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并购硝烟四起:中资公司争抢海外金融资产

全球并购硝烟四起:中资公司争抢海外金融资产

15 六月 2015, 15:21
rayda
0
284

 全球并购硝烟四起

    中国正在进入全球化并购的时代,以央企和上市公司为主体的国内外并购重组异常活跃,中国资本借并购出海迅速进入全球化跨国经营的新时代。并购基金和文化产业成为并购的热点。2014年中国大陆企业海外并购数量达272宗,较2013年的200宗增长了36%,中国大陆企业海外并购交易金额达到了569亿美元。中国民营企业海外并购的交易数量继续领先国有企业,而财务投资者和私募股权基金参与海外并购交易也初具规模。国有企业一如既往地将投资重点置于工业、资源和能源行业,民营企业则更积极寻找科技和品牌并将其带回中国市场。

    杜凯是一家香港律所并购业务部的律师,作为土生土长的香港人,杜凯的中文并不流利,但最近一年他的国语水平却有突飞猛进。

    “内地客户都夸我国语进步很快。”在一家咖啡店中,杜凯用带着浓浓港台腔的国语对记者说到,“主要还是最近一段时间内地客户增加的缘故。”

    杜凯告诉记者,近两年来,内地公司对海外并购不仅兴趣增加,实际出手的单数也在增加,这与全球并购市场活跃的趋向相同。“财大气粗的大型集团和手握重金的上市公司是海外并购的主力”。

    6月8日晚间,停牌3个月的光明乳业终于公布了“重大事项”——拟募资总额不超过90亿元,收购BrightFoodSingaporeInvestmentPte.Ltd.100%股权项目,从而获得以色列乳业巨头TNUVA集团76.7%股份,成为控股股东。有分析称,光明乳业此次交易如果成功,或将成为中国乳业迄今为止最大的海外并购案。

    而在这笔惹人注目的实业并购之前,金融并购的硝烟更浓,海外媒体报道称,复星国际和安邦保险正在角逐葡萄牙银行NovoBanco,如果这笔交易成功,也有望刷新中国企业在欧洲金融服务业并购的纪录。

    在中国企业快马加鞭出海并购的同时,欧美并购市场记录也不甘寂寞。数据显示,5月份,美国并购交易的总价值也已经刷新了历史纪录。

    然而,并购历来都是一把双刃剑,在各大企业都举着大刀冲锋陷阵时,是否会疏忽掩藏在背后的风险?

    全行业并购潮

    “全球化、国际化”是外界对于光明乳业此次收购TNUVA集团评价中所运用最高频率的词汇。

    在中信建投消费行业分析师黄付生看来,本次收购除了在报表上的收入和利润外,最主要的协同来自养牛技术、原料布局、产品技术互补。其中一项是,收购TNUVA,光明形成了新西兰、国内、欧亚的奶源布局,增强了全球资源掌控力。

    乳企海外并购似乎有惯例,2010年光明乳业收购新西兰新莱特51%股权后,国内乳企海外布局的大幕正式拉开,伊利股份、蒙牛、贝因美、新希望、飞鹤乳业等相继“出海”寻找合作伙伴,布局奶源、投资建设工厂以及研发中心。

    寻求先进技术和管理经验,完善自身产业链建设和筹划长远发展是乳企海外扩张的原动力。而更多中国企业海外扩张的原因也在此。Wind资讯显示,5月以来,有50家中国公司进行了并购标的在海外。除了乳业之外,在生物科技、电子元器件、矿产、广告等广泛领域出现。

    一向研发占据主导的生物科技领域,寻求技术的并购尤其明显。

    6月8日,泰格医药发布公告称,公司全资子公司香港泰格医药科技有限公司与本次交易对手方LEENOSCORP.(一家注册在韩国的上市公司)签署了《股份收购意向协议》,拟以270亿韩元(约合人民币1.6亿元)收购LEENOSCORP.子公司DreamCISInc.70415股普通股,占DreamCISInc.总股份的70%。

    资料显示,DreamCIS是一家韩国领先的临床CRO企业。DreamCIS设立于2000年4月27日,主营业务为临床试验研究服务和EDC(电子捕获系统)。

    泰格医药称,本次签署《意向协议》有利于公司进一步抢抓亚太地区CRO资源,进一步提升公司国际多中心临床试验的战略定位,为公司下一步的产业布局奠定基础。

    此外,有消息称,复星医药及中国光大医疗基金、厚朴投资和药明康德计划联手收购AmbrxInc。如获成功,复星医药将成为Ambrx的最大股东,持股份额略低于40%。不过,由于交易额较小,复星医药并未在其网站上做出公告。

    Ambrx是美国领先的单抗研发公司之一。公司与百时美施贵宝、默克集团及礼来制药建立了多项广为人知的行业合作关系。

    中银国际认为,认为此次收购将丰富复星制药和药明康德的产品线,并提升两者的研发实力,尤其是在单抗和偶联蛋白领域。对复星医药而言,产品线和生物科技平台将创造与复星医药大分子研发平台复宏汉霖的协同效应,并加快该领域的产品线布局。

