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国央行先后行动 欧银QE打响全球货币战

7国央行先后行动 欧银QE打响全球货币战

23 一月 2015, 12:54
rayda
0
108

“超级马里奥”果然不如众望,欧银推出史无前例的大规模购债计划,向步履蹒跚的欧元区经济注入逾1万亿欧元,欧元/美元周四重挫至逾11年低点,欧股、欧债、黄金等资产则应声上扬。尽管欧银QE“千呼万唤始出来”,但这也正式宣告2015年全球货币战已经打响。

  丹麦、土耳其、印度、加拿大和秘鲁的央行过去一周纷纷意外降息。瑞士央行(SNB)出人意料取消瑞郎上限并下调存款利率,震撼了金融市场。

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基(Mario Draghi)带领欧洲央行进入新时代,作出了购买政府债券的历史性承诺,以此作为价值至少1.1万亿欧元资产购买计划的一部分。

  欧洲央行(ECB)周四(1月22日)表示,将自今年3月至明年9月每月购买600亿欧元债券,德国央行对此持反对意见,且德国政府担心,此举可能导致一些花钱“大手大脚”的成员国放松经济改革。

  德拉基不顾德国为首的反对量化宽松(QE)的声音,采取孤注一掷的方式,以刺激通胀欧元区经济。欧洲央行还下调了对银行长期贷款的利率。

  德拉基在法兰克福对记者们表示,欧洲央行“决定推出扩大版的资产购买计划,包含现有的资产支持证券和资产担保债券购买。”

  投资者的反应是卖出欧元、买入欧洲股票。欧元/美元决议之后一度跌至1.1316。周五亚市早盘该汇价最新报1.1360,本周料将连续第六周周线下跌。过去六周欧元共计跌9%,创下2010年6月以来最差表现。

  交易员认为,由于在较短时间内出现如此大的跌幅,欧元可能进入一段时间的整理。但他们补充说,已经有人在谈论年底前欧元兑美元可能跌至平价水准。

  欧元兑其他主要货币也下滑,兑日元跌至三个月低点134.28,兑英镑触及七年低位0.7551。欧元/瑞郎跌至0.9890,不过这样的跌幅已经不能和上周瑞士央行意外决定弃守1.20瑞郎汇率上限后的跌势相提并论了。

  欧元抛售令美元受益,美元指数一度攀升至94.50,为2003年9月以来高点。美元指数尾盘上扬1.61%,报94.40.

  EverBank Wealth Management高级市场策略师Chris Gaffney表示:“欧洲央行‘动真格’的了,欧洲央行为提升通胀是破釜沉舟了。”

  巴克莱(Barclays Bank)驻纽约的汇市策略师Aroop Chatterjee表示:“从欧洲央行已经采取了非常激进的举措这方面来看,这可能导致美元兑众多欧洲货币全面走强。”

  巴克莱称:“这将巩固市场预期,即利率将在很长时间内维持在极低位,欧元将承受更多向下压力,尤其是假如美联储(FED)如预期般今年开始加息的话。”

  受欧银决议影响,金价触及1,300美元之上的五个月高位。欧元区通胀目前为负0.2%,远低于央行设定的低于但接近2%的通胀目标。

  德拉基声称,预计通胀将在今年晚些时候和明年逐步攀升。黄金通常被视为对冲通胀忧虑的工具。

  荷兰银行(ABN Amro)的分析师Georgette Boele表示:“金市对德拉基的讲话、周四宣布的QE计划规模大于预期,以及欧元区通胀预期反弹作出反应。”

  现货金周四纽约早盘触及日低1,279.5美元,在德拉基发表讲话后反弹至8月15日以来最高1,306.20美元。纽约尾盘上扬0.8%,报每盎司1,303.50美元。

  黄金自年初以来已累计攀升约10%,为两年来最大月度涨幅。以欧元计价黄金劲扬,触及2013年4月以来最高1,145.86欧元,因德拉基讲话拖累欧元兑美元跌至逾11年低位。

