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股评论:齐普拉斯搞砸了什么

美股评论:齐普拉斯搞砸了什么

26 五月 2015, 08:35
alfred-china
0
149

导读:MarketWatch专栏作家亚兰兹(Brett Arends)撰文指出,希腊新政府和其总理齐普拉斯在危机解决过程中犯下了一系列的错误,现在要解决问题,或许最佳时机已经过去,但至少他们也需要做到有话直说、抛弃成见、分清敌友和不再徘徊

以下即亚兰兹的评论文章全文:

  如果你想好好学习一下该如何应对大规模经济危机,那么只管盯住希腊就好。

  看看华丽丽的新总理齐普拉斯(Alexis Tsipras)和他令人肾上腺素加速分泌的Syriza党,看看他们1月上台以来都做了些什么…然后反过来做就对了。

  觉得我在开玩笑?我们来学习一下这四大经验教训吧。

  有话直说

  希腊将在未来几周之内彻底耗尽所有流动资金,还是能在最后期限到来之前达到还款要求?政府到底会不会削减退休金之类?他们到底会不会缩编公共部门,大举裁员?他们是会告别欧元区还是留下?官员们到底有没有信心和国际货币基金(IMF[微博])及欧央行[微博]达成协议?

  如果最近几个月当中,你一直在为前述这些而困惑不已,那么你绝不孤独。常常都是,齐普拉斯说东,然后他的财政部长瓦鲁法克斯(Yanis Varoufakis)说西,而这还不算完,接下来往往都会有第三个人,比如Syriza的发言人菲利斯(Nikos Filis)又说到了南边。

  于是乎,当我们看到希腊股票市场和希腊政府债券市场双双如坐过山车一般,也就没有谁会感到惊奇了。至于他们的国民将自己的钱从银行提走,投资者将自己的钱从这个国家提走,那就更加不足为奇。

  贝伦贝格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施密丁(Holger Schmieding)干脆就将希腊经济的最近一轮恶化称为“齐普拉斯衰退”。

  “信任至关重要。”施密丁最近在研究报告当中写道,“没有什么政策错误,代价比破坏信任更加惨重了…雅典的左翼和右翼民粹主义者已彻底惹恼了希腊的国际债权方,但这相对而言还是小麻烦。更要命的是,政府正在摧毁本国人的信任。从去年12月到今年3月,外流的资本总规模达到550亿欧元上下,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的30%左右,而与此同时,存款的枯竭(近四个月提取额度230亿欧元)已使得银行系统部分瘫痪,再加上这重打击,如果没有欧央行的支持,他们早就活不下去了。”

  遇到危机的时候,你应该找一个合适的发言人,把你们的故事照直讲清楚,然后坚持下来。

 抛弃成见

  是的,“众所周知”,希腊“只要”削减预算,销售国有资产,获得国际货币基金和欧央行的援救,坚持留在欧元区里,减轻自己的国内债务,就可以走出危机。

  可是,正如美国前总统里根(Ronald Reagan)曾说过的,真正让你陷入麻烦的,往往都不是你不了解的东西,而是你以为你了解,但却了解错误的东西。

  事实上,前述这些“万灵药”就是这样的味道。没有一项是正确的,或者说没有一项是解决危机真正的必要条件。这些都属于英国作家、舰队街传奇沃特豪斯(Keith Waterhouse)所谓的“捏造的规则”。

  在大萧条时代,“众所周知”的是,一个国家无论如何都不能放弃金本位,无论如何都不能允许预算赤字出现。如果政府关闭了银行,清算其账面资产,那么这些银行就永远无法再开门了。

  是的,所有人都坚信这一切,直至罗斯福(Franklin Roosevelt)用行动改变了他们的想法。

  希腊正处于一场经济和社会的灾难之中。失业率接近30%,年轻人的失业率更超过50%。非常时期必须有非常手段。该国人选择了Syriza,就是要他们行非常之事的。可现在,这个政府的领导人却和国际货币基金玩起了调情把戏。

  令人悲伤的事实是,当齐普拉斯还紧盯着布鲁塞尔,千千万万希腊人却在努力探索各种可能帮助这个国家自救的理念。

  在有些地方,人们已推出了当地的或曰“社区的”货币,来推动一方的贸易和经济活动。虽然并不是所有实验都那么好运,但其中确实有一部分获得了令人吃惊的成功 — 他们全然没有任何雅典的官方支持。

  这不是发疯,也不是奇想天外,事实上在大萧条时期,美国的一些城市和乡村也曾做过类似的事情。为什么希腊政府不能去推动类似这样的理念?他们的官员太过忙着去聆听那些所谓的“众所周知”了。

  分清敌友

  齐普拉斯先生,你应该明白,默克尔(Angela Merkel)女士不是你的朋友。她最初根本就不想你当选,她不支持你,她也不会为你多做哪怕一点事情。不单单她,国际货币基金、欧央行,以及你在布鲁塞尔、法兰克福、华盛顿或伦敦所见到的每一个人都是如此。

  在一场危机当中,可能出现的最大错误之一就是投入太多的时间和精力,试图去让反对者,甚至敌人改变想法。有些时候,人们还可能会为了取悦敌人而忽略,乃至伤害自己的朋友,比如说,Syriza冻结本国社区的货币储备,去偿还欠外国人的债。

  这简直是大错特错。

  在危机当中,你的时间、精力和政治资本都是非常宝贵的。这么宝贵的东西怎么可以随便浪费在那些本身就是问题的一部分,而且也不会因为你试图安抚他们就会感激的人身上?相反,你应该和那些本身就是解决方案一部分的人合作,而在眼下的这个局面下,这些人就是全希腊的人民。

不要徘徊

  近期的不止一次民调都发现,比起四个月前上台时,Syriza和齐普拉斯的形象都已遭到一定的破坏。越来越多的希腊人开始质疑Syriza的思路,也开始思考国际货币基金和欧央行会不会从一开始就是错的。

  这太正常了。齐普拉斯已犯下了前面所说的那些错误,而且还为了犯这些错误浪费了四个月时间。这真是破坏力十足的四个月,希腊现在又重新坠入了衰退深渊。

  打铁必须趁热,而对于希腊现政府而言,这正热的时候便是他们刚上台的时候。罗斯福几乎是刚刚履新就宣布了银行假期,在自己任期的前一百天里,就已推出了一系列大胆的政策,着手重建经济了。

  齐普拉斯已执政一百多天了,而希腊现在的局面很可能比他刚上台时更糟糕。 

在社交网络与好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