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布危机笼罩俄罗斯

卢布危机笼罩俄罗斯

27 十月 2014, 12:39
alfred-china
0
38
未来,俄罗斯能源出口的挑战会越来越大。美国的页岩气开发正在引领全球能源市场进入新时代,全球能源市场格局已然发生变化。

根据国际能源署的数据,美国的石油及相关液态油气日产量在今年6月和8月与沙特阿拉伯不相上下,约为每天1150万桶,所以美国取代沙特成为全球最大石油出口国只是时间问题。《金融时报》就将本轮油价下跌与“冷战”时对比,称现在与1985年很像,当时的低迷行情最终在财政上拖垮了苏联。预计未来几个月,油价仍将处于低迷状态,因为美国可能故意操纵市场来打压俄罗斯经济停滞、西方制裁、评级被降、油价下跌以及资本外逃,让俄罗斯卢布陷入了暴跌困境。

据统计,今年以来,卢布兑美元总计贬值约20%,1美元兑40.94卢布左右,让卢布成了全世界被抛售得最狠的货币之一,目前处在1998年俄罗斯债务违约以来最低水平,这对以卢布计价的债券和其他资产造成了巨大冲击。面对卢布一跌再跌,俄罗斯央行也采取了一系列救助措施。10月17日,俄央行规定,把卢布兑欧元和美元一篮子货币汇率推升5个戈比至37.30∶1-46.30∶1,目的是把卢布兑美元和欧元等外币汇率维持在一定区间,一旦卢布汇率滑向该区间下限,俄央行便在外汇市场上抛出美元缓冲卢布跌势。

不过,这些利好消息很快被评级机构的报告和油价下跌的消息破坏了。10月18日,穆迪投资者服务机构将俄罗斯的主权信用评级下调至“Baa2”,也就是第二低的投资级评级,这一评级与惠誉所评定的俄罗斯主权信用评级相当。而标准普尔早在今年4月25日就将俄罗斯的评级从BBB下调至BBB-,仅较垃圾级高一档。3家评级机构下调评级的最大理由都是因为俄乌危机后,西方国家加大对俄制裁。

专家分析称,目前卢布承压的原因有两方面:
其一,西方国家实施的制裁措施导致俄罗斯的公司无法进入其资产市场进行融资,从而加深了俄罗斯所面临的经济滑坡局势;
其二,原油价格正跌至4年来的最低点,直接影响了俄经济。

卢布持续贬值

卢布贬值后,俄央行已经连续38次出手阻击,仅10月初以来已经斥资133亿美元干预汇市,不过,越是大手笔,越难遏制下跌势头。

目前为止,俄罗斯政府已经被迫抽出了将近600亿美元的外汇储备来缓解危机。俄央行连番出手捍卫卢布汇率,有经济学家认为,俄将不可避免地重演1998年的货币贬值和债务违约危机。当年正值亚洲金融[0.00%]危机肆虐,国际油价暴跌至最低每桶10.72美元,这使得刚刚度过苏联解体仅7年的俄罗斯经济陷入了困境。当年,同样是为了捍卫汇率,俄罗斯被迫动用了数额庞大的外汇储备。甚至在央行放弃对卢布的支撑之前,该国剩余的外储已经不足100亿美元了。面对窘迫的经济状况,俄罗斯政府宣布400亿债务违约,卢布在那一年年底前暴跌了71%。这严重打击了美国对冲基金,华尔街银行不得不采取纾困措施,将资金撤出新兴市场。

经济学人智库(EIU)东欧经济学家艾莱克斯·奈斯(Alex Nice)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短期内,俄罗斯不会陷入1998年式的双重危机。他分析道,卢布贬值对俄罗斯商界打击较大,因为外债成本会急速上升。同时,欧盟和美国的制裁已经严禁俄企业进入国际金融市场,这也会导致企业债务快速滚雪球式地膨胀,而一旦企业利润被挤压,势必会影响国家经济增长。卢布大幅贬值也是资本大幅流出俄罗斯的反映。

国际金融研究所的数据显示,今年年初至9月份,企业和投资者从俄罗斯撤出资金959亿美元。而今年以来,俄罗斯官方外汇储备大幅减少550亿美元,其中约400亿美元用来扶持卢布汇率。目前,俄罗斯央行外汇储备仅剩4520亿美元,已无法覆盖俄罗斯的外债规模。市场人士担心,倘若资本外流持续,俄罗斯外储消耗还会进一步加快,卢布依然有再创新低的风险。而俄罗斯央行并不愿意在投资者大规模抛售卢布的情况下,无止境地救市。“卢布贬值在短期内不会引发货币危机和债务危机,因为俄罗斯的公共债务很低,且还有大量外汇储备,政府会适时为重要的公司和银行提供流动性,帮助他们克服外部信贷紧缩的危机。”

