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MetaTrader 5

您喜欢这篇文章?
分享或-
发布链接

使用MetaTrader 5新的可能性

再谈技术分析的问题

25 二月 2016, 12:00
Constantin Tsarikhin
0
789

简介

目前,对基本因素的技术分析是分析证券市场的最重要的方法。在俄罗斯,大多数交易者采用技术分析。我们甚至可以说,至少技术分析的基础常识是进入市场的一种“入场券”:不具备基础常识的人员不适合进入市场。

作为证券市场价格动态的预测方法之一,技术分析有着大量的缺陷,导致了对其实际应用性的质疑。

注意:自 1996 年起,我一直使用技术分析。在此期间,我在真实数据上尝试和测试了大量的指标。结论并不乐观:在很多情况下,市场行为跟预测背道而驰。关于该话题已有很多研究和发表的作品,在此我不再赘述。

技术分析的追随者观点如下:“技术分析要求较高的分析能力。善加利用,可以获得非常好的结果。技术分析自身并没有问题。问题在于合理使用。”

但是,我认为问题的根源在于:作为分析和预测市场价格动态的方法,技术分析在其基本假设和体系上有一些固有的缺陷。

注意:所有的错误都源于技术分析人士追求分析图表而非市场。


这让我想起了下面的一则中国古代故事:

– 人可以和别人密谋吗?白公问孔子,但后者不予置答。
- 如果把石头扔到河里,会怎么样?白公问。
- 吴国地区善于潜水的人能把它捞起来,孔子回答。
- 如果把一种水倒入另一种水中,会怎么样?
- 他们把淄水和渑水混在了一起。然而,厨师易牙尝过后还是能把两种水的味道分辨出来。
- 你的意思是人本来就不应该与别人密谋吗?
- 为什么不可以呢?然而,说话者本人理解话语的含义吗?理解话语含义的人不会说出来。渔夫弄湿了衣服,猎人双脚疲惫,但并非乐于这样干。真正的言语不需要说出来,真正的作为是没有作为。得过且过的人所争辩的事情皆是细枝末节!

未能从孔子那里得到答案,白公最终死于浴室。

市场正是跟别人在密谋。图表即言语、湿衣服和酸痛的双脚。我们需要直达问题核心 - 猎人捕获了多少只鹌鹑?渔夫钓了多少条鱼?“死于浴室”的 图表分析专家名单或许会相当长。

在图表中发现对象后,分析者便急于宣布:“我在图表看到对象了,市场会转向!”然而,我们应该转变操作方式。在图表中观察到一些内容后,我们应该扪心自问:“市场中的什么过程导致了图表中的这种图形对象形状?该过程将导致反转还是仅仅是修正?”

忽略市场中发生的过程的本质内容,会在技术分析的进一步发展中导致最严重的错误。


错误 1

相同的指标用于分析截然不同的市场:例如,证券市场、债券市场、外汇和商品市场。在某些情况下,这种方法由以下情形许可:“假底”在哪儿都是“假底”。然而,很多时候并非如此。这会导致错误。

上述市场不仅在形态和交易细节上存在差异,而且在图表形状上也有差异。不过,这种差异只有专业人士才能鉴别。对于新手,看起来完全一样。下面是说明我观点的一些图表。图 1-1 和 1-2 显示了典型的俄罗斯公司:卢克石油和俄罗斯统一电力公司在一年内的图表。

图 1-1卢克石油,莫斯科银行间货币交易所,2003 年 5 月 - 2004 年 5 月

图 1-2俄罗斯统一电力公司,莫斯科银行间货币交易所,2003 年 5 月 - 2004 年 5 月

下面是典型的二级市场图表:价格上涨时短暂回调,价格下跌时持续反弹,价格波动范围相对较小,有时在上涨后有相当长的平缓期。市场波动非常少,通常发生在市场由跌转涨时。回调和经典趋势段的活动周期交替出现。证券市场通常涨慢跌快。

图 1-3 - 1-6 给出一些商品市场图表。以下是其中的典型图表:清晰的趋势结构、突然猛拉(例如图 1-5)、相当大的中断、强势拉动时价格运动方向突变、波动范围相当大。商品市场中的上涨和下跌周期长度大致相等,不同于证券市场,它的上涨速度快而下跌慢(参见图 1-6)。

