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另类经济指标

十大另类经济指标

12 十一月 2014, 16:21
rayda
0
90
通过查看国内生产总值或者月度失业率数字,你可以了解当前美国经济的运行情况。同样,你也可以根据男士内衣或者香槟的销售情况,洞察美国经济。

 通过查看国内生产总值或者月度失业率数字,你可以了解当前美国经济的运行情况。同样,你也可以根据男士内衣或者香槟的销售情况,洞察美国经济。经济学家坚信:消费行为反映经济运行状况。这看似奇特,但他们确实可以通过观察消费者往购物车里扔了哪些东西来准确预测未来经济能否健康发展。或许真的可以把它们作为经济指标呢。

  不是所有的这些指标都具有同等的参考价值。有些比较稳定可靠,有些则受多方面因素的影响。包括股市著名的“口红效应”在内,我们收集了10个值关注,但也很另类的经济衡量指标。

口红效应

  “口红指数”指出当经济环境恶化时口红销量就会增加,然而事实并非一定如此。

  2001年美国经济衰退,化妆品公司雅诗兰黛的口红销量却激增。前总裁李奥纳多·兰黛称之为“口红效应”,并将其原因归结为:当经济状况吃紧时,女性便开始寻求相对廉价的“奢侈品”。

  事实证明兰黛的说法并只对了一半。经济衰退时期女性的确更倾向于购买价廉一些的商品,但时尚流行是导致这一现象的另一个重要因素。在经济萧条时期,如2008年,口红销量随着市场整体情况一路下跌,但当时美甲产品却冲破纪录,2008至2011年销量增加65%。

  经济衰退周期越长,经济总体的下滑趋势和销量突破性增长个例之间的相关性越不强。2013年经济情况继续停滞不前,香水和美甲产品都是销量平平,当人们开始进一步减少不必要的开支时,甚至还出现了下滑。 

可乐经济学

  肯尼亚内罗毕的一名可乐销售人员正在工作。可乐销售情况的好坏直接反映政局是否稳定。

  可口可乐是非洲最大的私营经济雇主。旗下的含糖软饮料售价低廉,且销售渠道遍布乡野,一年可卖出360多亿瓶。该公司发现其在非洲各国的销量与这个国家的时局是否稳定直接相关。

  2008年,肯尼亚大选后发生暴乱,可口可乐的销量一度下跌。直到政局恢复稳定,通往乡村和城市贫民区的物流畅通后,销量才回升。像索马里和厄立特里亚等国,连年动乱,连灌装厂都无法建立,交通线路又被海盗和军阀所占据,销量更是随着时局上下剧烈波动。

  如果可乐指标真实可靠,那么非洲、亚洲和东欧的时局应该看稳。2012年这些地区的销量较2011年上长了5个百分点。在北美和西欧,可乐指标就不那么灵验了,消费者口味变化和较高的销售可能是影响销量的主要因素。 

汉堡经济学

  1992年,麦当劳在中国开设第一家分店。图中店员正在受理顾客点单。根据“汉堡指数”,巨无霸汉堡的售价可以用于货币估值。

  早在1986年,经济学人的作家们就想到了一个十分 “美味”的测算购买力平价指数(PPP)的方法--对比各国麦当劳巨无霸汉堡的售价。这一方法也许并不完全准确,但却可以快速便捷地测算出各国货币相对美元汇率的大概情况。

  且看这一理论的工作原理。2011年巨无霸汉堡在中国的售价仅为2.27美元,对应美国国内为4.07美元,根据汉堡指数,这意味着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被低估了44%。另一方面,在巴西巨无霸汉堡的售价比美国高51%(美国为6.16美元),说明美元作为国际货币被高估了。

  按照这一理论,随着时间的推移,各国汇率应该趋于一致或向购买力平价靠拢。这对从事电子商务或外汇市场交易的人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信息。《经济学人》很快也指出,巨无霸汉堡价格还受很多其它因素的影响,最显著的如工资和生活水平,这在各发展中国家的差异非常大。

 裙摆效应

  当今流行的裙摆长短不一,是否暗示经济环境复杂多变?

  有些说法甚是滑稽,几乎可以一笑而过。在美国上世纪“疯狂的20年代”,经济学家乔治·泰勒提出的“裙摆理论”就是最好的例证。时为沃顿商学院教授的泰勒注意到,1929年股票市场崩盘前的牛市时期,时尚女性裙摆高度一路上升。根据泰勒的理论,经济景气时,大众消费能力增强,女性裙摆上升,是为炫耀其购买的昂贵丝袜。经济不景气时,消费不起了,裙摆高度自然下降。

  难道裙摆高度真的可以准确预测股市走向?恐怕很难。荷兰一组经济研究人员曾将1921年至2009年间流行的裙摆长度和经济指标进行了对比,结果发现裙摆长度变化相对市场情况滞后了3到4年。也就是说,裙摆在经济下滑3年后才开始变长。

  一些品牌服饰的消费者指出,时尚潮流和经济情况并不相关。尽管当对经济前景信心充足时,女性更倾向于购买品牌服饰—不论款式长短。经济状况不佳时,则更愿购买打折商品。

跨境汇款

  在洛杉矶的某个活动中,歌手怀克里夫·金把一张西联汇款50美元的优惠卡交到歌迷手中。西联汇款营收情况可以体现劳务人员的流动趋势。

  对于遍布世界各地的海外务工者,通过西联汇款可以最快捷、方便、可靠地把钱汇给家乡的亲戚和朋友。该公司成于1851年,开创电报行业先河,是业界领先的跨境特快汇款公司,其业务发展情况可以准确反映劳务人员的流动趋势。