  因欧洲央行推出历史性的购债计划,欧洲政府借款利率周四挫至纪录新低。计划内将被购买的公债收益率大跌,西班牙10年期国债和意大利10年期国债收益率均下挫超过10个基点,至纪录新低1.402%和1.557%。

  德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也触及0.377%新低,德拉基讲话前报0.53%。

  Wilmington Trust固定收益投资组合经理Wilmer Stith表示:“投资人被迫转投较高收益资产,这是欧洲央行希望看到的。他们希望支持经济中更多的冒险。”

  德拉基表示,QE政策会包括购买高至30年期的国债。意大利30年期国债收益率首次跌穿3%,法国30年期国债收益率跌穿1.5%。

  全球最大债市基金—-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PIMCO)高级投资组合经理人Andrew Bosomworth表示:“欧洲央行的政策力度超过我的预期,特别是从规模来看。。。这是颇为强劲的措施,是下了重药了。”

  希腊10年期国债收益率跌13个基点,报9.38%。希腊总理萨马拉斯(Antonis Samaras)对欧洲央行推出QE表示欢迎,并警告该国必须完成停滞的救助评估,才能享受欧洲央行措施带来的好处。

  近期“央妈们”频频突袭市场

  瑞士央行上周四突然取消实施3年之久的1.20瑞郎兑1欧元的汇率上限,这项政策原本是为了要防止欧债危机蔓延到该国的措施。

  瑞士央行突如其来的举措还不仅于此,央行发表声明指出,将活期存款帐户中超过免征负利率标准以外存款的利率从-0.25%降至-0.75%。

  瑞士央行理事祖布鲁克(Fritz Zurbruegg)在瑞士一报纸表示,在瑞士央行放弃瑞郎兑欧元的上限后,所有货币政策选项皆有可能;瑞士央行本打算仅在1月就准备1000亿瑞郎守卫汇率上限。

  当被问及瑞士央行是否将再次设定瑞郎上限,以防瑞士经济因那些寻求躲避全球金融危机的资金而走势不稳时,祖布鲁克对报纸Blick称:“我们已放弃上限,所有货币政策选项皆有可能,”

  加拿大央行(BOC)周三也成为一家“难以预料的”央行,意外降息25个基点。加拿大央行此举是为了应对油价的大幅下跌。该国经济对大宗商品的依赖十分严重,预计今年上半年可能仅仅增长1.5%,比央行之前预估的2.4%增幅低出不少。

  加拿大央行将商业银行间隔夜贷款利率下调0.25个百分点至0.75%,此前接受彭博调查的22位经济学家无一人预测到这一决策。影响从汽车贷款到住房按揭的这一利率自2010年9月来一直维持在1%。加拿大前一次降息是在2009年4月份。

  加元兑美元周四再次测试五年半低点1.2420加元,周三加拿大央行意外降息之后加元首次触及该处水平。

  法国巴黎银行(BNPP)周四撰文称,大宗商品及商品货币目前处于十字路口,短线前景不容乐观。法巴银行表示:根据本行最新数据模型显示,加元在2015年上半年或将依旧维持目前疲软走势。美元/加元已经达到本行年中关于1.21目标。短线美元/加元甚至有望突击1.25阻力。在我们看来,短线内大宗商品货币兑美元或继续走软。但我们预期2015年下半年原油价格或逐步企稳,关于全球主要央行的宽松预期也可能有所

  减弱。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策略师Alan Ruskin在一份报告中写道,加拿大央行不惜让市场感到震惊而决定降息,暗示出该行欢迎此举给市场带来的后果,即加元汇率贬值。

  Ruskin指出,鉴于在加拿大央行降息之前10年期加拿大国债收益率已经很低,“难以想象”加拿大央行认为经济需要更多来自利率方面的刺激;汇率贬值被认为是向实体经济传导宽松政策的主要工具。

  Ruskin并称,当外部因素带来通胀下降压力时,央行对汇率走软的容忍度提高;这也符合美元走强以及汇率波动上升的主导趋势。

  在欧洲央行决定公布几小时后,丹麦央行(Danish National Bank)在本周内第二次降息,以缓解与欧元挂钩的丹麦克朗的上行压力。

  丹麦央行周四将存款利率从-0.2%降至-0.35%;丹麦央行称降息前曾干预汇市以稳定丹麦克朗。丹麦央行周一曾意外降息15个基点。

  英国央行(BOE)似乎也要面对通缩风险的上升,周三公布的会议纪要显示两位决策者放弃了长期以来秉持的加息主张。

  下一个会是中国央行?

