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20年才是互联网最黄金的时候

未来20年才是互联网最黄金的时候

24 十一月 2014, 15:17
abbott
0
77
注:在刚刚结束的“世界互联网大会”上,宽带资本的董事长田溯宁发表了题为新时代的演讲,他指出,互联网正在改变和塑造所有的产业,银行、医院、教育、交通这些所谓关键领域都要被互联网化。如果过去20年我们经历的是消费者互联网时代,未来20年我们将迎接产业互联网时刻的到来。他形容自己在为即将到来的时代奋斗,“虽然丁磊和我,包括沈南鹏都是老人了,但是在这个时代还得老当益壮。过去20年刚刚开始,未来20年才是互联网最黄金的时候。”

  以下为田溯宁演讲实录:

  丁磊在我旁边,我就想起93年和丁磊在一起的时候,那个时候传播互联网,当时想用一个恰当的词比喻什么叫互联网,用过电做比喻,用过蒸汽机做比喻,用过很多过去工业时代的重大发明影响人类的东西来比喻互联网。今天来看互联网这20年,我们发现所有用工业革命的词语描述今天互联网对我们生产、生活、社会的影响都显得非常平凡。

  如果说过去20年我们有幸地参与了互联网的发展和创业,过去的20年互联网改变了几乎全球每个消费者的生活,今后的20年,互联网正在改变和塑造所有的产业,银行、医院、教育、交通这些所谓关键领域都要被互联网化。所以说,如果过去20年我们经历的是消费者互联网时代,未来20年我们将迎接产业互联网时刻的到来。

  如果刚才Reid Hoffman用工业革命做比喻的话,最辉煌的不是蒸汽机发明的时候,也不是电发明的时候,而是几种力量聚集一起。

  我们今天看到了四种力量的聚集,产业互联网时代到了它最辉煌的时候。石油化工把石油炼出汽油,大数据要把数据炼出这个时代的各种各样的知识产品,我们新一代的3G、

  网络很像工业革命的交通网络,我们今天无所不在的智能终端像工业时代的汽车,让我们物理空间很远,我们大脑到了很远。

  当这四种技术力量聚在一起的时候产业的时代就到来了,人类整个生活、生产质量都会有非常大的提高。所以我认为未来20年是互联网真正改变社会、改变企业、改变每一个人生活最关键的时候。我们前一段时间有很多争论,互联网到底是一个技术还是一个工具,是工具论还是技术论,我觉得它都不够。

  如果我们从这个角度看产业互联网,产业互联网是一种力量,塑造新的文明,塑造我们现在可能还很难想象的一个新的未来。我认为,工业互联网时代或者产业互联网时代对中国的经济转型是前所未有的机会,因为今天我们看到的中国环保问题、中国生产过剩的问题,中国各种各样的问题用传统的工业,用以石油、原料为核心的经济体系几乎是无解的。但是技术的创新尤其我刚才谈到的云计算、大数据、智能终端和网络,形成一种新的力量,会给中国的现代化提供一种前所未有的新的工具。

  同时在这样一个产业互联网的时代,没有一个地方像中国对它那么需要,而且有这么大的数量。我们想到产业互联网可能非常重要的一块是怎么让每个机械、每个汽车、每个车床、每个灯泡都连到互联网上,今天离这个连接还刚刚开始,我们现在只是用app,每个城市每一个生产制造的环节都连到网上的时候是什么样的一种生活,我们今天的想象刚刚开始。

  我们想一想在产业互联网的时代,教育会不会像今天这样有统一的考试,可能每个人有个性化的考试,天才会很早被发现。在产业互联网时代,当我们每个人的脉搏每一天都能被记录下来的时候,我们的医疗都是个性化的,丁磊和我可能很多不是一日三次的药,我们每个药是不一样的,我们大量的病可以预防。我们用产业互联网的思路想今天的问题,不是看到问题而是看到前所未有的产业机会。所以这个时代需要一种创造力。

  我最后有一个结语,我们在北京每天被交通困扰着,但是大家想想交通汽车很像云计算解决服务器的问题。没有云计算之前,服务器的利用率不到10%,有人说15%,云计算把它集中在一起,把所有的计算能力集中起来,使计算不断便宜。我们汽车的利用率是多少?也就是5—10%,大部分时间汽车都在停车场。我们想象未来的互联网汽车,Reid Hoffman朋友投的特斯拉汽车,每个汽车被网络连在一起的时候再不是被个人利用,汽车的利用率会大大提高。

  所以这样的例子说明,产业互联网能够解决我们今天看起来解决不了的问题。我们为这个产业互联网的未来奋斗,虽然丁磊和我,包括沈南鹏都是老人了,但是在这个时代还得老当益壮。过去20年刚刚开始,未来20年才是互联网最黄金的时候。
在社交网络与好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