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或在美元加息前适度贬值

人民币或在美元加息前适度贬值

6 一月 2015, 13:45
rufiya yusupova
0
114
 2015年全球经济第一焦点依然是美国经济的继续复苏,进而推动美联储加息、美元升值。而日本经济依然深陷通缩泥潭,欧洲经济则尚未摆脱欧债危机的阴影,日本央行和欧洲央行将继续推行刺激性举措。在欧洲、日本央行与美联储之间货币政策分化的背景下,美元预计将携利差优势继续上升。随着美元进入加息周期,人民币则面临降息预期。因此,预计2015年人民币可能继续贬值,幅度会在5%这一可控范围内。
  2014年美元兑美元指数篮子中的其他货币(欧元、日元、英镑、加元、瑞典克朗及瑞郎)取得约13%涨幅,年度表现为1997年来最为强劲,而且据多数主要银行的看法,这仅是2015年进一步上涨的序曲。2015年,美联储料将升息,而欧洲和日本还在实施刺激性货币政策,这种政策路线的分化料将成为全年全球外汇市场的主背景。而最近稳健的经济数据也强化了这样的观点:美国经济改善程度足以使美联储考虑在2015年年中升息。不过目前并不清楚今年上半年若美元进一步走坚,能否帮助削弱美联储升息的前景。许多人也担心新兴市场愈发动荡的氛围。此外,政局不稳也可能再次威胁希腊在欧元区的地位,这也加剧了投资者对于经济增长和全球金融体系的忧虑。
  欧元兑美元2014年创下2005年以来最大年度跌幅。为了挽救疲态毕露的欧元区经济,欧洲央行于去年9月4日将欧元基准利率降至0.15%,隔夜存款利率降至负0.20%,并同时宣布大规模资产购买计划。今年,占全球货币市场约65%的美元进入随时可能加息通道,而占全球货币市场约33%的欧元却依然在最低利率上垂死挣扎,难以自拔走出泥潭。最近,希腊执政联盟未能获得足够选票选出总统,让该国政治陷入了新的动荡。市场现在担心希腊左翼激进联盟党或将赢得2015年大选,那样就会打乱希腊获取国际援助的计划。新年第一个交易日,欧元兑美元一度触及1.2047附近低点,为2012年7月创下1.2042以来最低,而金融海啸前美元与欧元价值兑换几乎相当、差距不大。
  2014年美元兑日元涨势凌厉。尤其是在日本央行10月末意外宣布扩大刺激举措、以防通胀预期下降后,美元涨势更加快。日本三菱东京银行分析师Teppei Ino认为,美元兑日元2015年全年的整体趋势或许偏向升高。“如果要问美元可能会跌向100日元还是升向130日元,我更倾向后者,”但他补充表示,市场人士持仓状况已为日元进一步走软预做准备的事实,可能有助于缓解美元兑日元的涨势,而若希腊疑虑加剧,日元可能获得短线提振。但日本经济除了日元对美元持续贬值的阳光大道之外,想摆脱近20年的通缩魔影眼下还看不到任何曙光。
  由经济与金融大动荡促发的俄罗斯卢布大崩溃是2014年底国际金融市场最惊人的一幕。与1998年不同,那次是金融货币间的链接次贷等出了问题,而这次是俄罗斯实体经济的石油、天然气等能源因国际能源市场及新兴能源国家崛起而重新洗牌而发生核变。这也让中国管理层防不胜防:支持俄罗斯,就等于让中国人用高价油来帮助;不支持俄罗斯,俄罗斯深入恶化之后会否殃及中国?
  值得特别关注的是:美元升值近半年后,人民币汇率并没有现实跟进,但这样的局面无法持续,这会越积下越来越大的麻烦。可以说,现在人民币已到了战略转折的十字路口。中国经济GDP增速在一步步下移,而美国经济却处在上升增长新期,中国降息,而美国要加息,那么顺其自然,人民币理当贬值。
  人民币国际化是个漫长过程,也许还需要几十年或更长时间。所以,我们绝不能因为人民币国际化而过分强调升值,当前的人民币升值已透支了未来。国与国之间的所有货币的贬值和升值,无非是为了增强该国货币流动性的竞争力和拓展本国经济发展的空间。因此,人民币在美联储加息之前适度贬值,或能为未来升值或贬值的战略打开应有的空间。
  此外,从中长期战略、全球化来看,人民币基准利率过高,现基准利率为5.6%,为主要大国之最,远高于美元0.25%、欧元0.15%、日元0.01%,对我国企业、资本、人民币参与国际竞争极为不利,对我国主要房地产业、钢铁业等所有实体经济都不是好事,对银行业更不是好事。我国实体产业运行成本过高,都与人民币基准利率过高有关。
  12月21日央行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易纲在“2014-2015中国经济年会”上表示,2014年以来美元是最强的,人民币在全世界第二强,实际有效汇率表现为升值。这正好与美元对欧元、日元等形成相反的路径格局,人民币实际上是跟随美元一同升值,但这种局面不能长期延续,这有可能造成更大悬殊差距,也无法与一揽子国际货币平衡。有两种原因导致人民币市场化率太低,美元在人民币汇率中所占比重过大,其他一揽子国际货币在所占一揽子货币中比例过低而无法显现;人民币依然没有摆脱“计划经济”的束缚,是按“人治”行为在运行。
  过去两年,中国经济一直在转向弱。在增长疲弱、低通胀以及周边国家货币贬值(尤其日元大幅贬值)的情况下,人民币贸易加权汇率的强势尤为显著。鉴于2015年一季度中国经济增长可能继续放缓,人民币走软的风险正在积聚。
  在恢复内、外部平衡之下,新兴市场货币疲势料延续至2015年。由于经济放缓的预期和农历新年导致的贸易顺差急剧收窄,人民币贬值风险将在2015年上半年上升。经济增速放缓对人民币短期前景不利,鉴于美元的强势,人民币可能跌至6.25。
在社交网络与好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