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退欧只是“错觉”

英国退欧只是“错觉”

19 一月 2015, 13:09
alfred-china
0
103


5月7日是英国大选的日子,这次大选被形容为是几十年来甚至是一个世纪以来结果最难预料的一次英国大选。首相府唐宁街10号的现主人、保守党领袖卡梅伦和想取而代之的反对党工党领导人米利班德都同时在新年伊始“打响了竞选发令枪”。然而,鹬蚌相争,最终谁会得利?


 紧缩政策定输赢

和以往的竞选一样,两大政党都上演着自吹自擂和贬低对手的戏码。工党领袖埃德·米利班德承诺选民,一旦获选,将会从收支上让选民切身感受到经济复苏的效果。工党攻击保守党称,如果让保守党再掌权5年,其公共开支削减将让英国倒退到上世纪30年代,英国中下层收入者将陷入水深火热之中。最让英国人骄傲、也最让英国人珍惜的全民健康服务NHS,也就是世界上最庞大昂贵的公费医疗系统,将不复存在。

保守党卡梅伦承诺,一旦连任,会对英国是否退出欧盟做出提前公投,还会出台政策让经济快速回复。他的言语很具威胁性。卡梅伦表示,全球经济仍然处在不确定的状态,很多国家仍然复苏乏力。在这样的形势下,英国有两个选择,要么选择帮助英国恢复到目前水平的有能力的保守党,要么选择由于放弃保守党带来的混乱和倒退,承担巨大的风险。

政治家奋力拼搏的大选活动不但没引来选民们的支持,反而让投票率连年来持续下滑。“比起英国大选,我更当心英国经济的走向。”54岁的迈克尔·伯克(Michael Burke)有着24年的专业经济学家的工作经验。在伯明翰大学毕业后,他一直担任花旗银行的高级国际经济学家,之后还创办了自己的“B & M经济研究有限公司”。作为一位经济咨询顾问,他常常帮助客户研究和分析各种特定的经济议题,他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英国大选可能使得英国经济增速急剧下降,2008年至2009年,因投资额下滑,经济下滑严重,至今还未走上持续复苏的道路。如果新政府不能放弃紧缩政策,那么这将不仅是一个经济灾难,还会是个政治悲剧。”

伯克指出,英国政府的紧缩政策是阻碍投资性复苏的关键因素。比如,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NHS)当前面临的危机就是投资减少后的一个直接影响结果,这一措施使得政府破坏了公共服务体系。他指责道:“在当下的英国,政治因素对经济复苏的影响越来越大。各大党派都试图将选民的注意力从经济问题上分散开,这种做法很愚蠢。比如,将全部精力放在移民改革和对穆斯林社区的负面评论其实都不利于经济复苏。尤其在巴黎发生恐怖袭击后,经济大选又转向了一场反恐怖主义运动。”

“如今欧盟面临的恐怖袭击危机其实都与西方政府的中东政策有直接关系。英国和其他西方政府不会承认的一个事实是,正是他们自身的政策导致了永无止境的阿拉伯世界的战争。”伯克分析称,中东问题是引发大规模反西方激进化活动的根源,西方国家支持武装组织与叙利亚阿萨德政府斗争其实已经帮助了西方恐怖组织势力的成长。

对于5月份的大选,伯克预测称,主要取决于党派对紧缩政策的支持度。“工党埃德·米利班德胜出的可能性较大,他将成为新一届首相人选。保守党支持率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在走下坡路,已经失去了昔日光环,这与其推行紧缩政策有直接关系。”但他指出,原本工党的支持率也高达45%,但近期该党似乎有意向接受紧缩政策,使得其支持率跌至了30%左右,造成与保守党不相上下的态势。

现在的英国,很难说某一群体的选民能决定大选走势。伯克表示,选民投票量已经急剧下跌,这种现象在西方其他国家也出现了,他们对主流政党的支持率显得兴致缺缺。在2010年的选举中,1/3的选民没有投票。谁赢谁输似乎都没有特别固定的支持群体,犹豫不决的选民比比皆是。

“无论是保守党还是工党,获得绝对多数的可能性都不大。”这是很多政治分析家的判断,但伯克指出,大选的成败取决于各党派对紧缩政策的支持度。工党的米利班德在选民间更受欢迎,尤其是承诺会改善生活危机成本,并建议会出台一些改善生活标准的承诺时,支持率迅速增加。不过,一旦提及削减赤字和财政紧缩政策时,其支持率就出现下滑。

保守党的衰落

自2010年卡梅伦执政以来,英国一方面积极实施财政紧缩计划,竭力削减公共部门开支,对社会福利系统进行大规模整治,将懒人赶出家门重新就业;另一方面大力进行基础设施建设,4年来完成基础设施项目超过2500个,在道路、铁路、机场各交通设施、新能源、住宅等方面的投资高达4660亿英镑;同时,有效引进外资,给经济建设注入资金支持。