我认为,每种市场类型都有其典型的特征。这种理念还需要进一步发展。很多想法还停留在初始阶段。


图 1-3布兰特原油期货

图 1-4石油期货

图 1-5天然气现货

图 1-6镍现货伦敦金属交易所

不幸的是,这种理念并未纳入技术分析。(当然,我可能错了,但很乐于了解其他专家的意见:他们所阅读的技术分析作品中,是否考虑过不同市场中图表形状不同的问题。)外汇就很特殊。它的图表有很多特征类似“商品”和“证券”。总体来说,我对外汇了解不多,所以不再赘述。

注:我认为,发展技术分析的方式之一是必须区分所研究的市场类型。


错误 2

研究者无法理解市场本质。有些人认为这是自然事物,而不是人为创建的对象。这些困难和错误导致出现大量不正确的预测技巧。研究者试图找到一个完美的指令,而这根本不存在且无法存在。例如,艾略特波浪理论和斐波那契数列。另一方面,有些人试图用混沌理论和分形几何分析市场,但两者跟市场毫不相关,因为分析的对象截然不同。

“曼德布罗特发现河流的分形变化类似商品市场的相同结构,证明市场与其说是人类左脑创建的过程,不如说是一个自然机能。”(比尔·威廉姆斯,证券混沌操作法,第 64 页) - 这种关联的谬误很明显:有时毫不相干的系统产生貌似的表象(我们可以想一下动物的防卫犄角和棘突:这些自卫方式在恐龙和哺乳动物身上都有,但两者时间上相隔了几千万年)。为了避免过度推理,我把对艾略特波浪理论、斐波那契数列和分形几何的看法放在文章最后的“细节”部分。

分析人士使用“能量”、“牛市力量”、“熊市力量”或者其他术语描述市场。在这些分析者看来,市场可以“跌”、“反弹”、“惯性移动”,也可以被“推动”、“提振”和“刹住”。例如,MACD“像汽车前灯一样指引道路”(亚历山大.埃尔德)。我们也可以引用比尔·威廉姆斯的话:“能量始终选择最省力的路径。市场犹如河流...由于河流向低处流动,其行为由最省力的路径选择决定。”说到这里,我想起了一位推荐别人吃大麻籽的熟人。他的理据如下。他说,鹦鹉吃大麻籽,最久可以活到 300 岁。如果人吃大麻籽,也能活到 300 岁。

注:理论必须发展到能够如实描述市场(证券、商品、外汇),市场的特性不能变成纯粹的自然、心理或金融法则。必须承认,任何有组织的(证券)市场是一个复杂的体系,按照自己的规律存在和发展。


对证券市场的真实本质和形态缺少清晰的认识,导致了难以确定市场涨跌缘由。除了神秘的 “牛市力量”、“熊市力量”和“潜在的市场能量”之外,谈论较多的还有“群体情绪”和“大众心理结构”。关于我对该话题的看法,可以见文章最后部分。

如果思考更加贴近市场本质,可以发现相当有趣的事情。每种市场类型都有特定的一组有效因素。对于二级证券市场,则为资金流。对于商品市场,则是需求/供应平衡转移加上风险资本流动等等。

总之,该话题需要特别研究。我已经在该领域进行了一定的研究,将在文章最后进行讨论。

第二和第三个错误对正确解读交易量造成了困难。的确,如果我们没有抓住图表反映的市场过程的本质,谈何对量的正确解读呢?关于技术分析的书籍包罗万象,唯独没有对量的正确解读。其作者往往止步于“量的方向确认趋势”或“量变先于价变出现”等类似表态 (约瑟夫·格兰威尔)。建立在量基础上的指标实在糟糕。仅考虑经典的能量潮指标(OBV)或 Elder 的强力指数指标(FI)就足够了。顺便说一下,对于后一个指标:将量乘以价差有什么意义?根本不清楚。我的数学老师说过:灯笼乘以橘子得到类似“橘灯”的东西,并非真实的物体。所说的就是这种情形。

我们来解决一个简单的问题。迪克、哈利和汤姆各有两个苹果。他们一共有多少个苹果?答案:

3 * 2 = 6

在这个问题中,一切都清晰合理。将儿童数乘以每人的苹果数的意义,非常容易理解。然而,也有其他非常迥异的问题。如果红桃是王牌,一千克钉子值多少钱?或者:如果将价差乘以量,我们会得到什么?


