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押宝疯长的小米

谁在押宝疯长的小米

2 一月 2015, 12:04
rayda
0
83

是BAT之外的第四大互联网巨头?

一年前,这个问题的答案还在百亿美元市值的奇虎360与百亿美元估值的小米之间徘徊;一年之后,奇虎360市值目前约70亿美元,京东在IPO之后市值超过300亿美元,成为互联网阵营新的一极;而小米的最新估值则达到450亿美元。

12月29日下午,小米创始人雷军终于在微博上正式公布新一轮融资。他透露,小米估值450亿美元,总融资额11亿美元。小米新一轮投资人包括All-Stars、DST、GIC、厚朴投资和云峰基金等投资机构。

此前,曾有小米内部人士对《第一财经日报》确认了小米的第六轮融资。以450亿美元估值计算,小米将成为中国第四大互联网公司,排在阿里、腾讯和百度之后。在中国的硬件公司中,小米几乎相当于三个联想集团(目前市值约150亿美元)。

雷军背后到底站着哪些投资者?他们看好小米什么,竟使小米在4年时间内把身价翻了180倍?这些都是业界最关心的话题。

雷军背后的投资者们

小米保持着每年完成一次融资的节奏。几乎每一轮融资完成后,它的身价都会“三级跳”。

2010年4月,雷军及团队、晨兴创投、启明创投投资创立小米;2010年底又完成一轮新的融资,投资方多了IDG,公司估值2.5亿美元,全年累计融资4100万美元;2011年12月,小米获9000万美元融资,估值10亿美元;2012年6月底,小米宣布融资2.16亿美元,估值40亿美元;2013年8月,小米新一轮融资估值100亿美元。

这一次,小米的估值450亿美元,与2010年时2.5亿美元估值相比增长了近180倍。

有消息称,这一次小米的高估值一度“吓跑了”一些大型投资机构。而心甘情愿给出“4岁”小米450亿美元估值的投资方中,由摩根士丹利前亚洲董事总经理、明星分析师季卫东运营的科技投资基金All-Stars是投资圈的新面孔。

去年3月,在TMT领域深耕多年的季卫东离开摩根士丹利。当时有业界传闻称他加入了厚朴基金。但公开资料显示,他与摩根士丹利的前同事傅明侠联手组建了All-Stars,并在去年年底拿到了基金牌照。

有外媒援引业内人士的评价称,All-Stars基金的投资风格是“友好的维权投资者”,试图通过在科技公司与可能帮助其发展的富有个人投资者之间建立联系,来影响科技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在2013年5月,季卫东被任命为欢聚时代(YY)的独立董事兼审计委员会成员。欢聚时代是“雷军系”中的一家公司,雷军担任欢聚时代董事长兼董事。

All-Stars之外,马云旗下的云峰基金,乃至厚朴投资也都是第一次出现在小米的投资人名单中。

云峰基金成立于2010年1月,以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和聚众传媒创始人虞峰的名字命名。该基金的合伙人还有巨人网络创始人史玉柱、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银泰投资董事长沈国军、分众传媒董事局主席江南春等十多位企业家。

就在不久前在乌镇举行的世界互联网大会上,马云还在跟雷军斗嘴,给他浇了盆冷水,说空气是不行的,水是不行的,你雷军手机做得再好,有什么用?此后不久,雷军宣布投资了一家创业公司,做了空气净化器。而更早之前,雷军投资的UC,现在已被阿里巴巴收入囊中,成为UC移动互联网事业群。

而传言中季卫东离开摩根士丹利所去的厚朴投资,也是小米本轮投资方之一,该基金由著名投资人方风雷管理。

厚朴投资曾被视作“PE中的高富帅”。三位创始合伙人分别为帮助高盛在中国组建证券合资公司的高盛高华证券原董事长方风雷、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中国及香港业务原主席何潮辉,以及高盛亚洲投资银行部原联席主管王忠信。

厚朴投资曾出资入股了国内不少最引人注目的公司,如蒙牛乳业、雨润食品、建设银行、中国银行等。而在投资小米前,厚朴投资在TMT领域公开投资并不多见,今年年中,厚朴投资曾与挚信资本共同领投蘑菇街超过2亿美元融资。

和All-Stars、云峰基金、厚朴投资这些新面孔相比,新加坡主权财富基金GIC、俄罗斯投资公司DST则是小米多轮融资中的老面孔。

例如,2011年小米就曾获得DST老板yuri的个人投资。雷军称,初期DST选择要投,但小米此轮融资已要结束,DST来不及进入。最终yuri坚持个人投资小米,小米选择接受。雷军对yuri的评价是“很敏锐,也很聪明”。

为什么值那么多钱

究竟是什么支撑了小米450亿美元的高估值?

