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近年似乎患了“金融功能障碍症”

中国经济近年似乎患了“金融功能障碍症”

5 五月 2015, 09:29
rufiya yusupova
0
323

金融危机之后,世界似乎在走向“后金融资本主义”时代,其核心特征就是重建实业环境,代表性动作在于:“再工业化”的主张之下,页岩气等廉价新能源的开发;与此同时,发达国家政府极力压低自己国家利率、汇率,却压制中国等发展中国家货币升值;再有就是,通过扭曲操作压低长端利率,释放长期流动性,以形成有利于实业发展的金融和资本环境。

  难道发达国家不知道自己的货币贬值,而别人的货币升值会导致“资本外流”?他们当然知道,但他们更知道,在本币相对其他货币贬值的前提下,所谓“资本流出”所流出的资本一定是“套利资本”,而绝不是实业资本;相反,这时的本土实业资本更加宽松,而全球实业资本都将抛弃货币投机资本昌盛的环境,而更加喜欢低利率加货币贬值的环境。

这样的道理是最浅显的经济规律,但当国内货币条件转向宽松,而人民币随之发生贬值之时,有人却认为这是“资本外逃”、影响人民币国际化。这样的说教,换言之,就是只允许人民币升值,不允许人民币贬值;只允许中国货币紧缩,不允许宽松。

  我当然知道,实业环境不仅仅是金融环境,它还包括许多因素,比如,自然环境,土地环境,劳动力环境等等。但我认为,金融环境的比重很大,因为它是“经济肌体中的血液”,如果血液输送营养的功能出现障碍,那经济肌体中的所有器官都将渐渐坏死。而近些年来,中国经济似乎患上了“金融功能障碍症”。

  什么是“金融功能障碍症”?我认为,“金融功能障碍症”的主要病理在于,金融空转不断加剧。细致一点说,金融的核心功能原本是“服务实体经济”,金融要更好地服务于实体经济,在运行的过程必须更多地派生出更多的“资本”,而不是短期货币创造。我们必须严格区分货币和资本,按照经济学的划分,存续期一年以下的金融商品都属于货币市场商品;而一年期以上的金融商品才属于资本品。

  由此我们可以做出基本的判断:如果金融运行的结果能够派生更多的资本品,那这样的金融才可以更好地为实体经济服务;相反,如果金融运行使得金融商品越来越短期化,甚至引导大量实业资本“脱实向虚”、把资本品转化为货币品,那这样的金融制度一定是一个“恶性的金融制度”,这就是“金融功能障碍症”。

  所以我们看到,最近的一系列金融动作,正在转向有利于资本形成的过程。比如,大力度降低法定存款准备金率,并借以释放长期流动性;政策性银行注资,维系政策性银行性质,并借以为政策性项目提供长期资本;积极建立多层次资本市场,适度容忍股票市场的疯狂,而有意压低资本市场杠杆。再比如,最近又传出消息说,央行可能会直接购买商业银行所持有的债权资产,并借以释放长期流动性,等等。这实际都是在促使“货币转化为资本”的金融过程。我认为,这是明智而正确的选择,只要在整个实施过程中,能够把握好度,都是中国金融强化实体经济服务的措施。

  但我们必须提醒的是:在推动资本形成的过程中,必须意识到,破坏中国资本形成的金融运行机制并未得到根本改变,而铲除破坏资本形成的金融机制才是问题的关键。 

在社交网络与好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