  以2003年为例,西联汇款半数收入来自美国跨境劳务人员的汇款业务。这些人主要来自墨西哥,萨尔瓦多等国,他们向其母国汇款把收入带回老家。03年后,该公司源自美国的收入只占30%。来自新兴经济体国家如巴西、智利、马来西亚的业务增幅明显。由于多数劳务人员为非法移民,西联汇款公司业务流向可以客观真实地反映劳务人员的流动情况。 

内裤理论

  男士内裤绝对不会和流行时尚搭上边,艾伦·格林斯潘的理论认为内裤销量的细微变化意味着可支配收入的明显波动。

  这一理论正是来自美联储前主席艾伦·格林斯潘,因其具备准确把握美国经济脉搏的能力而被称为“掌握真理的人”。据媒体报道,格林斯潘自有一套预测经济走向的指数,其中包括干洗指数(说明经济好转,消费能力上升,他说)和奇特的内裤指数。

  查看过去数十年的男士内裤销量图表,我们只能看到平平的一条直线。男士内裤销量不受时尚潮流影响,只受单一指标市场需求的影响。因此格林斯潘的理论认为内裤销量的微量变化意味着可支配收入的明显波动。 

华夫之家

  飓风过后,FEMA工作人员根据华夫之家的开门营业情况判断灾害损失情况。

  飓风季节里,华夫之家黄黑相间的招牌堪称暴风雨中的灯塔信标。发生自然灾害时,其它餐馆和商店都会关门歇业,华夫之家仍然开门营业,继续售卖其“香香甜甜”的土豆煎饼—或者至少还有烧烤。华夫之家这种不惧风雨的作风,使得联邦应急管理局(FEMA)可以根据其菜谱情况来预测灾害损失的严重程度。

  这不是开玩笑,FEMA局长Craig Fugate用一个叫“华夫指标”的颜色告警机制来指示受灾区域的损失情况。如果当地的华夫之家提供菜单上所有食物,“华夫指标”为绿色。如果停电却仍然开门营业,但只供应菜单上的烧烤食物时,指标为黄色。红色指示说明店铺已经关门了,这是一个“非常糟糕”的信号,Fugate说。 

纸板销量

  大部分商品主要采用纸质包装,纸板畅销说明消费市场全面看好。

  纸板消费是带动商业货运行业发展的主力。你想象得到的所有商品—鞋子、罐装食品、网球、灯泡—按业内说法,都是装箱发货的。这也是为什么说纸板生产和销售是经济运行状况晴雨表的原因了。

  以袜子为例说明其原理:消费者手上有钱花了,于是袜子就会销量增加。商店发现袜子即将脱销,于是向工厂下更多的订单。工厂订单数量增加,就得采购更多的包装盒来封装生产好的袜子。纸板消费不仅仅反映了袜子或其它某个行业的情况,它更是反映各行各业的消费市场情形。 

破窗理论

  研究人员发现涂鸦盛行和反社会行为之间的联系。

  1969年,斯坦福大学著名的心理学家菲利普·津巴多做了一个实验,在两个社区分别放一辆坏了的汽车:一个在城市贫民区,另一个在富裕的郊区。市里的这个贫民区到处是破窗户和涂鸦,很快车子被洗劫一空。在郊区,车子一直无人理睬,直到研究人员亲自将其车窗打破,之后劫掠者才开始入场。

  两位为大西洋月刊撰文的犯罪学家用“破窗理论”揭示了一个降低犯罪率的方法:严厉打击小的违法行为可以震慑抢劫、谋杀等严重犯罪。很多城市采用了这一方法,著名的有鲁道夫·朱利亚尼主政时期的纽约市。纽约的犯罪率确实下降了,但社会学家们却无法解释两者之间微妙的关系是如何产生的。

  2008年,荷兰一个更细致的研究可能揭示了两者之间的关联。研究人员在一个自行车停放处的墙壁上贴了一张“严禁涂鸦”的警示牌,并在自行车上放置广告传单。首先,他们将这面墙刷成统一的颜色,并统计地上丢弃的传单数量。次日,他们在墙上涂鸦后再统计地上的传单数量。结果,墙上涂鸦后乱丢垃圾的人数增加了一倍。

香槟销量

  昂贵的香槟是生活富裕的象征。正因如此,香槟销量精确反映家庭收入情况。

  如果你去年开了不少瓶香槟酒,说明你可能是老板给你加薪了(或者你只是个接了很多场婚礼业务的酒保)。美国国家公共电台(NPR)环球经济小组的研究表明:在美国,香槟消费量可用来估算前一年美国的平均家庭收入情况,并有90%的准确率。

  研究人员追踪了1996年至2011年香槟销售和平均家庭收入情况,发现两者趋势惊人相似。经过通胀系数调整之后的家庭收入和香槟消费量曲线相当吻合。丝毫不奇怪,1999年互联网泡沫和2007年房地产泡沫前夕,是香槟消费的两个高峰期。 

在社交网络与好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