错误 3

时间自由度不当

出于某些原因,技术分析者在画图时跳过周末和公共假日。由于时间处理不严谨,图表经常被扭曲。也会出现一些颇有争议的方法。例如,像一字棋的方法。

应特别注意在图表(例如江恩角)中构建角度的技巧。45 度角意味着什么?该角的正切值等于一,不是吗?在这里,意味着价格/时间= 1。具体来讲,比如一卢布对应一天。如果我的卢布等于两天,角度将是 26.57°。它的反正切值是 0.5,请见图 1-7。该示例表明,如果时间比例加倍,角度将减少 1.69 倍。如果价格提升一倍,可以观察到相同的效果。角度就会等于 63.43°。


图 1-7不同比例下的江恩角。

忽视时间因素也可能使研究者完全忘记他们所采用的坐标系 - 就这点而言,下面从亚历山大.埃尔德的《以交易为生》中的引用非常典型:

“预测一次突破可能走多远有多种技巧。它会遵循矩形。测量矩形的高度并沿突破方向在突破墙面上投影。这是最低目标。获得最大目标是通过测量矩形长度,沿突破方向在突破墙面上垂直投影(斜体部分是我所写 - K.Ts.)

请注意斜体部分的措辞 - 非常荒谬。图表中矩形长度以时间测量(天或周),将这些值放在价格轴上毫无意义。为了将该建议人犯的错误可视化,请看图 1-8:图表相同,不同之处在于时间比例(右侧图像的时间长度为左侧的二倍):

图 1-8根据埃尔德,当从矩形突破时的最大价格预测。

在第二种情况下,尽管使用相同的矩形,最大预测价格翻倍。无论如何,所评论的技巧并未回答为什么最大价格水平必须在此位置而非彼位置?

注:要消除这种错误,有必要在图表中正确显示时间。


V.I.Yeliseev 是一名经过训练的数学家(请参阅 www.maths.ru)。他发明了独创的证券市场图形分析系统。所有“常规”分析者将价格变动反映在平面坐标上,时间在X 轴,价格在 Y 轴,Yeliseev 先生使用只有一个轴的环形图。他的时间旋转一圈,而价格画在轴上(见图 1-9):



图 1-9V.I, Yeliseev 坐标上的价格图

圆周分为十二个部分,每部分为一个月。价格在一年内转一整圈 - 好吧,所有指标都转一整圈。价格图类似螺旋。这只是非标准方法的一个示例。我不会贸然宣称这种方法就是正确的。

谈到时间,让我想起技术分析中的又一个致命弱点:即指标中的时间参数。的确,假设我们要构建一个平均数。多少天呢?二十五天?但为什么是二十五天?使用 RSI 信号吗?好!在多少天内构建该指标呢?五天?太少了吧?十四天?为什么是十四天?

不幸的是,那些“伟人”根本回答不上来,除了:“选择在过去研究的数据池中效果最好的时间参数。如果出于某种原因,所选时间参数的指标不再有效,则选择另一个参数数值”。他们等于告诉我们:“寻找适合结果的方法,直到满意为止(还好不是适合方法的结果)”。

注:有必要开发不依赖于时间参数的指标或者使用有着清晰科学依据的算法显示的参数。


错误 4

如何在图表中显示时间这个主题的逻辑后果是如何表现价格和交易量以及交易数据组成和表现这个更大的主题。

上面给出的 V.I.Yeliseev 环形图,不过是打破在技术分析几十年演变中牢固建立的陈规陋习的众多尝试之一。

的确,为什么要基于开盘价、最高价、最低价和收盘价绘制图形呢?为什么不考虑平均值?我遇到一位美国作者的接近平均值计算:


max + min

----------------

2

…那是在“奔腾”时代。我认为事由如下。那时,证券开始公布报价表,分析者开始基于此绘制图表,计算平均值在技术上非常困难,尤其是计算考虑交易量的加权平均值:这需要他们辛苦工作几个小时(想象一下,执行的交易成千上万)。证券交易者决定:计算平均值太...所以它从此就销声匿迹了。现在,平均值计算只需几厘秒甚至毫秒。为什么不将该方法引入交易图表绘制呢?

西方分析者使用蹩脚的柱形图长达数十年,仿佛完美无缺一般。直到 90 年代早期,史蒂夫·尼森的力作出版之后,他们才发现了日本烛台图。问题:或许,考虑图形外观比发明很多复杂的指标更胜一筹呢?


错误 5

为什么只构造直线趋势线?

