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巴巴或难逃遭空头猎杀命运

阿里巴巴或难逃遭空头猎杀命运

2 二月 2015, 12:25
abbott
0
67

中国公司在美国上市,其实是一把双刃剑。尽管公开上市有诸多益处,但上市公司往往也面临许多新的挑战。而华尔街对在美上市的中国公司之一贯做法是:先包装上市,做多大赚一笔;然后再大肆做空,左右上下割肉。

阿里股价蒸发三百亿美元

 

  几个月前,阿里巴巴作为美国史上规模最大的IPO(首次公开募股)上市公司,成为当时华尔街的最大热点。那段日子,阿里巴巴几乎是所有财经媒体的头条,受到疯狂的追捧。记得去年9月8日,阿里巴巴在纽约的IPO第一场路演,堪比“苹果手机发布会”。当天慕名前去的投资者挤满了华尔道夫酒店,“光是等电梯就需要30分钟”。

  阿里巴巴的首轮路演,仅仅两天就已获得足额的认购。上市当天,阿里巴巴的股价一路飙升,曾一度逼近100美元,使马云转眼间就成了中国首富。那几日,马云的风头甚至超过了好莱坞一线明星。不过,与其说是对马云的追捧,不如说是对财富的追逐。

  当时,《证券时报》在一个访谈中问我:“怎么看待阿里巴巴、京东商城等互联网巨头赴美上市?随着国内资本市场的完善,是否会有更多的科技股在A股上市?”

  我答道:“中国公司在美国上市,其实是一把双刃剑。尽管公开上市有诸多益处,但上市公司往往也面临许多新的挑战。而华尔街对在美上市的中国公司之一贯做法是:先包装上市,做多大赚一笔;然后再大肆做空,左右上下割肉……”

  没想到,竟一语成谶。阿里巴巴上市还没过半年,这几日又成了财经新闻的头条。就在上周,阿里巴巴股价遭遇重挫,三天跌幅超过13%,一下子跌去了三百多亿美元,股价甚至跌破90美元,与IPO的第一天相比跌去了5.12%。

  究其缘由,周四发布的2014年第三季度的财报显示,阿里巴巴第三季度营收262亿元,不及彭博预期中值的276.4亿元,再加上近日与工商局之争,好似“屋漏偏逢连夜雨”,而美国股东权益律师事务所Pomerantz LLP宣布,对阿里巴巴涉嫌信息披露不充分展开调查, 这可能引发更多的股权律师事务所展开调查,引发更大规模的集体诉讼,犹如雪上加霜。

 

  中企海外上市利弊各异

 

  近年来,中国企业热衷海外、特别是在美国上市,是基于希望企业得到快速成长,将融资用于技术研发和发展生产,甚至用于偿还现有债务,而企业成长过程中的风险,也由股东们分担了;其次,企业通过上市能迅速提高公众对公司产品的知名度,以便建立公司品牌增加市场份额;最后,如果上述两点都顺利实现,一般来讲,企业的创始者能从售出的股票中获得巨大回报,而且美国的资本利得税非常低,通常在15%以下(这也是巴菲特为何每年缴税的比例比他的秘书还要低的原因)。

  然而甘蔗没有两头甜。在美国上市的企业必须接受SEC(美国证监会)的严格监管。比如,按照美国联邦法的要求,一间公司只要有500个以上的投资者,就必须披露其财务报表,必须定期将财务报告呈报证券监管机构。

  尤其在华尔街那样的原始丛林中,更必须时刻提防金融资本的恶意收购,以及买空卖空等行为的干扰。在目前国内的A股市场上,上市公司可能还不用担心公司股票被做空。但是,华尔街的生态环境则完全不同,大量的做空机构如“浑水公司”,每天都在伺机寻找猎物,而中国股因众所周知的原因,往往是他们最理想的枪靶子。

 

  中概股屡遭空头猎杀

 

  这些年来,华尔街的空头多次大举屠杀中国概念股。从2010年中国概念股海外遭遇做空开始,经过初期试探、中期小规模袭击、以及后期大规模猎杀等一系列行动,最终形成大规模做空中概股的浪潮。

  上一轮大规模做空中概股的高峰期是在2011年,当时曾经红极一时的中国概念股,在北美资本市场遭遇集体做空,被业内称为“屠鲸行动”。在那场猎杀行动中,在美上市的中概股市值蒸发近210多亿美元。不过相比这次阿里巴巴两天蒸发三百亿美元,已然不可同日而语了。

  很显然,受巨额利润的诱惑,许多做空者已从上市公司天然的“监督者”,变异成为不择手段的逐利者。纽约一家对冲基金经理曾明确指出,在那一年,投资中国股票唯一的赚钱方式就是做空。

  而浑水(Muddy Waters)就是这类机构的佼佼者,据报道,该机构常与这次告发阿里巴巴的Pomerantz LLP这类律师所联手,使得他们每每得手。此前Pomerantz LLP对聚美优品,也曾发起涉嫌信息披露不充分导致欺诈的调查,并于一个月之前发起诉讼。而据媒体报道,2012年浑水掌门人布洛克将公司从香港迁往加拿大,称迁址是因为人身安全受到威胁。

  总之,中国企业意欲海外上市,尤其在美国上市,应当考虑地域环境的区别。因为美国法律不同于中国,两国证监会的监管范畴也不一样,美国的做空机构也比中国发达,望中国企业多加警惕。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在社交网络与好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