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女交易员的自白:如何提高胜算

一个女交易员的自白:如何提高胜算

6 九月 2015, 19:18
BF Information Service Co., Ltd.
0
204

       这个话题太沉重,我不轻易想起,虽然知道过去的经历都是可转变成人生的财富的,但也不爱回忆,一方面觉得回忆是退出江湖时要做的事情,一方面也觉得自己没有能力去描述这厚厚的生活本身。

  师父常说,要走火入魔,首先必给你点甜头。我的交易也是从诱惑开始的。那时刚开始工作,有了几万元的积蓄,有个朋友据说炒股很厉害,于是我开了个户,委托他帮我操作,那时是通过电话委托的,正好遇到99年的5.19行情,我记得买了两个票,反正是天天涨停,有一个涨了16个涨停板,那时我的工资也就3000元,基本上每天都能赚个月工资。真是太神奇了,那时的日子想起来就是阳光灿烂,正好是荔枝的季节,只有是涨停,我就在午休时候,买上一大堆荔枝请大家吃,反正最后上火了,荔枝吃的太多了。导致尽管荔枝鲜嫩多汁,但在以后的岁月里,我也只能吃几颗了。

  当中,因为收益太好,父母看了我的账面,也拿出了他们的积蓄交给我做股票,我记得那天着急出差,我把钱直接交我朋友,让他帮我存一下,出于信任,也因为需要电话委托,查询不是很方便,我没有去对账。等到了2000年,父母要买房出金时,我通知朋友要取钱,我记得那时超过一定金额是要提前通知证券公司的。朋友在门口等我,交给了我几万元,说是怕我着急,先把我取出来了。当时我诧异,出于基本常识,我开始怀疑。所以在他离开后,我打印了所有的交割清单,发现他根本就没有把钱存到我的账户,当然他交给我的钱只是当初钱的50%,剩余的,我也没有再去追问,一方面是面薄,不想撕开脸面。一方面总体上,我还是赚了钱的,而且不少。我想相当于他提走了收益部分的分成。当然,由于他个人的人品问题,我把账户拿回来了,大家也就心照不宣地失去了联系。这也给刚从大学毕业的我,上了生动的一课。总以为段数越高,搏击越激烈,第一次感受到原来肉搏战才是血淋哒滴的,是人性中各种欲望直面的展现。我年轻时的梦想就是当个泼妇,认为能做个泼妇是具有大勇气的。我当时想,最好一辈子也不要继续肉搏战,我实在不法面对这直面的鲜血。但是要经历的,总是要经历的,或迟或早。但是越晚,对人生的危害就越大。当然我如果事先知道我以后的经历,我是绝不要当时的那点甜头的。

  2000年我回到了上海,结束了长期出差的工作,工作的地点在外滩,正好与证券公司很近,一看资金金额,竟然能进大户室了(那个时候我已经有好几百万的存款了)。通过朋友介绍,认识了里面的电脑部经理,据说能看到坐庄的数据。于是,每周基本上有三天是跟那些大户的朋友到处吃饭,当然围绕的重心就是消息,那个时候也认识了很多形形色色的投资圈的朋友。当时电视台有个名嘴,基本上在一起天天吃饭,特别是行情好的时候,他喜欢喝酒,喝多了,就对网络经济大谈特谈,“网络改变了世界,现在不是用传统的眼光来评估经济,而是用眼球来评估的,看的人越多,想象力有多大,世界就有多大。”果然,网络热潮来了。我记得买了个东方明珠,从16涨到60,那些天的晚上,天天是歌舞升平。

  当时营业部的人来问我,要不要融资,一年很低的利息10-12%,资金可1:1配比,营业部做担保,我拒绝了,主要还是觉得利息有点高,但周围有人做了。等跌倒50时,我去问名嘴,他说至少到100,于是我全部买入了。我记得价格微微上升后,就一路大跌,到了30多元,这时名嘴找到我,说让我在一个担保文件上签字,把我的账户跟他的账户捆绑,不让他的账户被清仓。他信心满满地对我说,肯定能起来,我签字没有任何法律上的风险。我当时脑袋就有点蒙了,想拒绝,但想想平时那么好的关系,买的票还是他跟我说的。如果拒绝,那以后的消息来源怎么办?于是我说考虑下,我还记得他当时的表情,挺受伤,也挺意外。我找到当时营业部的经理,问了说是否没有法律责任,他的回答是“是你天真还是我天真啊?他的账户配比了资金,已经到了清户的边界线,也就这几天的事情了,我建议你不要做。”