奈斯表示,如今的俄罗斯比1998年强大许多,比如外储是当年的57倍,作为主要经济支柱的油价也比当年高出9倍,总体抗风险能力比1998年强。截至目前,俄罗斯的外债总额不到GDP的3%,而国债总额为GDP的11%,是世界上债务水平最低的国家之一,如果其愿意,这些债务可在一年内偿清。不过,由于能源部门收入减少,短期内,俄政府预算支出计划将受到卢布贬值影响。

据统计,俄政府应付账款为420亿美元,国内企业未偿付的外债为1580亿美元。

能源陷阱

有经济学家分析称,俄罗斯可能并不担忧卢布贬值,但是这个能源出口大国最担心国际油价大幅下跌。因为油价下跌,俄财政收入将受到直接影响,如果油价跌破80美元,俄罗斯可能将不得不削减开支。今年以来,卢布贬值了20%,而国际原油价格在过去4个月内也大跌了25%,有观点认为,这一轮油价的大幅下挫正是美国与沙特联手向俄罗斯和伊朗施压的“阴谋”。

那么到底是巧合还是美国故意操控市场来打压俄罗斯呢?客观上来讲,后危机时代,西方国家经济复苏乏力,新兴经济体也因转型问题而增速减缓,这些因素导致石油消费需求趋弱。另外,美联储退出量化宽松政策,美元升值加速,也促使了以美元计价的石油价格下跌。主观上看,美国“阴谋论”也存在可能性。石油和天然气价格下跌对俄罗斯经济增长的贡献已经萎缩为近一半,但石油输出国组织成员国并不打算调整。以往国际油价过于低迷时,占全球原油供应量1/3多的欧佩克往往是限产保价。然而,这一次欧佩克却打算按兵不动。11月27日,欧佩克将举行紧急会议,讨论削减产量以避免价格下跌的措施,但该组织最强大的成员国沙特阿拉伯似乎并不着急,沙特王子阿尔瓦利德日前表示,可以接受80美元到90美元每桶的原油价格,比起减产保油价,他们更关注市场占有率。其他欧佩克成员国持同样立场,比如伊朗方面也表示,没有收紧原油供应的必要。

由此可见,俄罗斯实际上已经深陷危机。未来,俄罗斯能源出口的挑战会越来越大。美国的页岩气开发正在引领全球能源市场进入新时代,全球能源市场格局已然发生变化。根据国际能源署的数据,美国的石油及相关液态油气日产量在今年6月和8月与沙特阿拉伯不相上下,约为每天1150万桶,所以美国取代沙特成为全球最大石油出口国只是时间问题。

《金融时报》就将本轮油价下跌与“冷战”时对比,称现在与1985年很像,当时的低迷行情最终在财政上拖垮了苏联。预计未来几个月,油价仍将处于低迷状态,因为美国可能故意操纵市场来打压俄罗斯。国际油价的暴跌对其饱受西方制裁之苦的俄经济无疑是雪上加霜。

7月25日,布伦特原油价格从108.25美元/桶的高位开始一路下跌,至10月14日最低谷时仅有81.84美元每桶。而与布伦特原油价格变动一致,被俄罗斯政府作为经济预测基准的“乌拉尔”石油价格也已接近83美元每桶,跌至4年来最低。根据俄罗斯联邦储蓄银行的计算,如果原油价格维持在90美元/桶,2015年俄罗斯财政收入将因此减少1.2%。原油价格需要维持在104美元每桶,俄罗斯才能维持收支平衡。能源收入下滑后,俄财政支出必然受到牵制。

俄官方2014年预测的联邦财政支出总额约为14万亿卢布,主要投资于国防、民生、住房、环保等诸多领域。其中,占比最高的是与社会政策相关的民生支出,占联邦财政支出总数的25.3%,占比第二高的是国防支出,占联邦财政支出比例17.8%。另外,占比较高的国民经济支出以及国家安全和执法活动支出分别占到联邦财政支出的16.3%和14.8%。如果财政收入受能源价格下滑严重影响,那么这些支出计划必然大打折扣。