  继欧洲央行之后,交易员表示市场下一个焦点将是中国。中国在2014年创下24年来最慢经济成长率之后,对于中国可能得出台更多刺激举措的预期已挥之不去。

  分析师指出,投资者需要警惕中国央行(PBOC)短期内进一步放宽货币政策;若如此,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势必将迎来新一轮大跌。

  本周中国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2014年四季度中国GDP同比增7.3%,增速与第三季度持平。但从环比来看,经季节性因素调整后,第四季度GDP折合成年率环比增长7.1%,增速低于第三季度的8.1%。此外,2014年12月中国消费者价格指数(CPI)维持在1.5%的低位;生产者价格指数(PPI)连续第34个月下滑。在这一背景下,为稳定经济增长,中国央行有放松货币政策(包括下调存款准备金率)的充分理由。

  摩根士丹利认为,在经济活动增长放缓和美元走强的背景下,人民币存在短期贬值的风险,催化因素有两个:

  1) 中国人民银行引导的年度人民币贬值(从2014年2月开始): 这会令市场预期一季度人民币会重复去年同期的疲软。2) 一季度出口增速潜在的意外下行和整个季度贸易顺差减小(或者是某个月份出现贸易逆差)。这些将打开人民币贬值的大门。

  摩根大通(J.P. Morgan)首席中国经济学家朱海斌周三表示,预计中国央行将在2015年上半年下调两次存款准备金率,并下调一次基准利率。考虑到最近的发展形势和流动性状况,预计央行可能会在中国农历新年(2月19日)之前下调存款准备金率,料为2012年5月以来首次。

  摩根大通预计中国央行很快将恢复公开市场操作,而且很可能在未来几周宣布下调存款准备金率50个基点。考虑到中国央行手头政策工具的数量,也不完全排除央行用PSL、MLF等工具代替下调存款准备金率的可能性。

  美联储年内还会加息吗?

  欧洲央行决定启动大规模QE计划后,外界持续怀疑美联储究竟会否在2015年加息。美国短期利率期货震荡收低,暗示部分交易商削减押注美联储料避免在今年将短期利率从近零水平拉升。

  部分分析师认为,欧洲央行QE举措成为美联储货币政策正常化可能的阻碍,即便美国经济在油价崩跌与其他国家经济动荡下展现韧性。

  芝加哥BMO Capital Markets固定收益策略师Justin Hoogendoorn表示:“美联储的讨论将从加息转为扩大资产负债表的风险增加了。”

  美联储下周二将开始为期两天的政策会议。Hoogendoorn说:“美联储不会承诺加息。”

  在1月9日进行的路透调查显示,在接受访问的22家美国一级市场交易商中,大部份预计美联储将在6月加息。

  联邦基金利率期货市场交投震荡,12月期货触及99.57日内高位,之后收低于99.55,较周三尾盘下跌2个基点。

  芝加哥商业交易所集团(CME Group)的FedWatch显示,12月联邦基金利率期货和期权暗示交易商预计美联储在12月加息的机率为76%,高于周三的74%,但低于一个月前的94%。

  分析师表示,投资者将等待美联储会否对欧洲央行和其他国家央行近期采取的刺激行动作出反应。

  在瑞士达沃斯举行的世界经济论坛年会上,高盛(Goldman Sachs)总裁Gary Cohn、美国前财长萨默斯(Lawrence Summers)等出席小组座谈的代表均认为,美联储或难以在年内加息。

  Cohn在座谈会上表示:“美国经济正在增长,这是不争的事实,但考虑到世界其他地区的形势,我对美国加息的能力感到担心。”

  美国前财长、现任哈佛大学教授的萨默斯说:“美联储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应对通胀采取行动,而这种情况还很遥远。”

 

在社交网络与好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