在欧盟整体经济停滞不前的状态下,英国经济2014年却杀出一条强劲的增长之路,GDP增长为3%。失业率也逐年下降,最新数据为6%,为6年来最低点。2014年末,更是爆出英国超过法国成为全球第五大经济体的新闻,这些好现象原本是能促成卡梅伦顺利连任的,然而,一切却朝着相反方向发展了。

“卡梅伦领导的保守党已经统治英国长达150年了,原本实力很强,如今从长远来看,这个政党呈衰退趋势。”伯克指出,卡梅伦作为保守党党魁,其任职首相期间,得票率最低,仅仅36%。联合执政的保守党与自民党内部也出现了分化,尤其是自民党在地方议会选举中失利后面临着被边缘化的危险,而独立党(UKIP)的崛起彻底改变了英国的政治版图。

英国独立党成立于1993年,以推动英国脱离欧盟为宗旨。该政党是一个种族主义色彩很浓的政党,他们在英国政坛的强势崛起,也使英国与欧盟本就若即若离的关系增添了更多的不确定因素。该政党的宗旨还与保守党此前宣扬的社会联盟、特别是国际金融政策相违背。

“在大选期间用移民政策分散选民的注意力,我认为是极为愚蠢和起反作用的策略。认为移民引发了英国的经济危机,导致住房压力大,医疗服务紧张以及学校师资紧张,这其实都是幌子。各方这样宣传只是为了讨好有可能获得更多选票的独立党,因为该政党有明显的种族主义倾向。”伯克评价称。

当记者问及大选后,英国社会将出现何种变化时,伯克分析道,“短期内,紧缩政策将持续,因此英国经济危机也将持续很长一段时间。然而,保守党的衰落和工党无力压制反对派,意味着其他政党势力会增强,比如,苏格兰的民族党、种族主义倾向的独立党,甚至绿党的势力都会崛起,届时英国将迎来‘多党政治’的时代。”

债务税率双走高

大选后,英国还存在很多风险。比如,关于紧缩政策的政治谈判如何进行,“我判断各大政党不会把自己锁定在经济政策领域,因为经济已经被现行政策的恶化了,受政治因素的影响,新政策将加速经济放缓。”伯克预测道。为了迎合选民的需求,政府也在采取措施刺激消费需求,特别是在住房问题上的措施成为2014年英国经济增长强劲动力。不过,房地产市场的拉动效果正在减退。“这种趋势无可避免,因为投资和生产方面走下坡路,就导致居民收入不会增加,金融消费也会减少,这样一来,海外资产和经常账户赤字就会创新高。”伯克分析道。

在英国媒体的调查中,很多经济学家认为,尽管英国经济复苏步入正轨,5月大选之后,英国很可能出现较长一段时间的高负债、减赤放缓、高税率的情况,以促进经济进一步的增长。

他们认为,下一届政府不可能继续沿袭目前的财政政策,而是会走更多借贷和提高税率的路。这就意味着,要避免减少开支。他们期待的是,以略高借贷来软化紧缩,那样,国民收入也占一定份额的公共部门债务下降速度会比目前政府规划得慢一点。

至于大选中可能出现“没有多数党的联合政府”的结果,是经济学家们最为担心的,因为这会造成市场对政府执行力的质疑,很多重大建设项目可能也会遭遇不确定性。另外,调查同时显示,如果下一届政府决定就“英国是否退欧”进行公投的话,经济学家会毫不犹豫地调低英国未来经济发展的预期。

关于欧元区和欧盟的未来发展,伯克也有自己的一套观点。他认为英国退出欧盟只是一些选民的“错觉”。“这是一种错觉,英国选民仍做着曾经的帝国梦,认为他们可以‘单打独斗’。然而,历史毕竟是历史,这种退出错觉在很多选民中相互流传,但很难真正发生,因为它不符合英国大企业和英国财政的需要。”伯克表示,欧元区经济今年仍会处于停滞状态,类似日本25年前的通缩风险会在欧洲普遍存在。

在伯克看来,欧洲的债务危机其实一直在持续着,英国的债务也在增加,希腊选举可能会引发欧元区的另一场危机。“拥有18个成员国的欧元区采取的是一个大国和大经济体的货币政策,其规模与中国和美国相差不多。可惜的是,虽然货币政策是21世纪的,但是其财政政策却是19世纪的。”伯克认为,希腊等成员国经济之所以陷入20世纪30年代时期的衰退状态,这与欧洲缺乏一个积极的机制来确保欧洲国家会一起向前冲的动力有关,这种结构性的缺陷已经暴露了追求紧缩措施带来的严重后果。

他对欧盟的刺激经济政策也持不同的观点:“在欧洲有一个错误的信念,那就是消费可以拉动增长。其实这种信念只会导致更多的债务积累,所以刺激消费的政策是无效的。现在欧洲真正需要的是财政刺激政策,比如,加大基础设施、交通、住房、清洁能源和教育领域的投资。”伯克认为,这些财政刺激可以是欧盟主导的,也可以是各国政府、欧洲投资银行、欧洲复兴开发银行等。

在社交网络与好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