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腊否决票意味着不再有进一步协商的基础

希腊否决票意味着不再有进一步协商的基础

3 七月 2015, 08:45
rufiya yusupova
0
209

希腊政府决定在周日(7月5日)举行全民公投,让全体希腊人表决是否接受新的援助方案。齐普拉斯和瓦鲁法基斯号召民众投反对票以获得更好的谈判条件。欧元集团主席戴塞尔布卢姆周四对希腊发出迄今为止最强硬的警告,称若希腊本周日的公投否决国际债权方——欧盟、IMF和欧洲央行的方案,债权方将不再与希腊进行新的谈判,希腊将失去在欧元区的根基。

戴塞尔布卢姆:否决票意味着希腊失去了谈判基础

身为荷兰财长的戴塞尔布卢姆是欧元区财长会议的主持者。周三他已经向希腊选民和政府施压,警告新一轮的援助谈判将视本周日公投的结果而定。

针对此前希腊总理齐普拉斯说,公投投反对票有利于日后希腊谈判获得有利地位,迪塞尔布洛姆表示:“谈判桌上必须打消这种幻想:如果谈判结果是负面的,一切都可能重新谈判,最终会更容易达成更有吸引力的救助方案。”“如果有人说不想要(救助方案),那不仅是失去了新救助方案的基础,也失去了希腊在欧元区的根基。”

法国财政部长萨潘(Michel Sapin)周四称,希腊周日举行的公投如果否决改革换现金提议,可能导致希腊退出欧元区;如果结果是支持,欧元区将立即就协议恢复协商工作。萨潘表示,法国曾积极推动外交努力,以在希腊公投前达成最后时刻协议,但希腊总理齐普拉斯周三下午宣布将继续推进公投后,随后法国放弃外交努力。

齐普拉斯反复无常 欧洲伙伴坚守底线

北京时间周三早上六点,希腊没能按时支付约16亿欧元的IMF欠款,成为IMF历史上首个违约的发达国家。齐普拉斯曾致信国际贷款人,请求获得新的救助,并愿意接受债权人的许多条款;但不到24小时后,他在电视讲话中却突然回到对抗模式。希腊总理齐普拉斯周三呼吁国内民众反对国际纾困协议,以获得更好的谈判条件,这粉碎了在周日公投之前修复与欧盟伙伴间关系的希望。

“投反对票是一个决定性的步骤,有利于我们在周日公投结果出来后签订一个更好的协议,”齐普拉斯说。尽管欧洲伙伴国一再警告公投实质上是对希腊是否留在欧元区作出表决,但齐普拉斯并不理会。希腊财长瓦鲁法基斯也寻求民众投“反对”票,他对国家电视台称公投后将很快达成协议,甚至最早周一就能达成,然后资本管制就会取消。

齐普拉斯和瓦鲁法基斯均表示,若希腊人周日投票赞成紧缩,他们将辞职。

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表示:“欧洲想要帮助希腊,但不能违背他们自身的意愿。我们还是等待希腊公投的结果吧。”荷兰财长暨欧元集团主席迪塞尔布洛姆致信齐普拉斯说,“你们要求欧洲稳定机制(European Stability Mechanism,ESM)给予金融稳定支持,但我们要等公投之后才会重新考虑,而且要基于公投的结果。”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拉加德在一次采访中称,要先看到改革,才会愿意讨论减轻希腊债务负担的新措施。

全球金融市场对普遍预期中的希腊违约反应相当平静,增强了欧元区伙伴国的底气。他们表示,希腊不能把危机向较弱欧洲国家蔓延的威胁,作为讨价还价的筹码。

公投否决表将带来严重后果

周三公布的希腊报媒上月28-30日民调显示,多数希腊选民本周日公投会否决国际债权方提出的救助方案。但在本周希腊国内实行资本管制后,投反对票的选民人数和赞成人数差距明显缩小,资本管制前计划投反对票的选民占比57%,资本管制后占比46%。

外媒本周调查显示,美国投资者预计,希腊人民在7月5日的公投上将投出赞成票。

外媒本周对多个资产类别的美国大型基金经理进行了调查。在受访的21名基金经理中,有15名表示他们预计希腊公投将通过欧盟委员会、欧洲央行和IMF于6月25日提出的援助协议。其余6名表示不确定希腊公投的结果,或是对此不予置评。没有受访者认为希腊公投将会投出反对票。

摩根大通基金首席全球策略师David Kelly表示:“希腊人民现在一定感到非常恐惧。随着时间的推进,一切会变得越来越恐怖。如果希腊人民投出了反对票,这将是一个灾难性的局面。”

巴克莱警告说,如果本周日希腊的全民公投拒绝救助条款,那将给希腊退出欧元区扫清道路。鉴于希腊已正式违约,IMF肯定不会再提供额外资金,假如全民公投再拒绝救助条款的话,希腊的其他融资之路也被切断,即无法从欧洲机构和资本市场获得资金。

在社交网络与好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