然而,很多情况下,最高价和最低价波动接近于曲线!构造直线趋势线的原因好像在于其简单性,对学童来说也很简单,但构造曲线则很难。后者需要高等数学知识,通常是很多图表分析专家的弱项(还有一种方法:研究 MS Excel 的功能...)。


错误 6

技术分析者对盘中事件的过度重视令人吃惊:

“如果价格突破该水平,则...”、“今天的交易量很极端,这意味着...”等,在我看来,这种观点是错误的。尽管始终能在图表上找到极值,但趋势并非在一天之内形成。多数情况下,趋势转变由时间跨度很长的全球市场波动导致。只有较少情况下市场由不可抗力转变。

例如,“乌云盖顶”的转变形态(见图 1-10):

图 1-10乌云盖顶形态

下面是格里高里·莫里斯在书籍《蜡烛图精解:股票和期货交易的永恒技术》(1995)中对该形态的描述:

“市场以上涨趋势为主。长白蜡烛形成是上涨趋势的典型特征。第二天开盘时,再次突破。但是,上涨趋势可能就此打住。市场下跌以收盘在当日的价格段内,尤其在中间以下。所有的牛市交易者在这种情况都应该修正其策略。如同蜡烛的刺透形态,会发生重要的市场转折。

以上的解释并没有解释清楚为什么该形态被认为是转折形态,以及为什么“所有的牛市交易者在这种情况都应该修正其策略”。你应该知道,对于很多买家,显示为黑蜡烛的强烈下跌趋势是买入的好时机。在这种情况下,“重要的市场转变”在第二天可能不会发生。为什么日本分析者,在多数情况下,在出现“乌云盖顶”后发现趋势改变呢?

这是由市场中的大型交易者导致的。他们一旦离开市场,就导致了乌云盖顶的形态。他们是使市场膨胀的交易者,不是图表特性。


错误 7

关于转折,为什么很多年轻和缺乏经验的交易者不能判断呢?这是因为他们缺乏区分真实和非真实转折的能力。

公正的讲,必须注意的是:当价格达到极值时,实际上没人知道那就是极值。通常以后才知道,要一年或一年半以后。在图 1-11,给出二级证券市场中的 RSI 和价格的典型看跌背离。


图 1-11二级证券市场中 RSI 和价格的背离


埃尔德对此写道:“看跌背离给出卖的信号。当价格达到新的峰值而 RSI 出现较之前低的次高值,即出现看跌背离。在 RSI 从第二高点回落时赶紧卖空,并在最近的次高点之上设置保护止损。如果第一个 RSI 高点高于其上参考线而第二高点低于该参考线,则是强烈的卖出信号。

这种情况在价格回升前经常发生。我们的交易者将平仓止损(如果市场尚有流动性)。图 1-12 显示了这种情况的可能发展。


图 1-12背离后价格回升

我们也可以抱怨这个话题中识别图形形状的困难性。但是,还不算太难。


细节


艾略特波浪理论和斐波那契数列


观察价格图如此有趣和刺激,有时候让人仿佛远远脱离了市场。拉尔夫·尼尔森·艾略特,一位生活在 19 世纪末和 20 世纪上半叶的普通美国会计,将全部业余时间献给了图表分析。他试图发现一种神奇的公式,一种市场的魔力钥匙,从而能够做出可靠的预测。不得不说的是,交易者中仍然有很多寻找“点金石”的人。在混沌中试图寻找某些隐藏的规律,似乎非常合乎人性。花费多年研究后,艾略特得出结论,在他看来,市场一直由一种神奇的结构支配。但是,艾略特没有说明是什么结构和结构的本质。但他推导出一个使得价格变动的原则(或规则)。也就是所谓的“艾略特波浪理论”(参见图 1-13):



图 1-13艾略特波浪来源:www.finbridge.ru.

在艾略特看来,上涨趋势包含五浪,但下跌趋势只有三浪。上涨和下跌由于修正而周期性交替。艾略特模型中的波浪参数通过智能数学比值相互联系。例如,第一和第二浪结束处所达到的价格水平通过“黄金分割”相互联系(参见图 1-14):

图 1-14艾略特波浪中的黄金分割


同时,很多艾略特的追随者坚持认为该比例或有不同,比如 0.5 或 0.667(2/3)。另外,“黄金分割”在自然界中广泛存在。我们可以在星系、动物、植物、人类的比例中发现黄金分割(例如,量一下你的指骨 - 他们相互比例为 1.618;还须注意的是 1/1.618 为 0.618;数字 1.618 和 0.618 有时被称为“斐波那契数字”;这里给出的值只是近似值;这些数字的精确值无法用有限的数字表达;保留七位小数的话,数字  为 1.6180339...;可以从下面的表达式得出: = 0.5 + √5/2)。古希腊的雕塑家和建筑师在其作品中使用了“黄金分割”。在东方大师的作品中也可以见到该比例。一位叫列昂纳多·斐波那契的中世纪数学家也研究了这个问题。他研究了一个正自然数序列,其中每个数字都等于前两个数字之和:

1、1、2、3、5、8、13、21、34、55...

