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国签署亚投行备忘录 习近平称要想富先修路

21国签署亚投行备忘录 习近平称要想富先修路

24 十月 2014, 11:30
rufiya yusupova
0
37

10月24日,筹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简称“亚投行”)备忘录签字仪式在人民大会堂举行。中国财政部部长楼继伟及其与20个初始成员国派代表出席签约仪式。中方代表包括国家主席习近平、财政部部长楼继伟、外交部部长王毅等人。

腾讯财经获悉,亚投行的创始成员国包括印度、泰国、新加坡、菲律宾、马来西亚、尼泊尔及孟加拉国、沙特阿拉伯等21国。

据外交部网站显示,习近平在签约仪式上指出,“要想富,先修路。”亚投行应该加快促进本地区基础设施互联互通,推动区域经济合作,为亚洲经济发展注入新动力

习近平还称,“人心齐,泰山移。”亚投行应该秉承开放包容的区域主义,欢迎所有有兴趣的国家积极参与,实现合作共赢。亚投行还要坚持多边主义,同现有多边开发机构相互补充,加强合作,共同促进亚洲和世界经济繁荣。

中国为亚投行最大股东

中国财政部长楼继伟在致辞中表示,《筹建亚投行备忘录》中明确了亚投行的法定资本为1000亿美元。初始认缴资本目标为500亿美元左右。实缴资本为认缴资本的20%。楼继伟称,备忘录签署是亚投行创建过程中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重要时刻,标志亚投行筹建工作进入新阶段。

中国将持有亚投行最大股份。楼继伟表示,目前各意向创始成员同意将以国内生产总值衡量的经济权重作为各国股份分配的基础,因此,中国将持有最大股份。

“此前中国对外表示可出资到50%,是表明中国对亚投行的强有力支持。但中国在亚投行并不刻意寻求一股独大,也不一定非要占到50%,随着亚投行成员的增多,中国的占股比例会相应下降。”楼继伟称。

在介绍亚投行治理结构的设计时,楼继伟说,亚投行的治理结构包括三层:理事会、董事会和管理层。理事会为银行的最高权力机构,并可根据亚投行章程授权董事会和管理层一定的权力。在运行初期,亚投行设非常驻董事会,每年定期召开会议就重大政策进行决策。亚投行还将设立行之有效的监督机制以落实管理层的责任,并根据公开、包容、透明和择优的程序选聘行长和高层管理人员。

楼继伟透露,下一步各成员国将积极推动多边秘书处尽早成立,完成亚投行章程的磋商和签订,使亚投行尽早投入运作。

有关亚投行的高管人选一直备受关注。由于中金公司前董事长金立群、财政部中国清洁发展机制基金管理中心副主任陈欢分别担任亚投行中方筹备组正、副组长,因此两人被外界普遍认为将成为亚投行的高管。

此外,10月23日,中金公司宣布,金立群不再担任公司董事、董事长职务。在坊间看来,金立群在亚投行即将签署备忘录的“特殊时期”辞职,无疑增添了他即将赴任亚投行高管的传闻可信度。

缓解亚洲多国的资金饥渴症

筹建亚投行的倡议始于2013年10月中国高层领导人出访东南亚国家期间。亚投行旨在为亚洲各国基础设施建设筹集资金。

据亚洲开发银行研究所在2012年出版的Infrastructure for Asian Connectivity(中文翻译:亚洲基础设施互联互通)一书中测算,亚洲地区从2010年至2020年间,需要超过8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投资费用,才能维持目前的经济发展水平。尽管亚洲开发银行和世界银行等多边金融机构能向资金不足的国家提供贷款,但现实情况是,这些金融机构本身资金有限,提供的帮助杯水车薪。

从这个角度出发,亚投行能为渴望资金的亚洲各国政府提供新的融资渠道,因此获得多国欢迎。此外,联合国前秘书长沙祖康对腾讯财经表示,对中国自身而言,如果邻居发展不好,自己国家的发展也会受影响”。

此外,尼泊尔央行调研部副主任Bishnu Prasad GAUTAM也曾对腾讯财经表示:“尼泊尔很多基础设施都老旧了,制约经济发展。如果想在2020年左右脱离最不发达国家的行列,就必须对它们进行改造。但基础设施投资大、周期长、回报率低,社会资本不愿意涉及,政府又缺乏资金。”因此,该名印度官员认为亚投行可以缓解印度的问题。

融资模式:“银行+基金”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魏建国向腾讯财经透露,亚投行讨论组曾考虑过两种模式。一种是银行模式,即借助现有的金融机构,马上进行建设。但单独的金融机构资金量不足,难满足多国借贷需求;第二种是基金模式,尽管可以融到更多资金,但基础设施项目的收益,难达到基金要求回报率高的要求。

最终,决策层将两种模式叠加,形成“银行+基金”的模式。在这种模式下,各成员国共同出钱组建亚投行,再在银行下面成立一些基金进行融资。这种模式虽然慢,但保证了资金规模,而且有多国政府参与,影响力大。

另外,财政部部长楼继伟在出席一次闭门午餐会期间,向多国官员和多家国际投行高管表示:亚投行前期将向主权国家的基础设施项目提供主权贷款;随后再考虑设立信托基金,针对不能提供主权信用担保的项目,引入PPP模式,通过亚投行和所在国政府出资,和私营部门分担风险和回报,并动员主权财富基金、养老金等更多社会资本投入亚洲的基础设施建设。

至于备受瞩目的亚投行股权结构,楼继伟彼时透露中方的出资比例可以达到50%,用于表明中国推动亚投行的决心。

亚投行不谈政治

亚投行是否会被政治化?中国政府牵头出钱是否为了主导亚洲?从筹建亚投行的倡议提出后,类似的质疑声不断。

今年6月,亚投行筹备组曾组织过一场大型闭门会。亚洲多国派出高层官员或政府智库出席。腾讯财经获悉,尽管与会代表在表面上一致支持亚投行,实际上仍然通过各种委婉的方式表达。

当孟加拉财政部一名官员Moinul Islam向印度中国经济文化促进会秘书长Mohammed Saqib提问,中国和印度两个经济大国将如何通过亚投行,为孟加拉、巴基斯坦等落后国家提供帮助时,对方回答:“中国是经济大国,印度不是,印度的基础设施也很落后。我们可以提供资金以外的任何支持,比如经验教训。” Mohammed Saqib强调,南亚都在同一艘船上,需要看中国的言行。

此外,新加坡大使罗家良、德勤香港银行与证券行业主管合伙人Robert Rooks在讲话中也多次强调,亚投行必须“透明”“独立”。

面对各国的戒心,楼继伟回应称:亚投行是以商业为导向的银行,不搞政治化,不应变成国家之间博弈的机构。不同国家对亚投行有不同看法也是正常的,大家可以充分交流。

在社交网络与好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