  那时已经是2001年还是02年初,我不记得了,反正后来我再也没有在电视上看到他的出现。然后是周围的大户一个个消失,有一个给我打电话,说某某这几天会找我借钱,说他的口袋里可能已拿不出来1000元。果然,他来找我吃饭,我印象特别的深,在衡山路的一家火锅店里,他说了很多过去的经历,包括买国债的事情,赚了点钱,但做了几年的牢。至于借钱的事,他几次想开口,最后也没有说出来,最后的那顿饭,也是他抢着把钱付掉的。我至今也很佩服他的人品,在当时这么艰难的时刻,他保有了一个男人的尊严。他后来去了深圳,在一家上市公司当了个副总。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也从没有核实过他最后1000元的说法。现在说说我的结局,如果我当时进行配比资金了,结局就是倾家荡产。我印象最深的是当时我有10万多港币,买了一个几分钱的垃圾股,票触网了,涨到了几毛钱,涨了10倍多,当时没有走,等几年不到,长线投资,2004年或05年最后拿回来的时候,只有5万多。好在跑的快,没有多久,该公司缩股了,这时候,我才发现原来香港股市与中国股市有区别的,还有缩股这一说。利润当然是全部还回去了,本金也只剩下了三分之一。很多年与一个共同买了该票的朋友聊天,说当时脑袋是被枪打过了,涨了10倍,怎么能够不走??真是人在狂热的时候,人心有多大胆,地就有多大产。

  我想起了裸泳说,这个太形象了。朋友有卖别墅来死挺的,600万元买进的别墅,为了保住股票,只卖了100多万。他的说法很可爱,“我就不走,实在不行,就留给儿子当遗产,这么好的票起来是迟早的事情。”有一天我问他,怎么样了?他的回答是“刚开始是割肉,后来是断臂,再后来是截腿,现在吗,只剩下一条大腿了。”很多年以后我遇到他,问他那个要当遗产的票呢?他用白痴的眼光看看我,说,早走了。但是当年大部分人(50年代或60年代的)都消失了,据说当年坐庄最牛的某某,也被人沉入了黄浦江。原来庄家也会死。

  当然交易只是我年轻时代的点缀品,在年轻的时候,爱情和事业当然是我生活的重心。虽然亏损了,但对于我日常生活的影响并不是很大。但随后,我的男友离开了我,我开始变得有点疯狂和想不同。很多年后,我看到网络上那个疯狂的毛毛,我想,这就是当年的我啊,怎么就是想不通呢。但我很感激和感谢前男友,他一直很宽容地对待我的任何无理取闹,没有说过一句过激的话来骂我。这点我比毛毛幸运。当一个人不爱你了,最好的办法就是放手,放过了他的同时,其实是放过了自己。那个时候我的事业也开始走下坡路,我从一个大大的办公室里搬到了一个格子间里,当然让我最难受的是周围朋友的变化,我以为我帮了很多忙的朋友,他们一定会关心我的,却对我冷淡。就象浪淘沙一样,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在那段岁月里开始变得清晰起来,不夸张的说,最后只剩下了1%。生活回到了最初大学刚毕业的原点,什么都没有了。我问前男友,你找的那个什么都不如我,你为什么要离开我?他说“是的,她什么都不如你,但我爱她。”这句话促使我出国读书。我想过一段平静的生活,而我曾经以为再也不回去读书的校园,给了我平静,反思和重新开始新生活的勇气。我以为这是我人生中的最低谷,我再也不会留那么多的眼泪了,但我错了,我才刚刚开始。很多年后,我爱的人对我说“跟这个人在一起是幸福,跟另一个人在一起,也是幸福,那是两种不一样的幸福,但同样是幸福。”我才真正放下了感情的创伤。

