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会是下一个希腊吗?

美国会是下一个希腊吗?

3 七月 2015, 11:55
abbott
0
567

彭博专栏作家Megan McArdle周四(7月2日)写道,每次听闻有关希腊的新闻,我就听到有人咕哝着说美国人需要认真审视当前形势,因为如果我们不行动起来,那么我们将迎来同样的命运。每一次我都觉得“不,那不太正确。”我本可以忽视这些喃喃自语,但这次的反应更为强烈,连Bobby Jindal也讲道: “如果我们不改变方向,我们将成为下个希腊。不同意这个观点的人肯定是个‘否定数学的人’。”

在此,我要告诉你们为什么这个观点真的不太正确,为什么你们看到的相似之处并不是唯一重要的甚至不是最重要的。

每个思考政策的人都会用隐喻来看当前的形势。我们必须如此,因我们遇到的是全新的领域,而分析也只能走这么远。最终你必须依靠过去的事件来判断未来会发生什么。当然此种做法的风险就是有时会抓错了隐喻对象。2002年的萨达姆(Saddam Hussein)是苏台德区的希特勒还是东京海湾的胡志明?奥巴马真的是第二个罗斯福吗? 乍眼一看,你总可以找到你想要的理由来证实你想要的隐喻,但你总是会忽略一些重要的差异。

首先需要注意的是,希腊本身存在的许多问题,现在美国并未具有并且将来也不会面对这些问题。这些问题包括:

1.国家小且经济不发达;

2.长期的违约史以及金融管理不善等问题导致银行对其收取高额借贷利率;

3.腐败广泛存在;

4.无力收集应征税,一是因为前面提到的腐败,二是因为希腊没有一个强大的公民税收传统;

5.试图采用外部货币解决问题1和2,但这妨碍了出口,并让这个国家的货币政策与商业周期发生背离,导致不能摆脱财政和经济问题,如果形势恶化容易发生大规模的资本外逃;

6.不可持续的养老保险制度

7.采用大规模不可持续借贷来处理以上6个问题;

8.如上述问题恶化,人们记忆中最严重的金融危机冲击将会到来。

当前,美国面对这些问题中的哪些问题?可以说美国有问题6和7,虽然希腊具有超强能力,可以仅凭“处方”购买很容易上瘾的养老金和借贷,而相比之下,美国还只是在服用婴儿阿司匹林。

因此,我坚信,美国当前的政策目前会导致一些非常令人担忧的结构性问题,需要进行一些略为痛苦的修正,而不是等到以后再来处理届时将会承受相当多的痛苦。这跟希腊并不相同。

你也许会注意到我并没有说:“美国不是希腊,因为我们在用我们自己的货币借贷。”那是因为这是一个愚蠢的事情。“美国借入本币”不是某种形式的自然法则,追随我们骄傲的边疆精神和有条理的海岸线而得来;而是因为我们证明我们会对自己的货币负责而赢得的。如果我们让美元过度膨胀,那么债权人可能会迫使我们用其他货币来借贷,或以高得令人无法接受的利率来让我们继续用美元借贷。

此外,用我们自己的货币借贷可以阻止一个特定类型的金融危机,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可以免于各种形式的货币危机、银行业恐慌和类似的金融事件。我们当然可能也会遇到一些希腊所面对的结构性问题,细节或会不同,但效果可能会相似。

因此,尽管我们不会完全复制希腊的问题,但我们最终一定会走至一个跟希腊曾走过的类似的地方。所以说有人预言未来我们也会面临希腊危机类似的局势,还不能证明他们的预言是错的。但此观点目前还不能说是正确的。

但是,这一让步有两个脚注。首先,如果未来会这样的事情,那也是在遥远的未来;我们需要遇到上面列表中的好几个问题才可能会发生类似的危机。第二,美国可能会面对类似的危机,但这个可能性并不是很大。为什么希腊就一定是正确的隐喻呢?为什么美国不会走向罗马帝国、或者沙皇俄国或任何其他的国家的结局?正如亚当史密斯(Adam Smith)曾指出,“一个国家会面临许多问题”。而卡列尼娜也说过: “幸福的国家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国家各有各的不幸。”总有一天,无论是明年还是一千年之后,像所有伟大的国家,美国终会逐渐衰弱。无论发生什么,美国将会面临自己独有的危机,而不是希腊危机。

在社交网络与好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