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读懂美联储的加息“太极拳”

如何读懂美联储的加息“太极拳”

26 二月 2015, 09:09
rufiya yusupova
0
118

又到了美联储主席耶伦(JanetYellen)接受国会“拷问”的时刻了,本次耶伦并未对加息时点做出明确表态。不过,是美联储真的在“打太极”?还是市场没有读懂美联储的心呢?

  周二,耶伦出席美国国会参议院银行业委员会听证会,就半年度货币政策报告作证词。她表示,如果经济条件持续改善,美联储将考虑在此后的议息会议上宣布加息。然而,此前对于前瞻指引的修改(对加息保持“耐心”)并不一定指加息会在下几次会议上发生,而是指加息马上将接近合适时机,届时任何一场会议都可能加息。此话一出,市场或解读为“耶伦在为加息铺路”,或认为耶伦仍在为推迟加息而大打太极。

 然而,当听完整场长达约两小时、先鹰后鸽的证词,分析人士指出,与其说耶伦在“打太极”,不如说她已经传递了极为重要的信息——当前加息时机尚不成熟,美联储宁可推迟加息以确保达成2%的通胀目标和充分就业,也不会冒险过早行动,即使美国经济的强势复苏有目共睹。

  “通缩怪”猛于“通胀虎”

  尽管美国就业数据和GDP增长强劲,但不及预期的通胀数据和薪资增速仍是让美联储保持“耐心”的核心因素。毕竟,在不成熟的时机过早加息或导致经济重陷通缩,这是耶伦极力避免的。

  耶伦表示,由于油价下跌,美联储最为青睐的通胀指标PCE在去年四季度下行,且预计今年年初的跌势将进一步扩大。更令人担忧的是,核心PCE(去除了食品和能源这些波动较大的价格因素)从去年夏天以来也持续下行,这反映了进口商品价格下降,且低能源价格已经传导至核心消费价格。

  耶伦预计接下来短期通胀还会回落,但之后通胀将逐步攀升。不过,当前的低通胀也进一步拖累了薪资增长。

  “薪资增速迟缓缘于周期性和结构性因素的叠加。前者是指低通胀、经济复苏尚不充分;后者则是指,劳动力密集型环节外包,这对相对工资产生负面影响。”耶伦在问答环节中解释道。

  她明确表示,当前美国不存在通胀压力,且薪资增长有利于广大中产阶级利益,暗示美联储将对加息更为耐心。

  尽管如此,市场的最大担忧是——六年量化宽松(QE)释放了巨量流动性,若进一步推迟加息,万一届时通胀超调(overshoot)该如何收场?

  这种担忧似乎并未对耶伦造成太大困扰。美联储前任主席格林斯潘(AlanGreenspan)以17次加息成功驯服“通胀虎”;相比之下,“通缩怪”(deflationorge)一词多用于形容欧洲面临的通缩风险,而这一风险至今无解。这也不难表明,“通缩怪”更为棘手。

  “如果在通缩的情况下,(美联储)政策滞后,形势会迅速恶化且很难追赶。如果是通胀,央行可以大幅调高利率。正如(美联储前主席)保罗·沃尔克(PaulVolcker)在上世纪70年代末到80年代所实施的政策,任何通胀都可以被遏制。虽然对经济会有毁灭性的影响,但却是可以做到的。”格林斯潘此前在接受第一财经电视记者专访时表示。

  密切关注海外风险

  此外,由于全球非美经济体持续疲软,先后近20个国家和地区加入“宽松潮”,这也使得向来只专注于本国经济的美联储对加息“三思而后行”。

  “全球经济下行风险较大,货币贬值,经济独强的美国是否真的能够提前加息?我们认为加息仍会如期在今年中后期进行,但将小步迈进;如果推迟,那么届时可能加息幅度更大。”标准普尔企业评级董事总经理李国宜(ChristopherLee)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专访时表示。

  耶伦表示海外经济放缓,这可能会对美国经济增长前景构成风险。当前,美元的上涨和原材料价格的下跌使得美国经济承受下行压力,最为明显的影响已经反映在美国的出口企业上。例如,微软3/4的收入来自海外市场,全球最大日用消费品公司之一宝洁2/3的营收来自美国以外地区。

  耶伦还特别指出了中国和欧元区经济并不乐观,称中国经济增速可能不如预期,中国政府致力于减少金融市场风险,减少对出口和投资的依赖;欧元区面临低增长和低通胀的困扰。

  不过,她指出了利好经济的一些因素,如一些国家央行推出宽松货币政策,经济可能表现得比预期更好。

  美联储的独立性不容干预

  不得不提的是,美国货币政策的全球效应也使得美联储承受了较大压力,国会更是多次提出要审计美联储。对此,耶伦再次较为强硬地表示:“货币政策政治化会给予美联储压力,这将干扰双重使命的实现。如果美联储没有了独立性,我甚至怀疑当年沃尔克是否真的能带领美国摆脱通胀。”

  回顾历史,1979年卡特总统任命沃尔克为美联储主席。沃尔克一上台,就毫不犹豫地转向紧缩性的货币政策以抗击9%的通胀。然而,这可想而知地引起了经济衰退,导致任命沃尔克的卡特总统在1980年的大选中被里根击败。然而,沃尔克严格且独立的货币政策逐渐见效。到1987年,通胀率被降低到3%,失业率也从最高时的10%回归至6%。

  由此可见,政治利益和货币政策存在天然的利益冲突,而过分注重短期政治利益、推迟棘手却必要的政策行动将最终拖累长期经济增长。尽管当前的任务是提高通胀,同当年相反,但耶伦必然深谙其中的相似逻辑。这也为市场释放了信号——美联储的前瞻指引是判断加息时点的最佳且唯一的根据,外界的杂音或导致误判。

  在谈及届时美联储将如何开启正常化进程时,耶伦明确指出将逐步、有序、可预期地收缩资产负债表,主要手段将是抬高短期利率,即综合利用超额准备金利率、隔夜逆回购利率、定期存款工具等货币政策工具,而不会立刻出售持有的国债。 

在社交网络与好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