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资撤离成中国经济梦魇

外资撤离成中国经济梦魇

1 三月 2015, 09:24
alfred-china
0
275

羊年前后,著名外企如微软(Microsoft)、星辰(Citizen)、松下(Panasonic)、日本大金(Daikin)等纷纷撤离中国大陆,将工厂迁往东南亚或回流本国,凸显中国经济出现严重问题。有财经分析人士认为,中共经济泡沫严重,外资晚跑不如早跑。

80年代起,在中共政府的优惠政策吸引下,大批外商包括港资、台资等进入中国市场,“先占市场再寻求最大利润”。到90年代,世界500强几乎都来华投资,并以惊人速度完成“跑马圈地”的过程。据今年1月29日中共商务部数据显示,2014年在中国进出口总值中,外商投资企业的贡献占55.48%。而香港对大陆的投资额更占内地吸收外资总额的68%。

不过,如今外企风光不再。自2008年金融海啸后出现一波外企撤出潮,2015年,在中国经济大幅放缓、制造业衰退下,知名外企加剧撤资大陆,香港首富李嘉诚亦一早抛售中国和香港资产,投资海外,更将旗下公司迁册海外。外企“中国梦”破碎背后,亦折射出中国经济的颓势和复杂的政治环境。

Citizen微软等外企纷撤出

中国新年前夕,日本知名钟表制造商星辰(Citizen)在中国的生产基地──西铁城精密有限公司宣布清算解散,千余名员工一夜间被解除劳动合同。

与此同时,矽谷科技巨头微软公司(Microsoft Corp.)计划关闭诺基亚东莞和北京工厂,并加速将生产设备运往越南工厂。微软在东莞和北京两地关厂,共将裁员9,000人。

其它一些知名外资企业,如松下、日本大金、Sharp、TDK等计划将制造基地回迁日本。Uniqlo、富士康、船井电机、三星电子等纷纷在东南亚和印度开设新厂,加快了撤离中国大陆的步伐。

“外资撤离潮还会继续,而且3、4年前已经在发生了。”瑞信董事总经理、首席经济分析员陶冬对外企撤资大陆并不觉得奇怪。“我觉得这是中国制造业竞争能力下降的一个基准,折射中国这几年在成本上,包括工资的上涨,包括一些政策方面的改变,只是到今天这段时间比较集中的一个爆发期。”

他补充说:“从这几年东莞的萧条就可以知道,现在东莞留下来的企业只有它最辉煌时候的两成。”

商会:港企基本都是蚀本

外资龙头也撤出,在大陆设厂的港资企业日子更加难过。在东莞大朗开五金厂的香港中小型企业联合会主席刘达邦说,实际上萧条从2008年就开始,东莞高峰期保守估计有港资工厂约八千家,近年已剧跌至六千家。而珠江三角洲一带最多时有5万家港企,近年来已逐步淘汰至2、3万家。预计今年再有约3%港企面临倒闭或者迁移的困境。

“订单不足,外围市场不理想,欧洲货币、日元跌,购买能力差。虽然美国经济复苏很好,但不代表来中国下单。在过去人民币升值,工人很难招聘的情况下,中国竞争力弱了,现在落单去其它东南亚国家,越南抢走了很多单。”刘达邦说。

“以前高利润年代已经结束”,进入中国大陆投资20年的刘达邦指,目前在大陆的港企基本上都是亏本,“能够维持已经不错,有3-5%的利润就开心到不得了”。

他表示,已经将市场重点从大陆市场转向海外,过去两年已经部署在美国参展。他坦言,李嘉诚早前撤资是一个风向标,“其实李先生他那边的企业业务,他早就全世界都有,可能他现在最近这三几年着重在外国的投资,比起在国内投资多了,这个不奇怪,可能他本人不看好国内市场。”

李嘉诚撤资迁册风向标

香港首富李嘉诚近年来不断抛售大陆、香港资产后,大举部署海外投资,今年1月9日他突然宣布重组,注册地从香港迁至海外。除了经济因素外,外界普遍认为亦和目前的政治环境有关。

昨日在长和系业绩会上,有记者问到内地楼市,李嘉诚说:“坦白讲,内地控制物价、供求,但有一点大家没有看到,就系中央未试过对贪污这么认真(对待)。”他不愿意回答自己和中央的关系是否出现变化。

