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希腊选举可能将敲响欧元的丧钟

为什么说希腊选举可能将敲响欧元的丧钟

28 一月 2015, 17:31
rayda
0
114
欧洲股市和欧元似乎没怎么受上周日希腊选举结果的影响。但与一周前相比,如今欧盟的前景看起来更为黯淡了。上台政党Syriza誓将对抗欧盟委员会、IMF和欧洲央行,迫使它们免除债务并允许希腊出台刺激性支出计划等。而希腊唯一的资本就是威胁退出欧元区。

希腊一边倒的选举结果,并未对市场的正常活动造成太大影响。

    反紧缩政党Syriza将掌权的消息一出,希腊股市应声下跌。不过,欧洲股市和欧元似乎没怎么受到影响,尽管Syriza誓将对抗三巨头——欧盟委员会、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欧洲央行,迫使它们免除希腊的部分债务,并允许希腊出台刺激性支出计划以及其它改革措施。

    市场对上述消息未加理会,因为他们仍然认为,希腊退出欧元区的可能性极低。英国金融咨询公司德维尔集团国际投资战略家汤姆•埃利奥特表示:“希腊新政府将发现,三巨头计划采取强硬态度。”埃利奥特称,希腊几乎没什么资本与其债权人进行谈判。该国有一笔价值45亿欧元的债务将于三月到期,在七月和八月,还将各有一笔数额相当的债务到期,没有欧洲的援助,希腊根本无力偿还。希腊的债权人可能会愿意对上述债务进行展期,或者降低利率,但三巨头不会进行债务豁免,因为他们担心这会使得其他债务国有样学样,纷纷提出类似要求。

    希腊唯一的资本是威胁退出欧元区,此举必将导致希腊出现银行危机,并陷入严重经济衰退,至少在短期内是如此,而对欧元区经济不会造成多大破坏。希腊新当选的代表必然会因此遭到指责。民意调查表明,尽管希腊存在经济问题,大多数希腊人还是希望留在欧元区。

    但投资者是否有些一叶障目?确实,上周日的选举可能不会立即导致欧元区解体。但不论是对欧元区这一货币联盟,对欧元区领导者重振欧洲经济的计划,还是对欧洲政治凝聚力而言,该选举结果肯定不是个好兆头。

    欧亚集团总裁伊恩•布雷默表示:“Syriza取得了压倒性的胜利,其优势之大,超出了所有人预料。而且此政党反德反欧的立场极度鲜明,不光是在经济层面,在政治层面也是如此。”

    反欧盟情绪不仅存在于经济萎靡不振的希腊。在西班牙,反救市政党Podemos也正赢得支持,而西班牙2015年年底的选举将对欧元区未来产生巨大影响。与此同时,法国民调显示,如果将定于2017年举行的法国总统大选挪到现在举行,极右翼疑欧派人士玛丽•勒庞将赢得首轮选举。即使在坚决主张维持现状的德国,也有名为“德国另类选择党”的反欧元政党处于上升态势,最近在州选举中收获颇丰。

    因此,尽管希腊的选举结果可能不是欧元区突然解体的催化剂,但它们可被视为欧元区失败的一系列例证之一。布雷默称,上周日的选举,是“欧洲治理分崩离析”的又一例证。

    唯有经济增长,才能促使欧盟更好地团结起来,重新确立共同目标。但即使在欧洲央行公布刺激措施后,欧洲经济方面也没有太多利好消息。欧盟预计,欧元区经济去年仅增长了区区0.8%,今年将仅增长1.1%。鉴于西班牙、希腊、葡萄牙等国失业率高企,且银行系统仍然资本不足,未来几个月欧洲经济明显改善的希望不大,因此主流政党民调支持率停止下降的机会也不大。

    市场目前可能对此不以为意,其部分原因在于欧洲央行上周宣布了大规模债券购买计划。但与一周前相比,如今欧盟的远景看起来黯淡了一些。

在社交网络与好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