元被大量卖出。欧洲央行更为鸽派的政策立场抵消了欧元/美元近期因美联储加息推迟而产生的上行风险。如果美联储决定不在12月加息,欧洲央行将面临更激进地宽松货币政策以削弱欧元的压力。”

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分析师Robin Brooks指出:“除了1月份已经宣布的措施之外,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基日内将额外刺激举措置于12月3日会议议程之上。尤为引人注意的是,德拉基提高了加快实施现行QE计划以及/或进一步降息的可能性。德拉基举行记者招待会期间,欧元/美元大幅下滑,但我们预计,潜在下行压力依然巨大。”

 

Brooks补充道,正如本周初该行在外汇展望中所述,预计(意外)降息10个基点将足以推动汇价下滑2个大点。今日的记者招待会之后,至少看似有可能将于12月降息,这意味着欧元/美元将自会议时的1.13附近下滑至1.11。当然,12月有很大可能以增加QE规模取而代之,果真如此汇价下滑的幅度将会更大。该行的经济学家团队预计,此情形暗示着汇价将自此下滑至少5至6个大点,有可能再次降至3月低位1.05附近。

法国巴黎银行(Mario Draghi)指出,欧洲央行在10月货币政策例会上按兵不动,但行长德拉基在随后的新闻发布会上将鸽派声音“放至最大”。

该行在央行及汇市研报中写道:特别是,德拉基指出,政策适应性的程度将在12月重新受到检视,所有的政策工具都在考虑范围之内,包括进一步降低存款利率,他也指出,欧洲央行对通胀形势“十分警惕”,过去德拉基将此作为暗示将采取即刻行动的关键语句。欧元方面,存款利率下调可能的提示尤为重要,因此工具很有可能决定大部分近端利率水平(欧元2年期掉期利率隔夜挫至-0.5个基点)。

 

法国巴黎银行仍持有其欧元/美元在1.1450入场空单,目标看1.09,欧元/英镑从0.7395入场看0.7000。该行并下调止损位至1.1360和0.7325。

全球最大外汇交易机花旗集团(Citigroup Inc.)周四表示,投资者可能很快就会发现,押注欧元/美元未来数年跌破平价的最佳时机将来临,眼下他们只需要一些耐心。

Fitzpatrick预计,欧洲央行采取行动的最早时间将是12月,而美联储可能在明年第一季度某个时点收紧货币政策。他声称,也存在有这样一种风险,即到最后投资者可能会获得双倍作用力——在欧洲央行放宽政策的同时联储加息。

Fitzpatrick声称,花旗对欧元/美元12-24个月的长期目标仍是0.88-0.90。接受彭博调查的分析师的预期中值显示,今年底欧元/美元料将在1.09。 

在社交网络与好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