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经济处于甜蜜点

世界经济处于甜蜜点

14 五月 2015, 10:36
abbott
0
213
Mark Tucker(杜嘉祺)此前是一位司职中锋的足球运动员。在上周,他把其所在公司里分布在全球市场中最会“卖产品”的近200多个营销员带到了伦敦,为的是让他们看由其所在公司作为胸前广告商赞助的多特纳姆热刺队和曼城队的一场英超足球比赛。不过Mark Tucker现在已经不踢球了,他是友邦保险集团的CEO。

  事实上,友邦保险在伦敦,甚至英国都没有业务,但这并不是Mark Tucker所考虑的,因为他看到的是包括热刺在内的多家英超俱乐部在亚洲市场所具有的超高人气。Mark Tucker于日前接受《第一财经日报》专访时称,全亚洲的英超联赛观众有5亿之多,因此英超品牌也是企业拓展影响力的上选。“我们赞助顶级体育赛事的另外一个目的是,我们引入了新概念之一就是"健康",即帮助人们生活得更健康,更长寿。这一工作由保险公司来做,是非常合适的。”

  Mark Tucker称,该公司已将赞助顶级赛事和视作根本的营销员体系联系在了一起,“目前所拥有的MDRT会员人数位列亚洲第一和全球第二,与 2013 年相比,这一群体的人数增长了24%。所以,赞助类似足球这种高对抗性的比赛是有利于促进我们代理人团队发展的。”

  日报:我们注意到,你于今年3月份曾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提出了“随着中国从低收入过渡到中等收入国家,需要能够成功跨越"三座桥梁"”的观点,并就中国正在进行的金融改革提出了你的建议。那么到目前为止,你对中国金融改革的整体表现评价如何?

  Mark Tucker:是的。我需要具体说明一下“三座桥梁”的所指。我认为,第一座桥梁是金融业改革,如同在上世纪80年代的农业领域的改革以及上世纪90年代的制造业领域的改革,给中国经济带来腾飞一样,中国金融业的改革也将成为通往新常态的经济增长的一个桥梁。相信中国的决策者们已经清楚地、合理地制定好了通往新常态桥梁的路线图,主要的步骤包括建立银行存款保险机制,放松利率管制,资本账户开放以及人民币国际化。

  第二座桥梁则是零售和批发金融之间的桥梁。目前为止中国过度地依赖于银行短期存款和贷款,作为零售储蓄工具和商业发展的资金来源。但是银行的存贷的短期特性容易导致短期存款资金和长期投资的错配,与之相反人寿保险和养老基金在实现为家庭提供社会保障的主要社会功能的过程中可以汇集大量的长期资金。换言之保险资金和养老基金是连接零售金融(家庭购买养老产品)和批发金融(资本市场机构投资者进行投资资产配置)之间的良好桥梁。

  第三座桥梁也是最重要的,也就是通往“新常态”改革体系的桥梁。这三个桥梁包含了三个支柱,也包含了三大范畴,分别是指国家、企业和个人,以及是健康保险、养老保险和人寿保险。中国已经成功地推出了城镇和农村的基本养老保险,包括政府、公司、个人的三大参与,该体系监管仍然比较新,但初期的运作效果不错。

  事实上,绝大多数的进入或者说已经超越了中等收入陷阱的一些国家都提供了非常开放的寿险市场竞争,包括对外商投资企业也开放了这部分市场,这对中国来说是很好的借鉴经验。

  日报:目前大家也都在谈论中国政府提出的“新常态”话题。对此,你是怎么评价的?

  Mark Tucker:我理解的“新常态”是让消费代替投资成为经济增长的主要驱动力,这种模式更加注重全要素生产力,整体将向服务业转移。我们已经经历过很多经济的自然演变。我个人认为,这是中国经济转型的正确方向,经济发展放缓在所难免。

  我们的看法是,中国经济仍然会保持绝对和相对的增长,同样的,我们也会看到一定程度的经济放缓,这具有积极和有建设性的意义。金融创新因素贯穿政府的政策。自贸区的不断开放及前几周公布的新自贸区方案都有积极的推动作用。此外,金融层面的改革和创新层出不穷,也促进了进步和发展。我们也知道,金融改革必须有序进行。中国是一个庞大而又复杂的市场,凡事要一步一步深思熟虑。我们对中国监管机构审慎地作为、思考和实施表示肯定。我们期待中国保险业继续开放。

  日报:亚洲经济目前处于比较多的不确定当中,你怎么看待前景?

  Mark Tucker:我认为,我们正位于世界经济的甜蜜点(Sweet spot),这是我们的机遇。从人口、全球化、低保障率、高储蓄率、金融服务空间等方面来说,都是最好的时代。具体到友邦保险来说,在资金实力、人才队伍等方面来说,在亚洲都是佼佼者。事实上,我们已经有了良好的开端,但巅峰相信还远没有到来。

  我有30年的寿险从业经验,其中在亚洲工作了25年,这些在亚洲积累的寿险业务工作经验和生活经验对我来说极为宝贵。

  我认为,部分亚洲地区的老龄化发展比其他地区更迅速。保险公司既承担保护责任,同时也是实现长期储蓄的一种工具。这一点至关重要。但现实是,很多人的保险覆盖范围与实际需求之间相差巨大。若从地区总量来看,此差距高达 50万亿~70 万亿美元。这一数据就是,人们所需的保障与其实际获得的保障之间的差距。

  虽然整个地区的人口结构会不断变化,但是必须首先确保的是人们拥有妥善保障,然后再去研究和实现他们对于未来的储蓄需求,以及考虑是否长期执行。保险业其实是拥有支持所有不同的生命周期事件的产品和服务的能力。正如你所说,亚洲正迈向老龄化。曾创造过经济增长的人口“顺风”可能会转变成人口“逆风”,从而开始限制经济增长,除非采取各种可能的缓解措施。我认为,各国政府都非常清楚这一点,并且正努力在此方面有所作为,作为友邦保险来说,也能够为此尽一份力。
在社交网络与好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