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美经济动力不足面临新调整

拉美经济动力不足面临新调整

24 十二月 2014, 06:36
abbott
0
25
最近10年,在全球原材料价格高企和流动性宽松的带动下,拉美经济呈现高速增长态势,被认为是“黄金十年”。然而,这一整体增长趋势从2011年开始渐显疲态。进入2014年,拉美地区经济减速趋势更加明显。

    今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联合国拉美加勒比经济委员会等国际组织先后两次下调拉美增长预期,其中略显悲观的拉加经委会将今年拉美经济增长率从年初的2.7%下调至1.1%。分析人士指出,延续10年的黄金增长期即将告一段落,拉美经济将迎来以收缩财政为特征的调整期。

    地区经济整体下滑

    2002年开始,国际原材料价格高企为拉美带来巨大财政红利,巴西,阿根廷等国家依托高增长周期积累了充裕的财政资金。2008年金融危机对全球经济造成巨大冲击,受此影响拉美经济在2009年萎缩1.3%,但是财政上相对稳健的拉美国家运用反周期政策很快在全球率先实现复苏。

 然而随后几年,世界经济复苏比预期更加缓慢,外需持续疲软对拉美国家国际收支的负面影响不断累积,加之国内反周期政策造成政府财政压力不断加重,从2011年开始拉美经济整体持续低迷,其中以巴西、阿根廷、委内瑞拉等国最为严重。

    拉加经委会最新经济形势报告显示,今年拉美地区经济增长仅为1.1%,为2009年以来最低。区域内主要经济体增长乏力拖累整体增长,其中阿根廷出现0.2%的负增长,巴西增长0.2%,墨西哥增长2.1%,地区重要产油国委内瑞拉经济萎缩近3%。

    此外,由于国情、贸易结构和发展模式不同,地区内国家间增速分化趋势逐渐明显。与巴西、阿根廷等南美国家低迷的经济相比,中美洲和拉美太平洋沿岸国家经济保持着相对较好的增长,中美洲平均增速为3.7%,太平洋联盟国家墨西哥、秘鲁、智利和哥伦比亚平均增速为3.1%。

    外需疲软仍是主因

    尽管近年来拉美国家调整经济结构,一些国家对初级产品出口的依赖有所减弱,但是对大多数拉美国家而言,矿产、能源、农产品出口依然承担着经济“造血”功能。比如,阿根廷出口收入一半来自农产品及其副产品,而委内瑞拉外汇收入约90%来自石油出口。

    从2011年开始,铜、铁矿石、大豆等大宗商品价格在触及峰值后开始回调。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数据,从2011年至今,铁矿石价格由每吨187美元跌至约82美元,铜价由高峰时每吨9880美元下跌到约6872美元,大豆价格由每吨660美元下跌至每吨约360美元,石油价格则由每桶超过100美元跌至不到70美元。大宗商品价格下跌主要与国际市场需求减少有关。欧洲和中国市场对拉美原材料需求下降,对拉美国家最直接的影响就是出口收入减少。

    另一方面,美联储今年10月宣布退出量化宽松政策,全球利率水平上升预期增强,美元对拉美货币升值趋势开始显现。拉美金融分析人士认为,在此预期下,外资将逐渐转向,开始向美国回流,拉美国家通过外部融资平衡国内预算的难度将不断加大,如果再考虑外贸盈余减少,未来财政赤字和通胀压力将持续增加。

    未来面临新的调整

    大宗商品需求和价格走势依然是影响明年拉美经济的重要变量。欧洲和中国明年的经济预期决定了大宗商品需求量不会显著回升,而世界银行预测数据显示,明年国际大宗商品价格虽有所好转但幅度有限。

    另一个不确定因素是可能出现的美国利率调整。如果美国利率水平上升,流入拉美的外资将减少,区域内货币对美元将加速贬值,各国通胀压力将继续增大,政府如果加息又可能导致增长放缓,拉美国家需要在抑制通胀与避免经济增长放缓之间寻求平衡。

    过去10年,大宗商品驱动的高速增长带来了消费市场的繁荣,同时也掩盖了拉美经济很多结构性问题。一些国家财政收入和公债筹资多投入社会福利计划中,对教育、固定资产、基础设施的投入相对滞后,导致经济增长内生动力缺乏。

    拉加经委会数据显示,以2010年国内生产总值为基数,过去四年拉美地区投资率仅为19.2%,远低于世界平均水平。这种重消费、轻投资的增长模式是拉美经济实现可持续增长的一大障碍。拉加经委会执行秘书阿莉西亚巴尔萨纳指出,今天拉美地区国家加快经济增长所面临的根本挑战之一是扩大公共和私人部门投资率。

    拉加经委会对拉美2015年经济增长预期是2.2%,低于联合国对明年全球经济平均增长3.1%的预估水平。随着美国经济复苏加快,与美国贸易密切的中美洲明年经济增长预期为4.1%,而与欧洲和亚太市场关系相对密切的南美洲平均增速预计为1.8%。

在社交网络与好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