该数列被称为斐波那契数列。如果使斐波那契数列中的两个相邻数字相除:

1/1 = 1; 1/2 = 0.5; 2/3 ≈ 0.667; 3/5 = 0.6; 5/8 = 0.625; 8/13 = 0.615;等等

我们将发现结果不断接近“黄金分割”比例,但永远不会达到。

艾略特波浪理论的追随者认为“黄金分割”和与其紧密相关的斐波那契数字和数列必须出现在图表中。他们的理由是:因为上述关系在自然物体中大量存在,所以也应该存在于图表中。此外,有些专家将自然物体和市场等同。比尔·威廉姆斯说过:“… 市场是“自然”的非线性函数,而非“经典物理”的线性函数...”(比尔·威廉姆斯,《证券混沌操作法》)


但是,这种说法是极其荒谬的。一位来自敖德萨的智者 Boyarski 先生某日对他的新娘 Dvoira 说:“Mam'selle Krick,我绝不会把黑说成白,也不会允许自己把白说成黑”。(I. Babel.Sunset)

比尔·威廉姆指白为黑。市场是人建立的复杂体系。科学家或许会发现其运行的规律。即使人类也不仅属于自然,同时也是社会主体。所以,我们该如何思考市场...几百万人参与交易的市场。你能证明是他们的活动产生了艾略特波浪、斐波那契数字和江恩角吗?先证明,才能进行预测,以实现具体目的。

斐波那契数字和其他“神奇”的关系有时会在图表出现,但只不过是跟其他比例同时出现而已。市场在上涨后经常回落 - 比如 50%、40%、30% - 总体而言回落值或许差别很大。任何有判断力的分析者都会告诉你这一点。然而,很多专家表示:斐波那契数字、艾略特波浪等可能“掌管”着市场。

注:果真如此吗?的确,有时能够在图表中发现这些关系。但在多数情况下,并非如此。价格波动参数的分歧如此之大,任何关系都可能存在。至于那些数字“掌管”市场的数字,可以说:是的,它们掌管市场。但是,其掌管的程度无非是掌控在图表上用预定义的参数绘制波形的分析者的意识。


分形指标

顺便提到波形。如果我们进一步考虑艾略特波浪中的任何元素,例如,波浪 1 和 2,我们将发现它们复制了整个波浪形态,只是更小而已(见图 1-15):


图 1-15放大的波浪 1 和 2


因此,艾略特波浪类似分形对象分形。分形是低水平的元素复制高水平的元素的系统。在图 1-16 中,可以看到最简单的分形对象:


图 1-16最简单的分形:A - 有序分形。B - 无序分形。

它们均由圆圈构成。如上所示,水平 n+1 的结构复制了水平 n 的结构。在更低水平可见相同的圆圈。在我们的示例中,对于有序分形,其半径在前往水平 n+1 时减小一倍,而数量严格固定:每一个高水平圆圈对应两个低水平圆圈。在无序分形中则不同。圆圈的半径变化并无严格的顺序,水平 n+1 的元素数量也会波动。分形中的水平数量被称为分形数。在分形 A 中,分形数为 4,在分形 B 中为 5。注意时间矢量 - 它从较大元素指向较小元素。为什么呢?这样有什么意义?- 我会在下面对此进行讨论。

“分形”这个术语由本华·曼德博在 1977 年创造。他是 IBM Thomas J. Watson 研究中心的研究人员。尽管一些数学家在 19 世纪就研究过分形对象,但是曼德博对分形进行了数学描述。“分形”(fractal)这个词本身来自拉丁语“fractus”,意思是“分裂”、“分割成部分”。曼德博将分形定义为“不规则或碎片化的几何图形,可以分割为部分,每一部分(至少大致上)都是整体的缩小拷贝。他注意到分型结构在缩小后的对象中重复出现。很多自然对象都类似分形。我们可以称其为自然分形,不同于国外科学家研究的数学分形。例如,一棵树是一个无序自然分形,由较大元素(树干、大树枝)直到较小元素(小树枝)构成。这就是图 1-16 中“时间”箭头的含义。鹅毛也是自然分形,但比树更加有序。另外,本华·曼德博注意到,一些对象(比如英国海岸线)类似想象中的无序分形轮廓。他还注意到,在某些情况下,一个看似混乱的结构在内部具有一些超越表象并再次和分形相关的顺序。