这家推出手机3年多的创业公司确实凶猛:2014年上半年,小米含税销售额约为330亿人民币,同比增长149%。以年出货量6000万部计算,小米预期2014年全年营收有望达到800亿元人民币。以小米获得450亿美元的估值计算,那么这一估值额几近今年预期营收的3倍多。

今年11月,国际调研机构IDC以及Strategy Analytics分别发布了全球智能手机市场第三季度的调研报告,公布出货量以及市场份额前五名榜单。这两份报告中,小米手机出货量以及市场份额均排名全球第三,紧随三星与苹果。

让雷军来概括的话,小米这3年做的事情,真正学习的是这几家公司:同仁堂、海底捞、沃尔玛和Costco。像同仁堂一样做产品,货真价实,有信仰;向海底捞学用户服务,做超预期的口碑;向沃尔玛、Costco这样的公司学运作效率。

“商业的本质是高效率。”雷军曾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总结称。这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了外界对于小米利润低的质疑,小米做的是在高效率下的低毛利运行。

除了自身的增长速度外,小米高估值的原因之一还与其电商身份有关。据中国电子商务学会截至2014年6月底的中国B2C网络零售市场调研,小米已经是排名第三位的电子商务公司,前两位是淘宝系、京东商城。

关于小米的估值问题,雷军在不久前曾表示:“重要的投资者看公司不是看公司能值多少钱,而是看公司未来能挣多少钱,这是巨大思维角度的不一样,“比如说去年9月,小米的估值过100亿美元,怎么都算不明白怎么值这么多,我也算不明白,但是投资者认为投小米将来能挣足够多的钱,把风险因素算进去觉得现在值100亿美元”。

支撑小米估值狂飙的,不仅仅是手机硬件的出货,还有生态系统的巨大故事。

熟悉小米内部事务的知情人士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解读称,未来的小米可以理解成:小米手机(含小米平板)、小米电视(含小米盒子)和小米路由器三大硬件核心产品线是“第一个小米”,小米系统MIUI及其所构建的移动互联网内容和服务生态相当于“第二个小米”,而小米计划花50亿美元投资的智能硬件100家公司将成为“第三个小米”。而建立在小米手机、MIUI生态、手机之外小米生态的全新格局,可能也是支撑小米450亿美元估值的原因之一。

尽管雷军本人曾在公开场合多次否认互联网中“雷军系”的存在,但在多年的谋篇布局下,“雷军系”已经隐隐成为BAT之外第四大势力。

五年内没有IPO计划

在获得高估值的同时,雷军也早已为未来上市做好了VIE(可变利益实体)架构。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在查阅工商资料后发现,小米旗下包括多家公司,除了小米科技外,还包括小米通讯、小米电子软件、小米支付、小米移动软件、小米软件技术、小米数码科技等至少7家公司。这些企业法人代表包括雷军、黎万强、林斌、刘德等多名小米高管。此外,小米在香港还有Xiaomi H.K. Limited等公司。

而小米旗下另一家子公司小米通讯是一家纯外资公司。工商信息显示,该公司成立于2010年11月24日。到了2011年10月24日,小米通讯的出资人变更为Xiaomi H.K. Limited,出资金额升至1800万美元;到 2013年8月,出资金额增加至1.3亿美元。

外界猜测,小米在香港的平台公司Xiaomi H.K. Limited,应为小米的境外融资或运作的主体,也是境外投资者熟悉的小米。之所以选择香港,这或许跟雷军担任董事长的金山软件在香港上市有关。

但为未来上市做好VIE架构的雷军,却并不急于上市。

雷军不久前对本报记者强调,“五年之内没有IPO计划”,但这不是保证,“也许小米三年后IPO,说五年内没有IPO计划是我今天的心态”。

雷军坦言,现在自己已经是4家上市公司的控制人和主要股东,过去的经验告诉他,上市公司有很多短线投资者,当公司规模和稳定性没有足够大时,上市会背负很多压力,使得长期目标被扭曲。

雷军说,一位友人赠予他的一句话让他收获颇多:坚持原来的路。对于一个未上市公司,利润不重要,加大投入,不要被市场搞来搞去。

例如,对于外界关于小米做汽车的传闻,雷军告诉记者,做企业有自己的扩展边界,在可预见的3~5年小米不会考虑做房地产和汽车。


在社交网络与好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