  我将股市基本上都忘记了,读书回国工作,到了05年,结婚生子后,产假无聊,我才想起了当年的股票,也有了勇气来处理当年的股票,反正是将股票都卖掉了,这是很多人的特征,一看不行,就当鸵鸟,账户一关,就当做看不见,在投资上,这绝对是有大害的。拿回来的钱只有当初本金的几分之一了。我去销户拿钱时,当年的人都已不在了,都变成了一张张陌生的年轻人的脸。我重新在家附近开了个户,找了几个相关的朋友吃了几顿饭,很多人都在做其他事情了,专职做的已经很少了。股票怎么起来的,我忘了,反正那点可怜的钱又开始上升了,我05年底卖掉了一套房子,开始看基本面分析+听消息。有题材,有消息就买,反正能涨一点,当时的我也看了一些书,学的都是一些技术的皮毛,以为会几个指标就可以在这个市场生存了。到了07年,股票开始疯狂,于是我又卖掉了一套房子,当时就是想有钱就有利润,当然投入越大产出越大。当然账面资产天天涨,很夸张的是家里的阿姨也开始跟着抄股票了,这个钱真是太好赚了。别人劝她小心,她还得意地告诉家人,我不懂,但有人懂。那个时候热衷重仓抄底,我的名字也几次出现在十大流通股股东里,你可千万不要觉得我是有什么消息,我就是觉得这个票能涨,那就博一把。并且几十万上百万股进场时,对价格也是有一定的触动作用,就如蚂蚁,突然有了做大象的胆气和力量,回想起来挺可笑的,但在当时,我真的就是身在其中,无知者无畏啊。现在回想我小时候读的很多寓言故事,怎么觉得又这么可笑的事情和人,我是怎么也不会去做的。但在实际的生活中,我就是那个故事中的那个可笑角色。有机会,我挺想讲讲那些故事的,因为身边的人比比皆是。只是可能没有意识到而已。

  到了08年,还将家里的钱都拿出来,在3000点去抄底了。还四处打电话给好朋友,说,这个点位没有问题,肯定能涨,结果是那个好朋友再也不联系我了。印象比较深的是我的一同学,受我影响,交给我8万元,等她拿回自己的账号时,只剩下2万元了。我的股票已经不动了,账号也不打开了,实在看不了里面的数字,实在是触目惊心。家里的两个阿姨也都走了,活要自己开始做了。于是我成了时不时忧伤,又带点渺茫希望的祥林嫂。我很茫然,不知道未来该怎么走?抱着希望,能涨,但到了08年底,我其实已经很绝望了。账面浮亏达到了上千万。这时上海的房子开始飞涨,价格已经翻倍,我卖掉的两套市中心的房子成了最大的笑话,如果。。。,可是世界上没有后悔药。最难受的是过年,要见亲戚要见朋友,我都不知道该对别人说什么。我接近破产的边缘。

  这时,我以前的一个朋友来到了我的身边,给我带来了一本书,范撒普的《通向财务自由之路》,他说你有多少年没有好好读过一本书了,你凭什么认为自己不努力就能在另一个行业里成功呢?这个对我的触动特别大,我开始看书。一点也不夸张,我看了三个多月,只看了70页,还不知道此书到底在说什么。他还跟我推荐了一个朋友,名字叫“眼神”,他据说花了几年的时间,通读了中外的将近千本书,得了部分真经。于是通过网络,我们联系上了,在他的推荐下,我读了近百本的书籍,都是关于趋势交易的,他是崇尚道氏交易和形态学,于是开始划线,我老是划不好,那时我认为自己是美学不够。我沉浸在理论的大海洋里,开始仔细研读均线和K线,形态学,量能等。再回看自己过去的经历,发现自己失败是个必然结果。我那时想,如果我当时只知道破趋势线离场,也能逃掉08年的下跌。读了这么多的经典,再谈谈自己交易业绩。我大概读了近两年,期间不可谓不努力,有很多经典的话语都能背了,有的书籍看了几十遍,有的还去看原版,笔记是厚厚的几十大本。我自感自己在学习方面的能力和领悟力是极强的,从小就是个学霸,但结局是十分可笑的。09年开始反弹,我的那些不敢看的股票,在微微涨了点的情况下,开始打开账户开始交易。于是只有破趋势线,我坚决离场了。可惜是个中继,等再涨起来,我的心理开始不舒服了,假设一个10元走掉的票,让你12元再买回来,我接受不了。于是在09年底我盘点的时候,发现了一个可笑的现象,如果按照我以前的没学技术时候的操作思路,我的资金基本上都回来了,但在我学习了新知识后,盈利只到达了之前的三分之一。但是,我沉浸在走在正确道路上的喜悦中,觉得稳定盈利是迟早的事情。

