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要加入亚投行 世界进入彻底变革期

英国要加入亚投行 世界进入彻底变革期

6 四月 2015, 10:31
rayda
0
217

 3月12日(星期四)是个大日子。这一天,英国向中国提交确认函,作为意向创始成员国加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简称亚投行)。这一决定在西方世界引起震动,致使美国政府公开表达异议,指责英国“不断迁就”中国。

  但是随后,欧洲最主要的大国法、德、意联袂宣布加入亚投行;紧接着,澳大利亚表示,将会考虑是否加入,并于一周内做出决定;韩国也表达了类似立场;再随后,瑞士、卢森堡正式申请加入。

 欧洲国家纷纷加入亚投行,被广泛视为是对美国的外交打击和中国国际影响力的恩物。亚投行由中国倡导成立,总部设在北京,2014年10月24日首批意向创始成员国在北京签约。亚投行的基本使命,是向亚洲地区的开发项目提供融资,而这种角色,传统上是由美国主导的世界银行和美日共同主导的亚洲开发银行扮演。美国尽管没有公开反对亚投行,但它寄希望于它的盟友不要寻求成员国资格,理由是担心治理结构和贷款规则。

  英国作为第一个欧洲国家加入亚投行,它知道自己是在讨好中国政府,同时或许有助于吸引外国直接投资。对于中国来说,英国的决定是一种成熟的勇敢者之举,无异于雪中送炭。一旦安理会5大常任理事国之一的英国发挥带头作用,欧洲主要国家必然不甘落后,其他有资金供应能力的域外国家都会随风而动,从而赋予亚投行无可争议的合法性。与此同时,美国不仅顽固地抵制对现有国际金融秩序的改革,死死抱住既得利益不放,还拼命打压中国等新兴大国的正当权利,试图伙同其盟国阻挡中国合理倡议。

  可以说,亚投行的背后是新旧金融秩序的结构性冲突。中国初步问鼎新国际秩序带来的权力,美国严阵以待,不愿意让渡任何权力。势均力敌之下,中国渴望得到英国等欧洲发达国家的认同和支持,在关键时刻,英国也的确带了个好头。英国入行,符合英国和中国各自的最大利益,也符合亚洲和世界前途的利益。

  英国这一举动堪称完美,但对中美关系影响有限。中美双方的不信任根深蒂固,而美国试图贬低亚投行的种种努力,被各方面一致解读为美国决心遏制中国地缘政治崛起的明证。尽管如此,中美之间的竞争同样表明,中美两国可以在共同利益的诸多领域进行合作,比如环境政策,并且今后也将如此。

  既然英国入行具有重大示范效应并且是英、中互相需要的产物,那么,如何认识英国的行动,就需要深入分析英国此举的政治原因。

  一、英国加入亚投行的政治原因

  英国审时度势,加入亚投行,应该被中国看作是英国一项划时代的地缘政治决定。

  在当今世界权力结构中,大国,特别是超级大国的地位不可替代

  英国、美国和中国分别作为昨日、今日和明日的3个超级大国,关系极其非同一般。英国曾是近代以来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超级大国,它的“日不落”地位维持了将近一个半世纪,留下了丰富的“盎格鲁-撒克逊”世界治理遗产。美国在二战后横空出世,接过了英国的权杖,不仅全方位继承了大英帝国的超强地位,开创了“美国治下的和平”,而且其权力所依赖的秩序(布雷顿森林体系、世贸组织、北约和貌似公允的“普世价值”)空前缜密,并誓言21世纪仍将绝不放弃世界领导权。

  相形而言,中国梦和“两个一百年”的目标,尤其是中国的世界治理理念和国际政策,往往不能见容于美国。中国若维护自己的民族尊严,捍卫自己的国家利益,并在此基础上寻求与不断增长的大国责任相匹配的大国权利,必须另辟蹊径。在金融秩序上,中国锋芒初露,英国则挺身而出,顺应了时代潮流。

  英国是看着美国夺走自己的世界权杖的,现在又看着美国大势将去,而中国将如日东升,乘势而上,成为下一个能够代表世界方向的超级大国。可以说,英国对国际秩序的权力游戏烂熟于心,深明世界权力交替的规律和奥秘,它深信自己做出了正确的历史性选择。