经济苦寻出路

俄罗斯经济今年的现状就是四个字——“持续下滑”。 除制裁以外,国际原油价格持续下跌,对俄经济产生重要影响。世界银行预计,俄罗斯2014年的经济增长率仅为0.5%,2015年仅为0.3%。但彭博社认为,俄罗斯经济在2014年可能仅增长0.3%,将是2009年经济衰退之后最糟糕的表现,更有悲观派预计俄罗斯今年将陷入经济衰退,明后两年继续萎缩。穆迪也预计,俄罗斯将在明年再次陷入衰退。

衰退的原因与西方制裁有直接关系,俄罗斯前财政部长库德林表示:“制裁将使俄罗斯在未来3年至少损失2000亿美元。”高通胀日益明显。

俄统计局数据显示,从年初至9月俄通胀率为6.3%,全年的通胀率约为8%,这将是3年来的最高值。专家分析称,通胀上涨的情况预计将持续到明年年初。

今年的资本净流出额已超过750亿美元,预计全年将超900亿美元;农产品[-0.94% 资金 研报]价格也随着供货源减少而水涨船高,其中各种肉类价格相比年初的增幅均超过了20%;俄罗斯石油公司等大型企业因制裁而融资受到限制,不得不向政府求援。通胀前景导致市场普遍预期俄罗斯央行在今年之内还会加息100个基点,如果预期实现,这将是俄罗斯央行今年内的第四次加息。10月31日,俄罗斯央行将召开货币会议。今年以来,为了应对通胀风险、卢布贬值以及日趋紧张的地缘政治形势,俄罗斯央行已经3次上调基准利率至8%,但这并未遏制大量资本外逃趋势,还导致俄企业借贷成本大幅增加,生产和投资积极性受到影响,市场对于俄罗斯经济出现“滞胀”的担忧加剧。

制裁和反制裁的斗争也在持续影响着俄经济。自今年3月欧美国家逐步对俄实施制裁以来,双方制裁与反制裁拉锯战不断扩大,目前欧盟对俄制裁范围已经扩大到能源、金融等关键行业和大型国企。俄罗斯官方10月19日还表示,由于从部分欧盟国家进口的可食用动物内脏存在卫生问题,俄会从10月21日起禁止从欧盟进口动物内脏。俄政府今年8月宣布禁止从美国和欧盟等进口肉类、水果等农产品,涉及俄进口食品的近40%,其中动物内脏当时并不在限制之列。

10月21日,俄罗斯与乌克兰就天然气供给问题进行谈判,并未取得任何实质性进展。双方将于10月29日由欧盟发起的会谈中继续这一问题的讨论。乌克兰面对的最大障碍就是已经7个月未支付天然气费用,虽然价格协议已经初步达成,但关于乌克兰支付天然气欠款的方式、时间以及金额等问题,双方依然尚未达成一致意见。面对多重困境,俄罗斯政府必须要减少开支或是增加税收,不过这对经济增长而言都不是什么好消息。面对西方制裁的法宝之一是扶持本国产业。俄政府意识到制裁可能会倒逼本国农业、制造业的发展。

10月的政府工作会议上,俄总理梅德韦杰夫表示将对本国农业加强扶持,而关于限制外国食品在俄市场份额的法律草案也已提交国家杜马审议,以保证今后本国产品在各食品行业中的比例均超过50%。长期受到国外同行挤压的俄汽车业也看到了发展希望,俄工业与贸易部正在准备出台法规,禁止国家企业购买进口轿车,并通过税收等杠杆向国产汽车业进行倾斜。其二是加强与欧美以外的国家合作。进口禁令实行以来,俄分别从土耳其、智利、阿根廷等国扩大了肉类、水果的进口规模,并且收到了效果。根据观察,目前超市售卖的农产品相比禁令初期价格稍有下降,并且质量明显改观。而在宏观经济方面,俄力图加强地区合作,消除西方制裁影响。

据俄媒体报道,如果经济形势持续低迷,俄罗斯还可以动用最后的法宝——储备基金。该基金2008年设立,资金主要来源于天然气和石油收入,设立初衷便是保障国家经济活动,目前储备总额约为900亿美元,而在极端情况下,俄政府还准备动用部分养老基金。俄审计署署长戈利科娃表示,目前储备基金最多可以保证俄经济两年正常运转。不久前召开的二十国集团财长会议上已经开始考虑取消对俄罗斯经济制裁,按照目前的趋势,未来这个问题很可能以双方逐步撤销制裁的方式解决。

