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家如何才能不失足

企业家如何才能不失足

22 二月 2015, 11:35
abbott
0
67

 文/摘编自冯仑新书《行在宽处》

  王石讲不行贿,大家认为他这是吹牛,其实,治理结构会让一个人在处理政商关系时变得理性。股东结构相对分散、创始人所占股份在30%左右的公司是相对比较理性的。而且,这样的公司的老板没有动力去拿钱行贿,

就我自己的观察,以及在和大家的交流中,我发现,能够帮我们处理好政商关系的法宝就是我们的价值观和治理结构,也就是在正确的价值观的引导下建立合理的治理结构。为什么有些人干劲非常大,半夜抱着钱去送给那些不该要的人?

  我听说过一个故事,有个做房地产的人,有一次拎着包去给人送钱,结果发现那人家门口有很多人。他觉得自己拎的包有点儿小,应该拎个大的,所以他想干脆下次再来吧,于是就回去了。

  过了一些日子,他又去给这个人送钱,结果这个人生病住院了,病房里人很多,所以他又回去了。第三次,他又去送,结果被一些便衣拦住了,说不能上去。回去后他才知道这个人已经被双规了,钱还没有送出去,这人就坐牢了。后来,他跑到监狱围墙下转悠,想这件事。他想,如果当时我的包够大,现在就和他在一起了。

  黄光裕的案子也涉及一些民营企业给官员送钱。另外,有人在香港也出了类似的问题,也是在给别人送钱的时候被当场发现。相反,有一家民营企业,就是万科,王石一直在讲,不行贿是他的标签。他为什么不做这件事?他的智商比大家低吗?很多人认为,只要搞定领导,就能得到利益。

  王石活了60 多岁,珠峰都上去两回了,他能不知道这事儿吗?世界上最高的地方他都上去过,金钱的高峰他也爬上去了,为什么他不做这件事,而有的人做?这就涉及治理结构的问题,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股东的结构不同。

  大家知道,王石是个非常有理想的人。在万科,王石不是最重要的股东,在创办了万科之后,他做了一个决定,就是只做经理人,不做老板,所以他拥有的股份是微不足道的。而犯错误的这些人,大部分是自己当大股东,甚至是百分之百的私人公司。

  王石讲不行贿,大家认为他这是吹牛,其实,大家低估了王石作为正常男人的判断力。作为一个正常人,他不可能做这样的决策—我去行贿,让所有股东得利,最后我一个人坐牢。所以,治理结构在这里起了作用。

  如果是私人老板,那他就会想,我拎着钱进去搞定领导以后,我至少能得70%。那他的干劲得有多大,他可以铤而走险。而王石不会用自己坐牢、失去自由这个代价让所有股东获得更多的回报,这是他的理性。

  大家会发现,股东结构相对分散、创始人所占股份在30%左右的公司是相对比较理性的。而且,这样的公司的老板没有动力去拿钱行贿,因为行贿的回报不如他做好人的回报高。

比如你持有30%的股份,搞定人你得30%,给别人70%,最后你还可能坐牢。如果你做好人,对于在A股市场上市的公司来说,做好人的溢价大概是10%~15%。也就是说,你的治理结构、价值观、团队、领导人魅力、产品等所有这些在资本市场上的溢价是10%~15%。

  举例来说,如果公司的价值是100亿,你占30%的股份,溢价10%就是10亿,那你就能得3亿。也就是说,你做好人可以多赚3亿,而且永远不会出事。但如果做坏人,你得3亿,别人拿7亿,最后你还得坐牢。

  所以,治理结构会让一个人在处理政商关系时变得理性。我们在海南的时候就发誓,不管别人怎么样,我们一定要坚持做好人,我们希望自己成为“夜总会里的处女”,我们要坚持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如果你没有这样的信心和决心来建立自己的价值观,并且把你的股东结构做好,那你就有可能像我前面讲的这个朋友一样,拎的包稍微大一点儿,就进去了。 

在社交网络与好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