  所以,英国加入亚投行,显示了它深思熟虑的地缘政治洞察力。

  在英美特殊关系和英欧关系上展现出独立行动能力

  所谓“英美特殊关系”(The Special Relationship),意思是说,在英国和美国之间,存在着非常紧密的政治、外交、文化、经济、军事和历史关系,两国在经济活动、贸易、军事计划、军事行动、核武技术和情报共享等领域有着亲密无间的合作,英美关系由此被称为“独一无二的大国关系”。

  长期以来,英美都和其他许多国家有着密切的关系,但它们两国在20世纪和21世纪的多次军事和政治冲突中,包括一战、二战、朝战、冷战、波斯湾战争、对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中,均有紧密的合作关系。事实上,早在一战结束后不久,1918年12月7日,英国甚至发明了“肩并肩——布里塔尼亚”(英国狮子和带有美国秃鹰图案的萨姆大叔如同一家)的宣传画。世人目睹了英国与美国的亲密无间,英美总是形影不离,步调一致,甚至达到了亦步亦趋的地步。

  突然之间,英国在一个极其重大的战略领域特立独行,不畏美国盛怒和可能损害英美特殊关系、甚至遭到报复的结果,坚定地把赞同票投向美国最大的地缘政治对手中国,对美国不啻为晴天霹雳,对于世界历史也预示着一个转折点。

  恰恰是这一看似惊世骇俗的决定,验证了大势所趋,给国际金融、全球经济和世界政治带来了冲击,也带来了活力和希望。通过这一决定,英国极大地改善了自己的世界政治大国地位,使自己立于未来世界的美、欧、中三角关系而不败。新兴工业国家、广大发展中国家以及发达国家自身,包括美国在内,都在品味英国决定的地缘政治影响,重新评估自己的国家定位。

  不妨认为,英国决定的真正受益者,既是中英双方,也是亚洲各国和世界人民,但最终的、最大的受益者,是英国自己。

  英欧关系困境

  英国与欧洲的关系,或曰英国与欧盟、与欧元区的关系,错综复杂,恩怨难分。但无论如何,英国都难以撼动德法共同打造的欧盟以及德国主导下的欧元区。欧盟和欧元区都不符合英国心目中的世界蓝图,两者都在与英国渐行渐远。反过来说,英国既不能左右二者的进程,又不甘主动放弃,从而离它们而去。英国在自己的那部分世界,就是这样进退维谷,进而被动、被边缘化、被取代发言权的,这种既愤懑又无助的状态,经常将英国置于在欧洲面前的尴尬境地。

  进一步讲,即便英国下一届政府在2016?2019年间如若就英国的欧盟成员国地位举行全民公决,选民也有很大可能性以微弱多数支持英国留在欧盟之内。一旦出现这样的前景,英国将彻底失去与欧盟讨价还价的余地。

  西方不亮东方亮。正当英国既不满意英美特殊关系中的跟班地位、也不情愿任由德法掌控欧洲之际,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全球最大的增长引擎、在国际体系中快速上升的中国方案,即新型多边国际金融机构——亚投行——破土而出,给英国提高自身实力、平衡诸强权力提供了一个决定性的战略杠杆。凭借自己高超的政治嗅觉和娴熟的外交能力,英国果断抓住了亚投行所代表的珍贵机会。

  国内政治需要

  继去年爱尔兰独立公决之后,又一个决定英国前途的议会大选即将到来。2015年5月7日,保守党—自由党执政联盟组成的政府任期结束。根据英国现在的政情,我们预计,在新的全国大选中,英国最大的两个政党,即保守党和工党,无一有望取得单独组阁权。可能的结果是,一个没有多数党的议会和一个不稳定多数的保守党政府。

  为了摆脱英国政治生活中令人厌烦的小党掣肘能力,亦即近年来日益得势所谓的“尾巴摇狗”现象,现任首相卡梅伦若想保证自己当选连任,必须保证保守党稳居各党选票前列,而保证保守党领先,又必须保证经济能够持续复苏,保证英国作为世界政治大国的地位得以延续。

