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经济呈“春江水暖”迹象

世界经济呈“春江水暖”迹象

1 三月 2015, 10:48
alfred-china
0
204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近日呼吁各国全力以赴实现G20布里斯班峰会目标,即到2018年确保世界经济在IMF预测基础上再增2个百分点。

  其背景是,自2014年中期以后,随着美国量宽终结,加息预期迫近,全球原油价格直落,折射世界经济总需求不足,产油国和新兴国经济滑坡,日本和欧元区经济一波三折,通缩风险隐现。与此同时,地缘政治风险此起彼伏,各国经济增长步调紊乱,宏观经济政策难以协调,世界经济依然充满风险。

  正视风险和不确定性的同时,应该看到,世界经济水面下也开始涌动一股股暖流,呈现“春江水暖”的迹象,或为世界经济带来新的动力。

  美国经济持续向好,给世界经济带来新需求。美国商务部统计,2014年10~12月,实质GDP年率换算增加2.6%,2014年全年增长2.4%,高于2013年的2.3%,超过了潜在增长率(2%),意味着美国经济进入稳定扩张轨道。尤其是个人消费支出增长4.3%,高于上季的3.2%,民间住宅投资增加4.1%,服务和汽车等耐用消费品消费稳定增长,成为支撑经济的主力。

  值得注意的是,美国当期经济增长是在政府支出减少2.2%的背景下发生的,同时进口增加8.9%,这意味着美国的内需明显回升。从美国地方联邦银行的经济报告看,自2014年6月,12大区景气动向报告全面出现“扩大”表述,意味着美国经济全面复苏。作为世界最大的消费市场,美国内需回升、经济复苏无疑对世界主要出口国意味着利好。

  日本是发达国家中主要的贸易大国,其出口与制造业动向或具有世界经济先行指标含义。2014年10月后,随着美日金融政策方向变动,日元贬值加速,资产价格回升,市场墒情改良,日本制造和出口重新活跃。据日本官方统计,2014年全年工矿生产指数比上年增长2.1%,是两年来首次正增长。2014年12月,日本出口数量比上年同月增加3.9%。日本企业收益呈现历史最好景象。《日本经济新闻》调查,2015年3月决算期,上市企业经常利润超过历史最好的2008年3月期。汽车、机电产业为主要牵动力。

  日本企业开始瞄准新兴国的新需求,展开积极战略投资。如丰田公司拟出资1000亿日元,投放于新兴国战略车型,11年来首次改良生产线,突出环保和低油耗,用新兴技术抢占新兴国市场。其他汽车公司也相继跟进东南亚和南亚拓展市场。重型机电、建筑及综合商社等基础设施出口企业,则瞄向东南亚的“海上经济走廊”,参与港湾、港口扩展建设,强化区内互联互通。

  从欧洲方面看,在世界对欧洲风险倍加关注的背景下,2月13日,欧盟统计局发表了欧元区2014年10~12月的经济统计,扣除物价影响的实质GDP比上期增长0.3%,年率换算增长1.2%。尽管很微弱,但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去年春季以来的经济停滞担忧。

  欧元区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在于两方面,一是油价下降和德国为主的个人消费增长,从国别看,德国实质GDP增长0.7%,成为全区的主要拉动力;二是欧元贬值,促进了出口增加。欧盟委员会测算,从去年3月以来欧元名义实际有效汇率贬值约5%,今后一年约拉升GDP0.3%。

  亚洲方面,尽管去年以来亚洲经济表现出减速感,但在油价下降的顺风下,东南亚和南亚经济呈现回升势头。日本经济研究中心预测,2015年中国、印尼、泰国、马来西亚和菲律宾5国出口将扩大,内需可期,实质GDP将呈增势。其中,拥有人口优势的印尼和菲律宾增速将达6%左右。

  亚洲经济的增长也取决于两个因素:一是油价下降,二是东盟将走向共同体,区内整合加速,产业结构,包括资本市场的一体化加快,基础设施需求上升。近期,东盟提出“海上经济走廊”构想,拟扩充主要港口,完善通关信息化,缓解货物积压。同时,泰国、缅甸加大道路、铁路、城市开发力度;印尼配合产业聚集,强化基础设施建设。2015年底,东盟将完成共同体建设,区内基础市场建设热潮渐起,企业并购、产业重组和整合加速。去年东盟区内企业并购金额超过了日本。日本等国金融机构开始加大对东盟据点投入,区内经济或将迎来产业升级期。

  近期印度政府公布GDP新基准统计,2014年10~12月期实质增长率达7.5%。尽管统计基准年的变更引起各方对其增长率的质疑,但鉴于印度原油消费的80%依赖进口,油价下降不仅缓解了通胀困扰,也将减轻财政赤字压力,降低生产成本,刺激个人消费,对印度经济无疑是利好消息。据统计,10~12月印度制造业生产增加4.2%。

  去年10月,美联储终止量宽,反而引起各国追随放松金融。日欧追加量宽,多家央行相继降息,一度引起货币竞争担忧,世界经济泡沫化风险加剧。世界性量宽潮流有风险,但也有利好。央行量宽政策能否对经济增长形成有效的刺激效果,取决于经济结构和产业结构,及企业治理是否调整到位。眼下,各国均将经济结构改革和产业结构调整视为应对全球竞争的资格赛。积极展开结构调整和企业治理变革,用好央行量宽和货币贬值,或将使世界性宽松金融政策在改善经济增长环境上发挥有效作用。

在社交网络与好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