    高端制造业的扩张也值得关注。

    6月9日,雪迪龙发布公告,拟通过收购和增资,最终持有英国质谱公司Kore51%股权。分析称,公司通过收购质谱公司,将成进入高端分析仪器领域。未来可结合VOCs监测在中国市场推广应用,并有可能在食品、农药、医疗等领域推广。

    不过,在国际并购之后的整合或许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以泰格医药为例,国金证券医药行业分析师燕智在其报告中指出,泰格医药2014年9月完成收购美国方达医药67%股权,方达医药今年一季度实现销售收入6320万元,实现归属上市公司净利润432万元,远低于全年3600万元的业绩承诺。核心原因是跨国并购的管理难度超出预期,导致各项费用高企,利润无法合理体现,此外,公司对外方核心高管授予的激励计划也是导致方达今年业绩受到拖累的重要原因。

    金融并购暗涌

    行业之间的并购若算是常规动作,那么,近年来,金融行业的并购却显得非常突出。

    近日,海外媒体报道称,复星国际和安邦保险正在角逐葡萄牙银行NovoBanco,这笔收购价值将高达40亿欧元。

    NovoBanco的前身是去年接受葡萄牙政府救助的圣灵银行,圣灵银行接受49亿欧元的政府援助后被分拆。葡萄牙政府希望在今年夏天将NovoBanco出售,收回上述援助资金。

    据悉,此前加入股权竞争的机构达到15家。

    海外媒体援引葡萄牙里斯本的一位高级银行家的观点称,预计NovoBanco将被两家中国企业中的一家收购,因为它们具备“提出强有力报价的财力”,同时“对发展该银行最有兴趣”。

    就在去年底,海通证券才从NovoBanco的手中购得其旗下圣灵投资银行投行业务总价值3.79亿欧元,约合4.66亿美元。

    复星国际和安邦保险在近年来中国企业海外并购中风头正劲。安邦保险在2014年10月开始的半年多时间里,花费逾220亿元人民币先后将纽约华尔道夫酒店、比利时保险公司FIDEA、比利时德尔塔路劳埃德银行、荷兰VIVAT保险公司以及韩国东洋人寿公司纳入怀中。

    复星国际连同其管理的基金则自2010年起,先后投资了希腊时尚品牌FolliFollie、全球领先的激光美容品牌AlmaLaser、意大利高端定制男装Caruso、美国高端女装St.John、顶级旅游度假酒店三亚亚特兰蒂斯、好莱坞电影制作公司Studio8、英国休闲旅游集团ThomasCook等。5年时间里,复星的海外投资总额约达75亿美元,共在15个国家投资了25个项目。

    金融业不仅是大型综合企业觊觎的标的,一些传统制造业对金融资产也趋之若鹜。

    5月25日晚间,宁波建工公告称,公司二级子公司宁建国际以现金收购的方式受让南非安兰证券100%股份,交易对价总额为598.31万美元。

    资料显示,安兰证券公司是在南非约翰内斯堡证券交易所注册的一家证券公司,主要业务为约翰内斯堡证券交易所上市交易的股份提供交易经纪服务,其主要收入来自交易产生的经纪人佣金和手续费。

    宁波建工表示,南非是非洲经济的桥头堡,市场经济及金融体系较为发达,安兰证券在南非市场具有比较齐全的证券业相关资质,并拥有稳定的管理团队和较高的知名度。收购南非安兰证券是公司走出去战略的举措。以安兰证券为金融平台,有利于公司搭建中国企业、市场与非洲企业、市场之间的金融服务平台和沟通桥梁,为中资企业提供在非洲本地化的投融资服务,拓展相关市场。

    “对于实体企业来说,控制的一定的金融机构能够为实体企业的扩张带来事半功倍的效果。在海外扩张中金融资产一直是买家比较青睐的标的,但要充分发挥金融资产的协同效应并不简单,需要一定的人才和经验,因此,除非具备较强的整合力,否则一般企业并不会轻易涉足这个领域。”杜凯说,“不过,现在海外资产的价格相对合理,也不排除一些机构保有‘占先机’的想法进行事先布局。”

    欧美更加激进

    俗语有云,东边日出西边雨,但今年的并购市场却不是中国企业独领风骚。

    包括皇家荷兰壳牌以790亿美元收购英国天然气集团BGGroup、美国CharterCommunications豪掷900亿美元鲸吞时代华纳有线,以及半导体制造商Avago斥资370亿美元把对手Broadcom收归旗下……过去两个月,欧美各大报刊的头条被不断出现的并购案占据。

    根据数据提供商Dealogic的统计,5月份,美国并购交易的总价值达到2430亿美元,一举超越了2007年5月创下的2260亿美元的最高纪录。

    6月份的并购消息更是层出不穷。6月10日。美国有线电视公司ScrippsNetworksInteractive表示,有意以全股票报价收购波兰广播公司TVN。根据计算,该交易对TVN的估值约为18.4亿美元,或约为每股20.5波兰兹罗提。

