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内瑞拉可能出现债务违约

委内瑞拉可能出现债务违约

7 一月 2015, 09:35
abbott
0
37

  尝试预测南美最疯狂的新兴市场在2015年会发生什么,其难度无异于尝试靠自己的脑袋把π值计算到小数点后第100位。

  就委内瑞拉而言尤其如此,未来一年可能发生的情况几乎有无限多种,从几无变化、得过且过地混下去,到出现违约、暴力冲突、政变、内战和国际纵队。不过,就经济而言,委内瑞拉能否撑过2015年将近乎完全取决原油价格。

  委内瑞拉眼下面临一系列严重经济问题。迄今为止,以尼古拉斯•马杜罗(Nicolas Maduro)为首的委内瑞拉领导层看上去没有能力、没有意愿、也完全没有准备好解决这些问题。马杜罗以前是名公交车司机,曾在古巴受训。眼下的真实通胀率为120%以上,官方去年夏天给出的数字是逾64%。为了不留下说明经济状况有多糟的证据,委内瑞拉政府干脆不再发布讨厌的经济统计数据。自2013年开始,它甚至连国内生产总值(GDP)数据都懒得发布了。

  尽管委内瑞拉货币玻利瓦尔与美元的兑换受到限制(原因是委内瑞拉实行外汇管制,官方牌价基本上锁定为1美元兑6.3玻利瓦尔,仅为黑市价格的二十八分之一),但自由市场的美元兑玻利瓦尔汇率过去3个月已翻了一番,从9月份的1美元兑90玻利瓦尔涨至现在的1美元兑180玻利瓦尔。

  由于委内瑞拉的油价徘徊在每桶略高于50美元的水平(该国出产的原油质地较重,因此每桶价格比西德克萨斯中质原油(WTI)低5至7美元),加上其原油产量不断下跌、且国内消费量巨大(黑市汽油价格每加仑不到一分钱),这个世界上原油储量最大的国家眼下处境艰难。

  委内瑞拉的原油日产量仅为区区250万桶(沙特为960万桶),其中有80万桶用于国内消费。此外,它每日还向古巴免费提供10万桶原油,并向中国提供25万至45万桶原油、用于抵偿从这个亚洲经济强国那里借得的500亿美元贷款。

  简而言之,委内瑞拉每日只剩下130万至150万桶原油(其中大部分销往美国)能够提供收入。但问题是:以每桶50美元的价格计算,150万桶的日产量每年只能产生273.8亿美元的收入。以每桶60美元的价格计算,委内瑞拉的原油(也是该国出口的唯一商品)出口每年只能带来328.5亿美元。

  那么难题来了。委内瑞拉国内的消费品生产原本就有限,经过15年的国有化运动、价格管制和共产主义,该国国内的消费品生产已被完全摧毁。2012年,委内瑞拉花了550亿美元来进口各种商品。2013年,美元的短缺迫使委内瑞拉将进口额削减至440亿美元,从厕纸到汽车零部件等所有东西都开始出现短缺。2014年,这个拥有逾2900万人口的国家的进口额猛降至360亿美元左右,一切东西都出现了短缺。

  但还有更坏的消息。

  除了进口商品要花钱之外,委内瑞拉还要偿付到期的外债及应付利息,这笔钱在2015年约为110亿美元。上半年到期的债务相对较轻,只有一笔将于3月15日到期的10亿欧元债券(票息7%)。

  但在2015年下半年,从万圣夜(Halloween)到烟火节(Guy Fawkes Night)这段时期,投资者将会体验“恐惧”的滋味,因为委内瑞拉政府和委内瑞拉国家石油公司(PDVSA)届时要偿还34亿美元的债券以及17亿美元的利息。如果那时油价还未回升(或者更加糟糕的是,油价继续走低)、而且委内瑞拉仍被关在国际资本市场门外(国际资本市场上委内瑞拉债券眼下的收益率达到50%),那么委内瑞拉玻里瓦尔共和国(委内瑞拉的官方名称为委内瑞拉玻里瓦尔共和国: the Bolivarian Republic of Venezuela——编者注)可能就前景渺茫了。该国已然悄悄地、似乎未引起注意地对钢铁公司赛德图尔(Sidetur,2010年被收归国有)的债券违约。

  与此同时,如果说2014年让我们明白了一点,那就是债券持有人有时可以非常耐心。跟委内瑞拉赛德图尔债券的持有人一样,阿根廷债券的持有人也在非常安静地等待得到偿付。尽管阿根廷去年7月对外债违约,但其债券仍保住了80%至90%的价值——尽管债券持有人将不会得到数十亿美元的应付利息。

2015年,投资者对阿根廷总统克里斯蒂娜•基什内尔(Cristina Kirchner)政府将不会那么有耐心,因为该政府想出的偿债招数(也就是将债券持有人的钱放到某处一家新成立的银行里,用这种方式来“偿付”他们)破产了。(阿根廷政府的这一招数让人联想起美国经济史上早期拓荒时代的“野猫银行券”,这种银行券之所以得此名字,是因为如果你想用它兑现铸币,就必须来到那家银行所在的穷乡僻壤,在路途中你可能会被野猫吃掉。)

  我相信,即便在“未来受偿权”(Rights upon Future Offers,简称RUFO)条款本月底失效之后(阿根廷政府认为是这一条款导致它无法与以保罗•辛格(Paul Singer)及其对冲基金NML为首的、2001年违约债券的持有人进行协商),克里斯蒂娜政府也仍没有意愿、也没有能力与那些“钉子户”达成和解,迄今一直坚挺的阿根廷债券价格也将像委内瑞拉债券价格一样一路下滑。

  值得庆幸的是,阿根廷将于10月25日举行总统选举,新一届政府将于2015年12月上台,为退出目前这种孩子气十足的财政战略提供了契机。可惜的是,委内瑞拉缺少这种轻松的退路退出目前这种财政愚行。

  注:本文作者为委内瑞拉投行加拉加斯资本市场(Caracas Capital Markets)管理合伙人、《拉丁美洲先驱论坛报》(Latin American Herald Tribune)出版人。

在社交网络与好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