由于油价大幅下跌,俄罗斯2015年GDP可能出现1.5%的萎缩,此前的预期则是持平。与此同时,俄罗斯2014年的通胀水平可能达到5%,是央行目标的两倍之多。今年8月作为西方对俄罗斯金融制裁的回应,俄罗斯禁止从这些国家进口一系列食品。而这一禁令却对俄罗斯央行已经苦心经营了3年之久的防通胀计划带来了沉重打击。自实施食品禁令之后,9月通货膨胀率由8月的7.6%上升至8%。远远高于俄罗斯央行所设定的通胀率5%的上限。其中9月肉类和家禽价格较上年同期上涨16.8%,而鱼和海鲜价格上涨14.1%。仅在10月6日当周,黄瓜价格就上涨了7.6%。但让俄罗斯央行对加息举棋不定的却是俄罗斯的经济增长。IMF预计俄罗斯今年GDP增长将不会超过0.5%,较去年的1.2%下降超过一半。而在2000年至2008年之间,俄罗斯GDP平均增长率则为7%。通胀高企,经济增长放缓,俄罗斯经济正在又一次逼近滞胀边缘。

为了让经济平稳着陆,俄罗斯政府正在计划开启其已经“珍藏”了近十年的“安全气囊”。10月14日,俄罗斯财政部第一副部长塔季扬娜·涅斯捷连科表示,2015年-2017年可能会从俄罗斯联邦储备基金中支出约1.5万亿卢布,用于俄联邦政府预算融资。这几乎是储备基金总额的一半。储备基金与福利基金是俄罗斯政府主权财富基金的两大重要组成部分,其资金主要来源于过去十年间俄罗斯石油销售的利润。此前,俄罗斯动用储备基金只是为了提早归还所欠外国债务,节约利息。而如此动用这笔基金则是为创立一只危机救助基金,以救助因制裁而受到影响的俄罗斯重要企业。储备基金曾被普京称之为俄罗斯经济的“安全气囊”。对于何时启用这一“安全气囊”,普京一直十分谨慎。而如今全球经济低迷增长所带来的低油价让俄罗斯政府不得不面对现实。在考虑动用储备基金的同时,俄罗斯还暂停了从联邦预算中向福利基金拨划资金的行动。这已经是俄罗斯政府连续第二年没有向福利基金注资。这一举动将在2015年节省3090亿卢布,这笔资金也将被划归至危机救助基金。

中国需警惕风险

受到欧美制裁的俄罗斯加大了与中国的合作:中俄两国于今年5月签署了天然气合同;10月,签署了多份合作文件;日前,中国央行与俄罗斯联邦中央银行签署了规模为1500亿元人民币/8150亿卢布的双边本币互换协议。

鉴于上述背景,俄罗斯金融市场的异动以及卢布持续贬值引起了中国市场人士的关注。虽然目前卢布下跌对中国市场的影响并不明显,但仍需未雨绸缪、审慎考察。

首先,若卢布因资本外流持续快速贬值,那么卢布有可能成为“烫手山芋”。其次,近期卢布暴跌同美国的加息预期有关,这对于同样属于新兴市场的中国而言是一个信号。招商证券[-3.31% 资金 研报]研究发展中心宏观研究主管谢亚轩预计,后市中国可能也面临资金流入规模减小及人民币贬值的压力,虽然中国央行干预的必要性不大,但依然需要对俄罗斯的形势密切关注,若进一步恶化可能会放大风险效应。

另外,在人民币与卢布实现直兑的情况下,卢布走势不稳,也不利于人民币汇率的稳定,尤其不利于中国对俄出口的增长。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部副主任白明建议,企业可以利用卢布走弱的时机扩大从俄罗斯进口的规模。

分析人士表示,对中国而言,坚持战略协作的大方向固然重要,但仍要警惕俄罗斯金融市场不断上升的风险,并保持理性态度。

奈斯表示,“俄罗斯陷入多重危机对中国影响很小,俄罗斯出口中国的主要是能源产品,但这均以美元计价,所以成本不会改变。不过,俄罗斯经济停滞且货币贬值可能会出现需求下滑的现象,这会推高本币计算成本。”同时,欧盟和美国制裁俄罗斯对中国能源企业来说可能意味着打开新的投资机遇。因为他们可以建立合资企业或在优惠利率条件下签订长期能源供应合同,这大大提高了中国投资水平。
在社交网络与好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