  在我着急回本的心态中,我跟着“眼神”开始做强势股,但是他进的快,跑的也快,同样的票,他能赚钱,而我有时亏大钱,原因很简单,他觉得不对劲,就离场。我觉得还没有到我认错的位置呢,我挺一会儿,就这个挺字,让重仓位的我损失惨重。我只看到了表,不能看到他里面的道理,依葫芦画瓢,当然不像。于是我的结论是我的个性不适合此类操作。

  我开始看到图中的经典例子,如形态突破,于是又是重仓位买进,但书中只告诉你买入,没有告诉你买入后怎么办,也没有告诉你如何识别图形的真假,还有如果错了,该如何处理。于是有时候能赚,但大部分又是套牢。我开始思考为什么书上的都是成功例子,而实际交易结果却是另外一回事。这时,“眼神”又找到了新的方法,就是系统化交易,我又开始读书,研究机械化交易模型,企图用模型来代替自己能力的不足。眼神和我的那个朋友搞了个办公室,我有时也会过去,讨论各种可行性。具体时间已经记不清楚了,我们几个人财务状况与我们的热情成了反比。为了维持生计,他们搞了个国外的平台做外盘交易,我开始做起了以前根本看不上眼的无风险低收益投资,认购新股+国债回购+企业债认购。为了支持他们的事业,我也开了外盘账户,开始了晚上的期货和外汇操作,这时才发现了市场原来是互动的,于是,我在国内开始开通了期货账号。可是我自己操作的外汇也没有让我赚钱,我的美元消失的很快,于是“眼神”开始代理我的账户,结果我神奇地发现,他亏的比我还快!朋友跟我的解释是他的婚姻出现了状况,他已无法在进行这一行了。我记得到2010年中旬,随着他们平台被封掉后,那个朋友也离开了这个市场。我现在还清清楚楚地记得我们最后一次聊天的内容和地点,在一个喝茶楼里,隔壁能传来一阵阵兴高采烈打麻将的声音,我们之间安静极了。他说,就如悟道,道理都明白,真理就在面前,它离我们是如此如此之近,似乎一伸手就能碰到了,但就是跨不过去。我劝他别走,至少再干个一年看看。他说,就如和尚悟道,可能是瞬间的事情,可能是十年,也可能是一辈子。我能明白他所承受的压力,上有老小有小,日常的开销不小,都指望着他。(在我的交易岁月里,我遇到过很多优秀的男士,年龄段的关系,面临生活的压力离开了这个市场,你的家人,不会给你十年磨一剑的时间)。他之前的事业挺成功的,所以妻子因为信任,给了他将近5年多的时间,但是她实在无法明白这么努力的付出,不但没有收获,还是个负数。他卖掉了名下所有的房产,是必须马上要见到钱,才能生活下去了。他说,他还会继续关注这个市场,他还会再回来。但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始终没有回来。

  我感到了茫然,我曾经的领路人,同行者走了,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办?很快,“眼神”也出了问题,在我们这个年龄段,到了2010年还不结婚的已经很少了。“眼神”在这个行业里比我们都久,在他交易的早期,如痴如醉读那1000本书时,他的初恋女友在坚守了5年无望的生活后,离开了。“眼神”说,当时他并不觉得,等过了很多年,他明白他的女友能坚持那5年是多么不容易时已后悔晚矣。他结婚没有多久,妻子很现实,我不管你在外面做什么,但必须每月上交1万元的生活费。很快,眼神也离开了这个市场消失了,我们是在一个路边匆匆道别的,他说必须先安抚家人。在他们离开后的日子里,我问自己怎么办,我花了几个月的时间将之前的书又看了一次,根据理论,不赚钱没有道理啊,我选择了坚持。当时我真的相信很快了,稳定获利就在眼前,只有一层纸没有捅破而已。等我真的走过这段路程时,才发现当年的我只是才刚刚起步,离赚钱还差了太多太多。从这点上说,他们的离开是正确的,如果是迟早的事情,那是越早越好。拖的时间越长,危害越大。

