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价崩盘因中国基金偷袭?“高低组合”或才是惨剧元凶

金价崩盘因中国基金偷袭?“高低组合”或才是惨剧元凶

22 七月 2015, 08:46
abbott
0
270

周二(7月21日)现货黄金温和反弹,经过隔夜暴跌之后,下跌势头总算止住,但是反弹较温和,表明整体的下行势头并未改变。金价昨日一度下跌4%,至每盎司1088美元,这是自2010年3月以来最低水平。亚市大笔抛盘致使价值逾17亿美元的黄金在开盘不久的几分钟内被卖出。

  黄金传统上被视为避险资产及对冲通胀和美元走弱的工具,但随着美国经济呈现复苏迹象,而美元走高,其吸引力已减弱。

  即便是欧元区债务危机和中国股市大跌也未能阻止金价下滑。自2011年在每盎司1900美元上方见顶以来,金价已累计下跌逾40%。其它金属价格昨日也纷纷下跌,一个主要大宗商品指数触及2002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短期因素也起到了推动金价下滑的作用。上周晚些时候中国央行透露,其采购的黄金储备量远远小于市场预估,自2009年以来仅增持600吨黄金。市场预期的数字几乎三倍于此。

  “近日金价的反应其实像是在追赶我们在过去一周看到的情况,以及之前就呈现的(市场)利率和美元的走势,”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Pimco)投资组合经理Nic Johnson表示。

  他表示,黄金面临的“最大风险”是人们对这种金属的金融需求消退。

  但众多外媒表示,昨日抛售的性质和时机似乎表明,行情变化背后的原因不只是投资者对美元略微走强和央行购买量低于预期作出反应。

  他们表示,金价此轮剧烈下挫与一些中资基金1月在铜市场发起的“空头袭击”有相似之处;当时铜价被压低至六年低位。那也是在亚洲交易时段(美欧交易员仍未起床或仍在享受周末)发生的。

  美国的贵金属交易所 — 纽约商品交易所(Comex)出现异常陡峭的交易量激增,在美东时间周日晚9时30分之前的四分钟时间里,超过12000手2015年8月期货合约(名义价值近13亿美元)易手。几秒钟内,抛售潮蔓延至中国境内交易所。

  此轮抛售之前,一只主要的黄金交易所交易基金(ETF)遭遇大规模赎回请求。上周五,全球规模最大的黄金ETF报告流出量达到11吨,这是一年来最大的单日流出量。

  低流动性+高频交易或才酿成黄金惨剧

  美国芝加哥商业交易所发言人周一表示,曾于北京时间周一09:29:03(美国东部时间周日)开始两次暂停美国COMEX黄金期货交易,每次暂停时间为20秒。

  CME熔断机制(circuit breakers)干扰交易活动本来就非常罕见,而同一个交易时段内连续两次发生此类事件就更如此,凸显出黄金卖盘规模庞大、且极为迅速。这一机制旨在避免流动性不足的市场里加剧价格波动的交易指令。

  第二次暂停是在第一次结束29秒后在此启动的,是“速度逻辑”(Velocity Logic)的一部分,这是为了匹配期货和期权交易而引入的暂停。在暂停期间,客户可提交、修改或取消交易订单。

  抛售的确切原因尚不得而知,但交易商和分析师认为,此次市场异动是高频算法交易和止损抛售所致。

  “这只是一小撮空头抛售,交易的另一端没有人接盘,” 法国兴业银行的分析师Robin Bhar说。

  众大行热议黄金何去何从?

  黄金及其他贵金属近期遭遇的抛售为投资者制造了一个难题:金价接下来何去何从?是反弹还是延续下行走势,如此前某些分析师预言的那样跌到800美元/盎司?

