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为亚投行左右为难:既担心中国又害怕美国

日本为亚投行左右为难:既担心中国又害怕美国

21 三月 2015, 07:45
alfred-china
0
199

曾经声称“不加入亚投行的态度坚如磐石”的日本,20日突然出现变化。日本副首相兼财务大臣麻生太郎当天称,可能考虑加入亚投行。鉴于日本以前与美国保持高度一致的立场,路透社称:“这是来自日本的一个令人惊讶的时刻”。尽管后来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又订正了麻生的讲话,强调日本对参与亚投行“持慎重态度”,但世界都看到了一个“举棋不定”“左右为难”的日本。《日本经济新闻》20日的社论称,欧洲四国加入亚投行,让日本构想的日美欧发达国家对抗中国的态势彻底崩溃,趋势已经改变,日本应该用现实的眼光面对中国的构想。处境更加尴尬则是美国。最新一期英国《经济学家》杂志称,亚洲对基础设施投资的需求是显而易见的,但美国却把它变成一场对外交实力的检验,结果证明这是一场灾难,来自美国最亲密盟友的嘲笑表明,美国选错了战争。20日,世界上最高福利国家之一的瑞士也宣布申请加入亚投行。■环球时报

  日本的调子发生变化

  麻生太郎20日在内阁会议后的记者会上表示,如果能保证具备提供贷款的可靠机制,日本可能考虑加入亚投行。路透社报道称,日本发出谨慎欢迎亚投行的信号,这是来自日本的一个令人惊讶的时刻。尽管中国和日本是世界第二大和第三大经济体,有着深厚的贸易和商业关系,但因领土争端而外交关系紧张,而且两国还在竞争对亚洲的影响力。上周麻生还曾对日本加入亚投行的问题表明过消极立场。

  “美国之音”报道称,虽然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随后在记者会上订正麻生的话,并强调“日本对参加持慎重立场”,不过包括官方电视台NHK在内的大部分主流传媒都指出,日本政府内开始了参加与否的争论,有媒体预测“今后政府会调整立场”。

  据NHK电视台报道,日本政府内有人认为“参加亚投行才是上策”,而且这种声音还不少,为此,日本政府将和美国进行情报交换,确定将如何应对。

  在参加亚投行的问题上,日本是美国最“铁”的支持者。据共同社报道,麻生太郎13日在内阁会议后的记者会上曾表示,日本难以加入中国主导筹建的亚投行,理由是对亚投行的融资审查及组织运营不放心。即使在英国宣布参加亚投行之后,日本的立场表面也没变化。《日本经济新闻》报道称,当时日本政府相关人士称:“目前在完全不考虑加入亚投行这点上,日美的态度坚如磐石”。

  但据多家日媒报道,自从英国表明态度后,安倍政权便开始慌乱。《日刊现代》引述外务省透露的分析说:日本政府曾评估认为,发达国家不会参加中国主导的亚投行。但实际上,即使对发达国家来说,亚洲基础设施投资也是个巨大商机,以为发达国家不会加入亚投行,根本就是不懂国际形势。《日刊现代》的文章称,因为亚投行不断有国家表明要参加,不喜欢中国的安倍在咬牙切齿。但不管多么憎恨中国,想要击溃也是不可能的。曾经担任日本外务省国际情报局局长的孙崎享表示,不仅是亚洲各国,发达国家也都预测中国终究会成为世界最大的经济大国,并据此制定着国家战略。不要认为和中国进行争夺主导权就是零和游戏。如果亚洲的基础建设得到整备的话,社会就会安定,对日本好处也很大。

  《日本经济新闻》也持相同观点。该报20日刊登社论,标题就是《应积极参与中国主导的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社论称,欧洲的发达国家都参加了亚投行,既然在亚洲诞生了一个广泛的国际金融机构,日本就不能无视。社论还称,不管日本是否喜欢,亚投行都会在今年成立,日本不应该排除出资并参加构想的选择权。

  要求坚持原来立场的声音也有一些。日本《产经新闻》就声称,中国推进亚投行有明确的政治考虑,中国试图通过主导新的地区融资秩序,以亚投行作为战略工具控制地区政治。中国从一 开始就将日本排斥在自己所构想的地区体系之外,日本应当依托并充分利用现有的体制,加强与东盟国家经济上的联系,并通过加入美国主导的TPP,进一步受益于全球经济开放体制,从而与中国的立场拉开距离。

  “日本对于加入亚投行举棋不定,夹在中美之间左右为难”,路透社20日评论说,日本一方面担心错失机会,另一方面又顾虑会疏远了盟友美国而帮助支持了竞争对手中国。

  对于麻生的最新表态,中国外交部发言人20日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亚投行的筹建是为了服务亚洲基础设施建设和促进亚洲经济发展,根本目的是为了让亚洲取得更大的发展,让亚洲人民过上更好的日子。亚投行的筹建秉持开放、包容的原则,我们对有意愿加入的国家均表示欢迎。