很多技术分析人士欣然接受了这些思想。一群研究者宣称价格图表是基于不可见分形结构的对象。要准确预测未来,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发现假设的结构,然后其他事情都会迎刃而解。不得不说,那种对分形的追寻至今还没有实质性进展。另一群研究者则对市场发起了一场正面进攻,说图表本身就是分形。我对这些理念不想仔细探讨,希望读者能够原谅。我可以辩解说:我要用自己的话重新讲述一些错综复杂的理念。很多表示“市场 = 分形”的专家没有想过

a) 市场是什么;

b) 分形是什么;以及

c) 符号“=”的意义是什么。

为了了解下个月市场中要发生的事情,研究(比如)五天内的价格走势就足够了,因为市场是一个分形对象,水平 n+1 发生的事情会显著反映水平 n 发生的事情!

对此如何解释呢?这让我想起了下面的故事。一位正在准备生物考试的懒惰学生,只学过关于跳蚤的知识。在考卷上,他看到关于鱼的内容。这个很有想法的学生告诉教授:“鱼身上都是鳞,但是,如果鱼身上长毛的话,毛里面一定会有跳蚤...”于是他开始讲起了他所了解的跳蚤知识。有些分析者也一样,只学习过分形,而且还非常马虎。严格的说,开始建立具体的预测方法前(关于这一点,可以阅读比尔·威廉姆斯的《证券混沌操作法》),必须科学证明特定的分形结构的确是市场混沌的基础。我从没有见过这种证据。

另外,我们必须清楚理解以下内容。曼德博的分形是抽象的数学和几何结构。自然分形是由上帝创造的机制,按照特定的规划发展。该规划既包含其分形结构,也包含其比例的“黄金分割”,以及很多其他我们不知道也无法实现的内容。对于那些不相信上帝的读者,可以说我们星球上任何生物的进化规划都编码在 DNA 分子中的基因里。关于分形、“黄金分割”等等的信息都存储在 DNA。

此外,自然分形从较大元素向较小元素演变。时间“沿着”分形前进(这是图 1-16 中箭头的含义),但图表由相对较小的元素集合成(具体的单个交易的价格)相对较大的元素(例如蜡烛图)。在图表中,时间会“侧向”前进 - 沿着假想线绕过不可见的分形轮廓(回顾图 4 以及任何价格图表)。图表仅仅是类似分形或其轮廓。

注:因此,如果有人宣称市场是由斐波那契数字和其他预定义的数字关系决定的分形对象,我会请他给出决定市场的 DNA 分子或程序。或至少证明市场价格混沌的确是我们感知水平上的混沌,并且如果换一个视角,我们就能够看到市场的秩序。现在,我不得不说:所有关于波浪、分形和“魔法”数字的理论都没有建立在严格的科学基础之上。


“心理学派”

1996 年的某天,我正站在证券餐厅排队,我的老同僚 、股票交易者和教师 - Valeri Gaevski 用胳膊轻轻顶了一下,指着站在前面几步远的一位中等身材的秃顶男子,说:“他就是埃尔德医生。昨天刚从美国过来。你读过他的书吗?我觉得你应该读...”这就是我认识这位著名的交易者、分析者和作家亚历山大·埃尔德的过程。他是如何成名的呢?他生于苏联,从医学院毕业后去做了船医。还是用他自己的话说吧:

“我在苏联长大,用前美国总统的话说,当时它是一个“邪恶帝国”。我憎恶苏联的体制,希望移民,但那时禁止移民。我 16 岁进入大学,22 岁从医学院毕业,实习结束后找了一份船医的工作。现在我可以获得自由了!在象牙海岸阿比让,我跳下了苏联船只。

通过一个非洲港口城市的拥堵和尘土飞扬的街道,我跑到美国大使馆,后面有同船的船员在追赶。接待我的大使馆官员不知如何是好,差点把我交回苏联。在我不断坚持之后,他们把我安排到“安全屋”,之后搭飞机飞往纽约。1974 年 2 月,我从非洲抵达肯尼迪机场,身上还穿着夏天的衣服,口袋里只有 25 美元。虽然能说一点英语,但在这个国家一个人都不认识。”(亚历山大·埃尔德,《以交易为生》)