  英国执政联盟发现,强劲的中国因素——中国增长、中国投资、中国游客、中国移民——可以明显带动英国经济复苏的态势不被逆转,由此扩大就业,增强选战能力;而中国重视的新金融秩序正是英国的传统强项,亚投行作为新金融秩序的开路先锋,英国只要加入,就能不费吹灰之力,在博得中国好感的同时,加强手中的世界权力。

  世界民意的召唤

  一个时期以来,围绕亚投行的观念之战,同样在世界各地的媒体和民间展开,激烈无比,如火如荼。鉴于所有媒体都是受控制的,都服务于某个党派、寡头或利益集团,世界舆论中的各路媒体评论,基本上分为赞成和反对两大阵营,只不过赞成的占了绝大多数。但在互联网+为代表的各种社交媒体中,以及传统媒体中的读者评论专栏,支持亚投行的网友占了压倒性多数。用“一边倒”来概括,毫不夸张。

  例如,3月14日英国最主流报纸《卫报》网站发表该报驻中国记者塔尼亚?布罗尼甘(Tania Branigan)文章,题为《虽然美国反对,对于中国主导的开发银行的支持增大》( Support for China-led development bank grows despite US opposition)。不到两小时,网友针对英国决定的评论即达168条。细读之后统计,持反对意见的没有,持怀疑或走着瞧态度的仅有一例,几乎是众口一词,全面赞同。

  赞同意见中,各有各的理由,无所不论,精彩纷呈。但其中的主张,也是分为两大派,一派强烈支持多元化,认为中国倡导的亚投行犹如久旱甘霖,是在真正造福亚洲人民;另一派猛烈批判美国,认为美国早已蜕变为“侵略合众国”(United States of Aggression),其不遗余力宣扬的“民主、自由、繁荣”完全口是心非,到处制造麻烦,只图自己私利。

  二、对中国的好影响和坏影响

  (一)看好的影响,至少有4点

  1。政治支持,适得其所

  在西方国家中,英国率先支持,使得中国在提供国际公共产品方面,初出茅庐,即大获全胜。这体现了中国道路的软实力和中国影响力的国际正能量。但这是英国对中国重要的战略支持行为。这种战略性举动,蕴藏着巨大的政治考量,而政治考量的原因和目标都是政治利益。可以想象,在适当的时候,中国一定会投桃报李。

  2。对于亚投行意义匪浅

  英国作为主要发达国家参与亚投行,为亚投行增添了更大的合法性、代表性、重要性,一方面解除了亚投行的未来评级压力,另一方面改善了亚投行的治理结构。亚投行获得AAA级即最高信用评级,对筹集资金有利。治理结构更加合理,有利于提高国际形象和风险管理能力。关于亚投行因中国主宰了其管理而不正规的论点不攻自破。

  3。改变了国际现实

  随着英国决定加入,法德意竞相效仿,卢森堡、瑞士两大金融中心国随后跟进,澳、韩摩拳擦掌,日本心猿意马,美国备感孤立。可以预料,在3月31日截止日之前,还有越来越多美国传统盟友签约加入。奥巴马政府把一家地区性基建银行变成一个测试自身全球影响力的案例,现在看来,美国输掉了这场战略竞争。亚投行遵循中国的经济战略需求,事态的发展无疑彰显了美国的战略失败和中国的重大胜利,世界权力格局进入了新时代。

  比如,美国处心积虑限制中国能力的TPP可能被迫向中国开放,悬而未决的TTIP可能改型,甚至AIIB(即亚投行)本身,也有可能不得不寻求合作。

  4。赢得外交红利

  现在,中国终于有了一个自己享有话语权的国际机构。其间的艰辛,让中国深切体会到国家崛起的代价和欣慰。国家之间的竞争与合作永不止歇。权力争夺从来都是硬碰硬。权力不存在真空。从根本上讲,中国在经济外交上击溃美国一事表明,无论是面对朋友还是对手,美国已在全球丧失了影响力。中国由此收获了外交红利,必将在下一轮竞争和对决中处于更为坚实的地位。

  (二)坏影响(或不良后果)