  台湾也对亚投行感兴趣

  20日,瑞士正式宣布申请作为意向创始成员国加入亚投行。据中国财政部透露,瑞士已于上周向中方提交了书面确认函。中方正根据多边程序征求现有意向创始成员国的意见。如顺利通过,瑞士将于3月28日正式成为亚投行意向创始成员国。瑞士联邦政府20日在公报中称,亚投行有能力成为国际金融体系新的重要组成部分,并将在亚洲迫切需要的基础设施投资领域扮演重要角色。

  另外,澳大利亚也被认为已经做好加入的准备。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尽管遭到美国的强烈反对,澳大利亚仍释出信号,表示准备好加入亚投行。预计最终决定将在23日做出。澳大利亚国库部长霍奇20日称,设立亚投行是一个积极动向,有助于解决澳大利亚及附近区域令人担忧的基建项目缺乏资金的问题,其中包括与其邻近的印度尼西亚,设立这样的银行有很多好处。报道披露,在去年冗长的谈判之后,外界一直猜测澳大利亚也将成为发起国之一。然而,就在预期的签字仪式的几天前,澳大利亚接到来自华盛顿的反复游说,美国总统奥巴马亲自打电话给澳大利亚总理阿博特,不断给后者施压、令其退缩,理由是担心管理问题和透明度。

  第七次中日韩外长会议21日将在首尔召开,韩国外交部长官尹炳世表示,将综合考虑国家利益,就加入亚投行等事宜作出判断。韩国《朝鲜日报》评论称,国际金融秩序必将在20至30年内慢慢地进行重建。韩国应该在探讨亚投行治理结构的初期阶段积极参与。如果亚投行诱导朝鲜参与的话,有可能以朝鲜放弃核武器为前提,通过亚投行推动朝鲜落后的基础设施开发事业。韩国应该从国际金融秩序重建的大局面中寻找韩国的作用。

  值得关注的是,台湾也对亚投行表达了关注。据台湾“中央社”报道,“行政院长”毛治国20日表示,如果台湾收到邀请参加亚投行,到时候再评估。另据台湾《中国时报》报道,民进党籍“立委”薛凌19日在“立法院”质询“财政部长”张盛和,如果台湾受邀参加亚投行,是否会参加。张盛和回复时表示,如若受邀、台湾愿意加入,届时将给台湾资金很好去处。但他还表示,到目前为止,台湾没有收到任何邀请,因此加不加入亚投行是个假设性问题。《中国时报》称,在“财政部”释出有意加入的信号后,陆委会19日表示,相关事宜将由“财政部”“外交部”进行评估,并启动跨部会协调。

  亚投行,中国占据了国际大义

  华盛顿在亚投行问题上的立场在美国国内也引发批评。据美联社报道,曾任世界银行行长和美国贸易代表的佐立克表示,亚投行的确可能变成中国发挥影响力的工具,但是奥巴马政府的处理方式“在政策面和执行面都错了”。佐立克认为,美国努力向盟友施压,要求它们不要加入亚投行,却未提出替代方案。结果最配合白宫的澳大利亚和韩国反而吃亏。佐立克还说:“假如我还在世行,我会努力让亚投行成为伙伴。”

  说“美国错了”的还有英国的《经济学家》杂志。该杂志的文章称,美中之间的战略竞争呈现出很多形式,但几乎没有一个国家能最后完全获得胜利。然而,有一个例外,就是关于中国建立亚投行的争斗。中国已经赢了,不仅获得美国在亚洲盟国的支持,而且也获得美国在欧洲盟国的支持,这使得美国的动作看起来既没礼貌又徒劳无益。文章认为,没有人质疑亚洲对基础设施投资的需求。尽管有这种显而易见的需求,但是美国却将其变成一场对外交实力的检验,不管是出于故意还是愚蠢。结果证明这是一场灾难,美国最亲密的盟友渴望讨好中国和有意嘲笑美国的观点,表明美国选错了战争。

实际上,中国一再强调亚投行与其他金融机构是互补的关系。据路透社报道,中国财政部部长楼继伟20日表示,根据现有意向创始成员国达成一致的时间表,将于今年年中完成亚投行章程谈判并签署,年底前完成章程生效程序,正式成立亚投行。楼继伟还称,在亚洲基础设施融资需求巨大的情况下,由于定位和业务重点不同,亚投行与现有多边开发银行是互补而非竞争关系。亚投行侧重于基础设施建设,而现有的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等多边开发银行则强调以减贫为主要宗旨。

  日本国际金融专家、E研究和咨询公司代表胁田荣一通过博客撰文说,和目前存在的如世界银行等机构不同的是,在亚投行中,中国只占有一半多的议决权,但是美国却在世行等国际金融机构中占有绝对的否决权,而且亚投行只对新兴国家进行基础建设投资,这使它具有给国际经济做贡献的大义名分。正是这种给国际做贡献的大义名分,让它受到世界各国的欢迎。

  “华盛顿阻止不了世界多极化”,德国《杜塞尔多夫晚报》20日评论称,中国在为一个多元化世界作出贡献,欢迎来自世界各个角落的合作,在共同利益的基础上实现共同繁荣,这是正确的。欧洲国家明白这背后的地缘政治的机会,它提出了一种多极世界。世界正在多极化,但华盛顿总是难以接受。美国应该重新思考自己的立场。 

在社交网络与好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