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面诋毁一面买入 黄金让央行爱恨交加

一面诋毁一面买入 黄金让央行爱恨交加

8 十二月 2014, 06:12
rayda
0
29

周日瑞士关于黄金(1192.60, -15.10, -1.25%)占外汇储备20%且不得再出售黄金等内容的公投以失败告终,使得黄金市场失去了一大利好。这一事件背后反映了欧洲金融社会普遍存在对其海外存放的黄金数量(尤其是在美国)的真实水平感到不安。

  有数据显示,荷兰央行[微博]在几个月的时间内悄悄地从纽约运回了122吨的黄金储备,价值50亿美元。德国人没有做到的事情,荷兰人做到了。这表明西方国家及经济体之间信任的破裂,是全球系统中面临的新政治因素。如果这种信任进一步消失,那么政府支撑法定货币的努力可能会失败,进一步质疑政府统计数字是否真的显示整个经济情况会好转。

  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微博]官方数据显示,排在黄金持有量全球第一大国美国后面的几个国家一直在运作,将黄金从美国运回国内。这些国家有德国、法国、瑞士、荷兰。除了荷兰运回122吨黄金外,此前委内瑞拉也成功运回所有海外藏金。许多小国也一直担心其海外藏金。俄罗斯每个月都在增加国内黄金储备,公开目标则是10%。中国逢低买入黄金已不是什么秘密,寻求将黄金在外汇储备中的占比提升至2%以上,将超过美国的8133.5吨。

  如果对于政府和央行统计数据的不信任发酵,那么整个全球金融纸牌屋将崩溃。这也许就是为何德国央行将海外黄金储备运回国内的运作进行淡化处理,避免让美国难堪。毋庸置疑的是,美联储金库有足够的黄金满足德国的要求,但问题是谁真正拥有这些黄金。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德国运回黄金的速度慢得出奇,尽管今年德国加快了步伐,但去年德国仅从美国运回5吨黄金后,阴谋论开始大行其道。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德国央行为其调回黄金奇慢的速度找的借口也少得可怜。这给人的印象是,央行行长们认为公众是愚蠢的,能够用他们知道的任何形式的虚假借口搪塞他们就好。

  现在回过头来看瑞士黄金公投。瑞士央行和瑞士政界一直试图以危言耸听的言论,破坏迫使瑞士央行运回海外黄金储备和维持最低比例的黄金储备的举动。与其说瑞士央行和政府不想改变目前的政策,不如说他们使用的策略是为了不让这事发生。他们的努力成功地吓到瑞士公众,最终拒绝这一提议。

  法国最新关于对黄金储备进行审计和运回海外黄金的呼声,来自法国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主席马琳·勒庞。不过她的呼声被法国央行拒绝了。鉴于她在法国政坛地位,或许这场斗争仍将持续。

 为什么这些呼声要求对在美联储、英格兰银行以及其他官方金库的黄金储备进行审计?在过去几年里,世界经历了前所未有的实物黄金东移,而这一创纪录的流动量已超过新的黄金产量。的确,似乎仅印度和中国通过各种渠道吸纳的大量实物黄金,就远远超出全球矿业公司的产量,尤其是亚洲国家构建黄金储备。

  问题是所有这些实物黄金来自哪里?一个符合逻辑的答案是,这很可能是来自官方黄金储备租赁给银行的(所以它停留在黄金储备账户上,因为到时它会偿还)。如果这种情况属实,而租赁黄金的数量又是如此之高,这些黄金不可能被还回金库,因为实物黄金的供给是有限的。而且从理论上讲,这些黄金租赁者任何试图归还黄金的行为,都将推高黄金价格。

  瑞士黄金公投的失败以及最近强烈反对取回海外黄金储备的行动表明,这些央行行长们担忧官方实物黄金储备在被归还前短缺的事实暴露。当然,如果要求取回海外黄金储备的压力持续增长,真相或许会水落石出,但结果是导致经济崩溃。

  可能这就是央行行长们对黄金爱恨交加的原因吧。一方面,储备需要黄金,另一方面又诋毁它在全球经济中的作用。

 

在社交网络与好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