  实事求是地讲,坏的影响,暂时没有。

  但凡事都有两面性。根据一分为二的思想方法,有一利必有一弊。美国在此丢掉一城,不会甘拜下风,它会设法在别处扳回一局,在中国疏于防范的领域设伏,或在中国能力不够的其他方面继续较量。中美这两个对手之间,在亚投行问题上暂时告一段落了,因为美国的挫折并未损伤其有生力量。量变或许最终会导致质变,这一过程才刚刚开始。我们尚未看到权力对等状态。断言中国已从美国夺走世界金融体系的主导地位还为时过早。

  1。中国不应懈怠

  在国际关系中,政治分歧压倒政治理性的例子屡见不鲜。在对华外交中,美国摆出事实上的遏制态度,经常阻挠中国提升自己国际地位的努力。

  举例说,美国可能会加大对与中国有海洋和陆上领土争端国家的怂恿和支持力度,在中国周边制造更多动荡;亲自或通过代理人反制中国的一带一路建设;在货币、情报、安全、防务、互联网、外太空等方面破坏中国的发展势头。

  但最显而易见的是,亚投行的争夺失利,不见得成为美国陷入无可挽回的衰落的一个信号,反而可能会促使美国警醒,唤起它的“孤立国际主义”,要么竞争更加严酷,要么干脆搅局。

  一旦美国痛改前非,朝着社会公正和人类正义的方向前进,中国不是应当乐观其成吗?

  2。后撤调整策略

  亚投行被视为美国领导的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的对手。英国在亚投行战役中一马当先,可谓是对华结构性战略需求的产物。我们据此推断,英国是真心的,不会充当美国的“特洛伊木马”。形势比人强。哪怕英国对美国“背信弃义”的真实内幕更为复杂并且一言难尽,伦敦也没有动力为华盛顿火中取栗;哪怕英国和美国演了双簧,美国送给了英国一个“顺水人情”,英国依然没有能力兴风作浪,“吃饭砸锅”。

  反观反派的主角,华盛顿已经意识到,美国加以阻挠的政策没有奏效,因为这些政策一开始就错了。它现在或许会后撤一步,调整策略。按照美国人的实用主义原则,最极端的做法是不顾颜面,转而加入亚投行,谋求一席之地,以便在维护美国利益的同时,充当内部批评者。

  果真如此,岂非不打不成交,皆大欢喜?

  3。凸显大国博弈的残酷

  我们再次强调,英国入行的明智之举是一个地缘政治事件,“亚投行风波”则是当今国际关系的一个分水岭。围绕亚投行的斗智斗勇,预示了变革世界中的新型大国关系。

  亚投行风波之后,有可能形成以全球视野看待问题的新思维,催生新的合作性国际体系,塑造“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中美关系。

  即便我们不能梦想成真,中国还怕美国的阴谋阳谋吗?

  4。掉入自我设置的陷阱

  世事无常。一项战略的失败和一个国家的衰落,外交和内政通常互为因果,互相加强,但内政是决定性原因。

  历史不乏这样的讽刺剧:有时候,机会在,但没有合适的领导人;在其他时候,有合适的领导人,但苦无良机;在另外一些时候,既无机会,也无合适的领导人——这就是历史上各国都屡见不鲜的平庸时代。在某个关键性的历史时期,即便是既有机会,又有合适的领导人,但重大政策推行的先后顺序发生错误,也会产生致命后果。在美国,奥巴马总统的医改方案就是活生生的案例。

  在中国,社会变迁的速度和各项改革的出台,已经令人目不暇接,就连沉浸其中的专职研究人员也难跟上变化的脚步。

  中国刚在亚投行打了漂亮的一仗,逼退了美国在亚洲对中国的攻势。英国毅然决然支持中国,法德意对冲乌克兰压力,都是选择了正确的历史方向。但中国如果不能审慎配套政策,走放开资本市场的路,并限时实施,美国可不战而胜。那样,血就白流了,代价就白费了。

  三、结论

  围绕亚投行的力量角逐,鲜明地呈现出无序世界的新秩序轮廓。

  亚投行的交锋将留下深深的足迹。西方在反省,世界在巨变,亚洲在崛起。

  中国回归领导型的世界强国地位,道路坎坷,前程漫漫。但中国拥有坚如磐石的信心和万众一心的干劲,而这种信心和干劲,拜赐于以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的坚强领导。

  世界的未来是光明的。中国一定要姿态适中,谦虚包容,戒骄戒躁,稳中求胜。 

在社交网络与好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