李嘉诚近几年已经大举进军海外,承认海外投资机会很多,说自己30几年前到外国投资,很多行业都有赚钱的机会,“比如火车,香港没有火车给你投资。”

大陆知名财经分析员牛刀认为,李嘉诚的选择是一个风向标,“会有大量富豪跟随他的脚步,撤资大陆和香港。”

同时,借贷难、请人难,中共政策多变,加上反贪等政治环境的不确定,令外企“逃”在当前。

刘达邦透露,曾经试过在当地以购买的土地作抵押,想向银行贷款500万人民币用于工厂营运,但银行按揭非常保守,审批程序相当复杂甚至离奇,连法人代表的妻子、父母都要签名同意,而且利息高达9-10厘,比香港约4-6厘的利息高出不少。“在国内借款,还要把家人拉下水,这个非常不习惯。”

若要撤资,亦需要一大笔钱,即使申请破产结业,也困难重重。刘达邦说,很多港资企业申请结业,却遭到中共当局处处刁难,而且程序繁复,各个政府部门关关都要给钱,“要遣散员工,很大笔开支,税局、海关、环保全部都要搞定以后,才能结业。”

东莞百家工厂或倒闭

外资撤走令大批中国代工企业失去订单,被逼关闭。上月,手机零件制造商东莞市奥思睿德世浦电子科技老板欠债1.35亿元人民币“走佬”,400名员工失业。从事杂牌手机制造的东莞兆信通讯因资金链断裂倒闭,一千多名员工失业,董事长高民自杀。

业内人士估计,新年前后东莞至少还有上百家大型工厂倒闭或停产。此外,被称为制造业之都,以生产制造眼镜、鞋子、打火机闻名世界的浙江温州,也正逐渐失去光环。

专家:外资趁早撤离

分析人士认为,2015年大陆经济存在资金外流、制造业不振、房地产业下滑、外资撤离等四大负面因素,令中国经济面临严重衰退。

大陆知名财经分析员牛刀认为,外资撤离大陆,说明对中国经济已经没有信心。其次,中国经济完全是一个大泡沫,泡沫一破,肯定大件事,“这个时候走,比任何时候走都好。”

他举例,美国总统奥巴马在2012年新年国情咨文中表示,计划在中国撤回制造业,2012年撤回比例是39%,2013年撤回70%,2014年撤回100%。美国制造业复苏,就是因为制造业从中国回归。

他指,中国经济至少90%靠外资,中国资金主要靠美元,现在美元大批撤回,人民币大贬,“中国经济非常危险。外资一旦撤离,对中国经济是毁灭性的打击,人才、技术、资金都走了,中国还剩什么?下一步就是大规模的失业和倒闭潮。”

外企留在中国的风险增加

除了经济环境不景,目前外企在中国大陆亦面临政策风险。过去一年,中国刮起一场“反垄断风暴”。2月10日,全球最大手机晶片厂商之一的美国高通公司(Qualcomm),被中共当局开出了60.88亿元人民币巨额罚单。这次宣布裁员9千人的微软,去年底也被指“逃税”,须补缴8.4亿元人民币税款。

自去年8月以来,微软、高通、平治、宝马、佳士拿、三星等至少30家海外企业,纷纷被列入中共当局反垄断调查的名单。英文《大纪元》曾以上述反垄断罚单为例,总结出一个现象:被惩罚的企业都是与中共前党魁江泽民集团有过幕后交易。

如今这些内幕被大陆传媒放料报道出来,例如1995年被指由江泽民亲自牵线进入中国市场的微软,最早由中共官媒披露“非法避税”的消息;英国药厂葛兰素史克(GlaxoSmithKline)行贿江派相关的上海卫生部门官员被曝光后,被罚款30亿元人民币。如德国福士汽车(Volkswagen)的合作伙伴一起集团,接受调查组谈话的管理层合计多达150人,50多名高管落马,长春第一汽车制造厂是江泽民发迹地。

分析认为,这也是这类企业要频频外逃的原因之一,因为当年利益交换的模式已经结束;习近平当局透过反垄断与反逃税打击外企,亦是清理江派要员与亲信的讯号。 

 

在社交网络与好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