  2010年前后,我重仓投的几只暂停上市的股票都陆陆续续恢复上市了,我的财务状况开始变得好转,这成了我后来重新翻身的重要资金来源。但是,奇怪的就是每次在学习一种新技术以后新理论以后,兴奋地尝试,总是大亏损后,我也开始变得谨慎起来。前面的低收益,让我的收益和支出基本打平。不夸张的说,只要是你能想到的理论,我都研究过,2009年在他们离开后,我开始学习混沌,那三本书来回看,包括视频和国外的论坛,我开始明白我不是针对市场交易的,是交易的是针对市场的看法。如果不改变看法,那就无法改变自己的结果。也养成了一个好的习惯,开始每天写日记。在仔细学习混沌一年后,我依然无法从市场中赚到稳定的钱,但是账户基本上能够不亏小赚的情况了,我的交易情况开始好转,我开始相信70%是个人心理问题,要学会如何认识和看清自己。于是我跑一个山谷里去开始近一年的灵修和学习心灵交易。在那个山谷不远的那个城市里,我遇到了真正从市场上赚到钱的人,我叫他“影”。跟他的聊天,我才发现个性可能与你的交易风格有关系,但跟你的赚钱没有关系,赚不到钱,纯粹是你的技术不行,就如跳舞,到最后跳得好坏,跟你的天赋个性有关,但会不会跳舞,是能力问题,人人都会跳。人天生将简单的事情复杂化。这让我想起了那个故事,有人晚上在草地上掉了钥匙,却在灯亮的家里狂找,只因为那里比较明亮。我开始回到了市场本身,那些理论只是用来解释市场的。我开始学会如何寻找美女,何为大机会,何为高胜算。影告诉了我他赚钱的两大模型,真的很简单。刚开始学习的时候,看到好的模型以为都是机会,慢慢才学会了放弃,果然成功率开始提高,从那段时间开始,我开始稳定赚钱。影让我复盘最牛的走势,他说如果你天天看美女,你就知道美女长什么样,也有能力区别美女和猪。如果你天天看猪,那只能自己也变成了猪。他让我放弃了指标,只看量和K线,就如春夏秋冬,一个完整的上涨波段就是建,拉,洗,离,要注意各种阶段的形态和量,K线的组合和变化。经历了那段稳定期后,因为太简单了,我开始寻找能完美化解决市场的工具。突然之间,以前所学的技术开始融会贯通,市场走势神奇的在你面前变得清晰可辩,如何出手如何离场如何等待都变得不是问题了,身心进入无以伦比的轻松和自在,我知道交易的最后一层纸在历经无数磨难和努力心酸的泪水之后,在不经意间,被捅破了。  

  如果就现在,我的能力,要做个交易总结,(但我相信自己在这条路上还要走很长的路,也许走过了摊过了,留下的也是那么几句话。)

  交易是个门槛低,但综合要求特别高的行业,而且是个不平均的世界,赢家通吃。所以没有好的领路人,不要轻易进入这个市场。要知山上路,需问过来人。并且这个过来人必须是你充分信任的。我曾经参加过一个期货交易者的聚会,听了80多个人的感想和体会,我神奇地发现,我能很轻松地发现他们的问题在哪里。大道至简,是的,写在经典书上的大道理都是对的,我曾经能背诵的名言,我现在才明白它的真正含义。但是简单的背后却隐藏了很多细节,而操作却依赖于各种细节。极复杂后至极简单,就如极柔软至极金刚,如果不经历过复杂,又如何处理这些简单呢?

  交易玫瑰写于2014年8月19日

在社交网络与好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