  凯投宏观分析师Simona Gambarini认为,金价将在今年底前反弹至每盎司1200美元,明年将触及每盎司1400美元。

  该分析师表示,凯投宏观认为当前市场上的悲观情绪被夸大;美国可能将维持以过去标准判断较为宽松的货币政策,该国收紧货币政策只可能会出现在有通货膨胀上升风险的情况下,这将限制金价的下跌空间。

  此外,金价已进一步走低,跌幅或许超过了单从美元强势这一方面来看合理的程度。

  凯投宏观依然认为,希腊无序退欧令金价得到支撑的可能性很大;即便是联储收紧货币政策,如果这一举动导致黄金的竞争性金融资产(尤其是股票与债券)价格波动性加剧,则可能对金价产生积极影响;政府机构买入黄金的举动并未能支撑金价;即便是上周五有报道称中国大规模增持黄金,但在总体外汇储备规模上升之际,中国的黄金增持量不及市场预期。

  但市场可从更积极地角度来解读这一消息,中国(及其他多数新兴市场的央行)黄金持有量在外汇储备总量中的比重依旧较低,为进一步增持黄金留下了空间;凯投宏观还认为,来自中国和印度家庭的黄金需求将再度呈现强劲增势。

  瑞银(22.48, -0.04, -0.18%)策略师塔利(Edel Tully)认为金价跌势过度,但目前建议保持观望。

  花旗则警告称,上周末资金加速撤出ETF,这种现象可能持续,因为市场正为预期中的加息做准备。

  瑞银财富管理研究分析师Wayne Gordon和Giovanni Staunov将三个月金价目标下调至1050美元,但预计到明年此时金价将回升至1100美元。

  道明证券称,考虑到联储年内紧缩力度可能相当温和,且美国通胀率料将随着经济复苏而上升,现在谈论金价跌破每盎司1,000美元还为时过早。

  行业基本面告诉你黄金跌势没有到头

  周二(7月21日)国际金价7天来首次上涨,一个技术指标显示,金价跌到五年低点可能下跌过头了。金价周一下挫3.3%,创出两年来最大单日跌幅;14天RSI跌到17.3,进入30以下这一部分分析师认为价格可能反弹的区域,并创出2013年4月金价进入熊市之后的最低水平。

  但如此暴跌已不能单纯用技术方面的分析来看待了。

  外媒专栏作家Clyde Russell却指出,从当前黄金行业的基本面现状来看,金价的跌势可能并未结束。

  Russell周一在文章中写道,眼下黄金市场的整体形势就是,自从现货金在2011年9月触及每盎司1920.30美元高位,此后需求一路下滑而供应上升。这种简单的动态最能说明黄金为什么会将2001-2011年长达10年牛市的涨幅回吐掉大约半数。

  据汤森路透黄金矿业服务公司(GFMS)的数据显示,2011年黄金市场供应共计短缺154.1吨,到2012年时缩窄至77.9吨,到2013年则变成过剩248.7吨,到去年过剩幅度增至358.1吨。

  虽说市场供应过剩日益加剧不能完全归咎于矿商,但其供应量的确呈上升趋势。GFMS数据显示,2011年矿商供应规模为2845.9吨,去年已达3129.4吨。

  不过,目前多数分析师都预计矿商供应将开始减少,今年料降至3124.7吨,2016和2017年分别降至3057吨和2970.3吨。这大致反映出,矿商关闭那些成本较高的矿山,同时削减勘探支出并限制新项目上马,以应对金价低迷。

  Russell表示,黄金矿商高管长时间以来或许也认为,金价可能不会再跌到哪儿去,很快就会在需求带动下反弹。但由于需求尚未升温,黄金矿商将寻求削减成本。他们已这么做,而且可能变本加厉。

  据花旗集团的数据,截至2014年3月的一年,黄金生产总成本下降23%,至每盎司1331美元。

从其他主要矿商的数据中也能看出这一点。比如纽蒙特矿业(Newmont Mining)今年第一季黄金综合持续成本为每盎司849美元,低于上年同期的1034美元;行业巨头巴里克黄金去年综合持续成本为每盎司864美元,低于公司预测的890-920美元;澳洲Newcrest Mining第一季综合成本为每盎司946澳元(700美元),较2014年同期的963澳元下降。

  综合持续成本包括持续资本支出、间接成本和经常费用,澳洲矿产协会对此数字的定义旨在反映“金矿开采的完整边际成本”。尽管长期来说不可行,但综合持续成本中的某些成本项目是可斟酌的,从而让企业即便在蚀本经营的情况下,还能继续生产。

  眼下铁矿石和煤炭市场显示的情况是,这一过程持续时间可能远比多数分析师认为的要久;而矿商在痛苦过程中采取最后一步,即关门大吉前,或许仍能经受住极大的财务困厄。

  总体而言Russell认为,金价或许很有理由止跌并开始回升,但这些理由中不太可能包括采矿供应成本。 

在社交网络与好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