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原油、黄金、铜到棉花 投资者纷纷逃离大宗商品

从原油、黄金、铜到棉花 投资者纷纷逃离大宗商品

21 七月 2015, 13:47
rufiya yusupova
0
382

从原油、黄金、铜到棉花、糖类等等的一系列原材料价格都正在下跌,凸显出在美联储准备推出将近10年来的首次加息之际,围绕大宗商品投资的避险情绪正越来越高涨。

周一,美国原油价格盘中一度跌破了每桶50美元,这是4月以来的首次。黄金则下跌2.2%,至五年来最低水平。

此次下跌延续了近几个月以来大宗商品市场跌速加快的颓势。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ommodity Futures Trading Commission)上周五公布的数据显示,对冲基金和其他投资者中,黄金的空头头寸规模2006年以来首次超过多头。投资者也削减了原油多头头寸,降至3月以来最低水平。

基金数据提供商EPFR Global称,2015年第二季度,投资者们从大宗商品基金中撤资额达到11亿美元左右。

拉动大宗商品走低的因素是,有关美联储未来数月将提高借款成本的预期。投资者认为,这将进一步刺激美元升值,给普遍以美元计价的大宗商品价格构成更大压力。若美元升值,那麽原材料对于海外投资者而言就会变得更贵;与此同时,加息也会吸引资金涌入收益率高的资产、逃离大宗商品――後者无法为持有者带来什麽回报率,而且经常需要他们自掏储存成本。

投资公司Tyche Capital Advisors管理人士查希尔(Tariq Zahir)称,美元将进一步走高,这无疑是油价面临的一个重大不利因素。

大宗商品价格回落的影响正在波及金融市场和全球经济。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等大宗商品生产国的货币正在随出口收入的下降而走低,影响了经济增长和就业市场。随著大宗商品价格跌向生产成本,在一些情况下甚至低于生产成本,那些开采铜矿和钻探石油的企业也在承压,被迫停产或面临潜在损失。

此外,在美国经济持续复苏、欧洲经济好转以及全球央行宽松政策的帮助下,全球股市和债市走势强劲,也加剧了大宗商品市场的压力。

经纪公司INTL FCStone Inc.的策略师迈尔(Edward Meir)表示,现在的问题是选择想投资的资产种类,对许多投资者而言,大宗商品不属于该资产种类。

许多投资者是在上个十年初期大宗商品市场出现历史性牛市行情之时进场的,当时美元在走低,许多人担心全球大宗商品的供应将无法满足不断膨胀之人口的需求。如今美元接近12年高位,分析师们称,在美联储加息时,美元可能会进一步升值。

美联储主席耶伦(Janet Yellen)上周表示,美联储正朝著年内加息的方向迈进,前提是当前较快的经济复苏步伐能够持续。

在全球供应充裕的背景下,粗糖价格周一下跌了4.4%,至11.44美分/磅,创2009年1月份以来最低水平。今年迄今,巴西货币雷亚尔兑美元下跌了17%。巴西企业通过增产来弥补美元销售额下降的影响。巴西是全球最大的产糖国。

大宗商品的抛售潮对金价的冲击尤为严重,黄金价格目前较2011年8月份欧元危机之际创下的结算价历史高点1,888.70美元/盎司下跌了41%。金融危机之际投资者竞相回避高风险资产,因而涌向黄金,他们相信动荡时期黄金比股票或债券更保值。当时,许多投资者认为,政府为应对动荡所采取的措施可能引发破坏性通胀。

但这种想法并没有成为现实,最近几年里持有黄金的投资者遭受了打击。全球股市飙升之际,从股市赚钱更容易一些,因此基金经理们不愿把资金配置给黄金。

投资者们称,现在,随著加息临近,黄金的前景变得更加黯淡。

太平洋[3.30% 资金 研报]投资管理公司(Pacific Investment Management Co.)的约翰逊(Nicholas Johnson)谈道,美联储的立场相对紧缩,这在推动美元走强的同时也推高了美国国债收益率,这两个因素都对金价造成了打压。约翰逊参与管理的170亿美元基金投资了数个大宗商品项目。

他说,如果他们对于美元和美国国债收益率的预期成真,这或许意味著金价将进一步走低。约翰逊表示,他差不多在一周之前抛售了金价看涨头寸。

与此同时,加拿大、澳大利亚与新西兰的央行却在下调利率,以此应对油价、铁矿石以及奶制品价格下跌对各自经济产生的影响。随之发生的是,由于贷款成本降低以及经济增长预期值下调,这些大宗商品出口国的货币汇率也受到打击,纷纷降至近六年来的低点。

今年以来,澳元兑美元已累计下跌9.8%,跌至0.7372美元。新西兰元兑美元今年重挫16%,跌至0.6567美元。同样是今年,加元兑美元已下跌11%,至1美元兑1.2995加元。

此外,美元兑墨西哥比索周一首次收于16比索上方,该汇率今年迄今已上涨8.6%。墨西哥比索之所以承压,不仅是因为油价下跌,更是因为投资者担心美国的加息前景将减弱墨西哥比索的吸引力,从而令其跌势进一步扩大。

在社交网络与好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