埃尔德在新的环境下非常清醒,发现了自己的能力。他开始干本行工作 - 作为精神病医生并同时买卖股票。后者让他取得了成功,开办了自己的公司,培训新手如何买卖股票。

1993 年,John Wiley & Sons Inc.出版了他的书籍《以交易为生》。根据作者在书中对其原创分析概念的表述,驱动市场的主要力量为群体情绪。埃尔德医生认为群体是由贪求金钱的一致人群和各种不同的疯狂者构成。根据埃尔德,大部分交易者的行为无异于酗酒者 - 交易者对交易的渴求如同酗酒者对饮酒的渴求一样强烈。趋势由大多数交易者非常倾向于买(上涨趋势)或卖(下跌趋势)形成。当亏损者无法维持更久而平仓,而多数交易者开始转变方向时趋势即破坏。按照该概念,埃尔德将技术分析视为应用大众心理学。形状、趋势线、指标 - 在他看来,均反映了群体的情绪。

但是,这种看似非常诱人的概念,在我看来有一些重大缺陷。主要问题在于,除了情绪,还有其他一些因素影响趋势。例如,大交易商操作形成的资金流动。他们不同于规模较小的交易者,是心理稳定的群体。证券群体并非一致的人群。证券群体可以分为三大类交易者。这三个交易者群体的活动叠加形成了分析者视为图表的市场独特景象。如果你没有钱,不管你的情绪强烈与否,都无法对交易造成影响。任何价格波动,即使是不起眼的波动,也是由双边契约产生的 - 有人卖有人买。这就需要钱和持有股票。情绪伴随着趋势,但并不决定趋势。将其颠倒就如同说一辆油箱空空的汽车可以仅凭驾驶员的强烈意志前行一般。

而驱动市场的最重要力量来自实体经济。过去几年的石油和石油股票上涨并不能那样归功于“群体情绪”,而是中国和美国对石油资源的强劲需求。

注:当然,我认为在分析中应该将交易者的情绪纳入考虑。情绪经常导致一些对象在图表中出现,例如,所谓的假突破。但是,群体心理必须结合其他因素(例如资金流)考虑。


交易量

对二级证券市场中交易量的现代理解,用技术分析的话来讲,是本质上非常笼统并存在内在错误的,无法实际帮助分析者。日本学派完全忽视了交易量。如果谈到西方学派,可以引用亚历山大·埃尔德在《以交易为生》(1993)里面的表述并进行评价以表明上述推理。在我看来,他们很好的展现了技术分析领域的当前状态。

埃尔德写道:“交易量反映了市场参与者的金融、情绪的涉及与痛苦程度。[第 169 页] 这种说法只对了一半。问题在于交易量通常反映非情绪化的大交易商的活动。这意味着大交易量并非始终反映交易参与者的强烈情绪。同理,小的交易量可能说明一些市场运营机构已经开始度假(例如,在俄罗斯,会出现在七八月份和十二月底),而非“群体”情绪不佳或面对进入终端的数据毫无反应。另外,假设一名没有经验的散户进行长线交易,而跟他或她预期相反,价格出现下跌。这位交易者就会保持该亏损仓位,希望价格会按照他或她的希望反转。价格跌的越狠,这位交易者的情绪就越强烈。一旦他或她的痛苦变得无法忍受,交易者就会平仓。通过这个例子,可以看到进行交易的强度,因此,交易量跟痛苦程度和市场参与者的金融以及情绪投入程度并不直接相关,尽管散户的痛苦不断积累,交易者只会进入市场一次 - 进行平仓。- 不得不提的是,埃尔德并没有解释他所说的“金融投入”。这导致难以理解他的推理。