    海外银行家和律师们预计,2015年美国今年的海外收购交易额有望超过3500亿美元。

    什么原因刺激了美国海外并购规模激增?普遍的观点是强势美元和量化宽松可能推出的预期两方面合力的结果。

    分析称,美国升值降低了企业海外收购的成本。这些因素包括贷款成本低、大规模的海外现金储备、美国公司相对于海外同业的强劲表现,这些都鼓励美国买家将目标瞄准了他们的海外竞争对手。

    美国经济学家预计,美联储将从9月份开始收紧货币政策,此举很可能会让已习惯低利率的金融市场感到惊慌。美联储的加息计划可能会影响企业并购交易撮合者的计划,并损害一些背负沉重收购债务的风险较高的公司。因此,美国企业正竞相借款,财务主管们希望赶在预料之中的美联储加息之前锁定廉价、较长期的资金。

    据标准普尔预测,低评级公司的违约率将从今年3月的1.8%升至2016年3月的2.8%。但多数分析师预计,从市场对固定收益投资的积压需求看,此轮并购狂潮将持续一段时间。短期利率应该会上升,但长期收益率在未来一到两年很可能会比较稳定。

    全球化格局下,并购也并非单向的。6月10日,日本东京海上控股表示,已同意斥资75亿美元,收购美国专业保险公司HCCInsuranceHoldings。这将成为今年日本企业规模最大的收购行动。

    近日,英国音乐版权服务商Kobalt也宣布,以1.16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美国音乐人服务平台AMRA。

    并购市场的活跃不仅让那些提供并购咨询的银行人士和律师感到兴奋,对冲基金管理公司也成为产业链的受益者。

    对冲基金数据提供商Eurekahedge称,整个行业策略中有部分旨在从重大企业事件中获利,截至今年4月底,这些专注交易题材的基金整体增长8%,为2010年来最好开局,超过美国同业的增长2%。

    壳牌已同意以700亿美元收购BG,就让不少押宝的对冲基金赚了一大笔。

    “虽然在事件驱动型对冲基金的交易中美国并购交易仍然占据主导,但有更多欧洲的交易即将出现。”安本资产管理的资深另类投资经理人本路沃特森表示,“这些欧洲交易中有一些实际上利差很有吸引力,从投资回报角度来说,人们似乎愿意把资金更多地投向那里。”

    巅峰时期的“礁石”

    不过,在不断飙高的并购规模面前,经济学家却并不像市场参与者那么亢奋。

    美国财经网站市场观察专栏作家赫伯特引用哈佛大学教授、并购专家罗兹路克罗夫的观点称,在过去125年的时间当中,“记录在案的六次最大的并购浪潮,每一次的结束都伴随着股票价格的迅速下滑”。

    据了解,企业并购的支付方式一般分为三种,现金支付、股票支付和混合支付手段。而在美国市场上,一些看多的投资者认为,目前的并购主要采取现金支付而不是股票支付的方式,因为历史数据显示,企业管理层似乎有一种神奇的能力,总是能够知道自己的股价什么时候被高估了。比如,在上世纪90年代晚期,完全以股票进行的交易多达67%。

    Dealogic的数据显示,今年迄今为止,以本公司股票进行收购的交易只占10%的比例。与此形成对比的是,39%的交易是完全用现金进行的。

    不过,罗兹路克罗夫认为,眼下纯粹股票支付的交易较少,其实和股市行情本身并没有多大关系,相反,主要是因为债市“疯狂高估”的缘故。正是由于利率低到了不能再低,那些原本会倾向于使用股票进行收购的企业才转而决定借钱收购。

    英国《金融时报》专栏作家吉莲路邰蒂也撰文提出了同样的担忧。

    吉莲路邰蒂表示,乐观来看,并购潮可以看作企业高管更乐于进取,但悲观的解读则是西方金融体系正淹没在过多的现金和信贷当中。历史经验显示,此类境况很少会有好的结果。毕竟,关于前两次并购交易高潮的一个关键事实是,它们正好与股票和信贷出现泡沫的时间重合。在前两次并购交易创出最高纪录后不久,那些泡沫都破裂了,并带来了令人痛苦的后果。

    今年以来全球签署的并购协议价值达到1.85万亿美元,如果持续这种趋势的话,2015年全年并购交易价值将超过2007年创造的4.6万亿美元的最高年度纪录。并且,这股热潮不是像科技热时期那样,仅席卷了一个行业,而是席卷了包括零售、石油、制药和科技在内的众多行业。

    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美国企业利润飙升至创纪录的水平。例如,高盛估计,标普500成分股企业的利润率大约为9%。在正常情况下,这理应引发企业投资热潮,但投资热潮并未出现。相反,高盛表示,投资占营业现金流的比例在过去5年里实际上已从29%下降至23%,这显然是因为企业对增长前景感到悲观。

    因此,值得关注的是,当全球政府都推出宽松货币环境,并购热潮冷却之后,企业是否会将当前用于并购的劲头来进行投资。

在社交网络与好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