让我们继续读下去:“每次价格变动都将钱从亏损者转移到获利者。当价格上升,做多者获利,做空者亏损。获利者高兴得意,而亏损者悲伤愤怒。只要价格变动,总有半数交易者受到伤害。价格上升,做空者痛;价格下跌,做多者痛。交易量增长越多,市场的痛苦越大。[第 169 页]作者在前两句中描述的情形只有在期货市场采用杠杆交易时才会发生.上述两种说法跟交易者用自有资金买卖的经典证券市场毫不相干,如果交易者买了股票,而价格变化对他或她不利,只有他或她的股票估值减少。同理,如果在他或她卖出股票后价格上涨,交易者只会埋怨自己卖出过早。无论哪种情形,我们都没有涉及损失。埃尔德提到:“获利者高兴得意,而亏损者悲伤愤怒”。实际上,所有事情都更加复杂。假设交易者买入股票,价格上涨。那这位交易者就是获利者,不是吗?但这并不意味着这位交易者会高兴得意。恰恰相反,他或她可能会悲伤难过。交易者担心价格可能回落。假设一位交易者已经买入一些股票,但价格变化对他或她不利。按照埃尔德的说法,这种交易者一定会悲伤愤怒。但是,实际上可能看到这位交易者振奋开心。为什么呢?问题在于这位交易者很高兴有机会在低价位买入更多股票。埃尔德还说:“只要价格变动,总有约半数交易者受到伤害”。这说法也有争议。假设价格上涨,买家是两个大交易商,卖家是 40 个散户。这种情况下,是大多数市场参与者感到痛苦,而非仅仅 50%。最后,关于“交易量增长越多,市场的痛苦越大”的说法也站不住脚。埃尔德的以下语段也非常典型:“极高的交易量突破也是趋势接近尾声的信号”。[第 170 页] 和“大交易量确认趋势”。[第 171 页]。对比以下的引文:“交易量下降表明缺少上涨趋势动力,随时准备逆转”[第 170 页] 和“...下跌可以低交易量持续”[第 171 页]。这些说法彼此矛盾。这种对量的解读对于分析者毫无用处。在我看来,这种表述说明其作者并没有深入思考所分析的市场的本质。这就是为什么他解读交易量数据的方式错误。

说到这里,还有一个典型的说法:“当市场以比之前峰值更低的交易量上涨到新的高位,寻找短期机会”[第 171 页]。第一,为什么必须如此并不清楚。第二,分析者的注意力出于某种原因会转移到价格极值下跌的交易日的交易量,而并不考虑之前和之后交易日的交易量。这显然是错误的,因为在二级证券市场中,趋势多数情况下是大型交易者操作的结果,而这些操作并非在一天(甚至是最高点)之内,而是在很多天内显现。

注:在目前阶段,可以说现代技术分析者无法对交易量这项重要的交易特征给出科学有据的解读。因此,我们面临以下任务:以正确的方式解读和解释交易量。


总结

综上所述,我想说技术分析正处于“换牙期”,在对天真的经验主义进行改善过程中艰难前进。技术分析完全有机会成为一门真正的科学。然而,这需要新的发展,而不是挖掘其缺陷和错误。

不幸的是,多数技术分析者忽视了这个道理。他们已经龟缩到了自己的小世界中。只喜欢画画图表而已。但是,他们的终极任务是预测未来。这是市场上最为困难的事情。未来并非是保存在过去的压缩文件。它一直给我们带来惊奇。

未来会告诉我们:技术分析是否能够克服其局限性并开始新的发展过程。

Constantin Tsarikhin, 2002-2004.

本文译自 MetaQuotes Software Corp. 撰写的俄文原文
原文地址: https://www.mql5.com/ru/articles/1445

三维图形 - 市场分析的专业工具 三维图形 - 市场分析的专业工具

本文中,我们将编写一个简单的库,用于构建 3D 图形及其在 Microsoft Excel 中的进一步浏览。我们将使用标准的 MQL4 选项准备和导出数据至 *.csv 文件。

在测试程序中对重新报价建模和 Expert Advisor 稳定性分析 在测试程序中对重新报价建模和 Expert Advisor 稳定性分析

重新报价是很多 Expert Advisor 的噩梦,尤其对于进入/退出交易条件非常敏感的 Expert Advisor。本文提供了一种检查 EA 对于重新报价稳定性的方法。

在杀毒软件和防火墙下运行的 MetaTrader 4 在杀毒软件和防火墙下运行的 MetaTrader 4

大多数交易者使用特定的程序保护其电脑。不幸的是,这些程序不仅保护电脑免于入侵、病毒和木马,同时还占用了相当多的资源。首先,这跟网络流量相关。网络流量完全由各种智能杀毒软件和防火墙控制。之所以写这篇文章,是因为交易者抱怨在使用 Outpost 防火墙时 MetaTrader 4 客户端太慢。我们决定使用 Kaspersky Antivirus 6.0 和 Outpost Firewall Pro 4.0 进行自己的研究。

具有最小延迟的有效平均算法:在指标中使用 具有最小延迟的有效平均算法:在指标中使用

本文介绍作者开发的更高质量的自定义平均函数:JJMASeries()、JurXSeries()、JLiteSeries()、ParMASeries()、LRMASeries()、T3Series()。本文还涉及在指标中应用上述函数。作者基于这些函数的使用引入一个丰富的指标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