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真正的黄金时代

一个真正的黄金时代

13 十一月 2014, 14:56
rayda
0
36

“我们曾如此渴望命运的波澜,到最后才发现:人生最曼妙的风景,竟是内心的淡定与从容……”

  这句话出自一篇名为“杨绛《一百岁感言》”的文章,暂且不论是否出自杨绛先生本尊,但确实道出了自在人生的从容,方才赢得了微博、微信上大V小粉的疯狂转发。

  优雅,一定不是与生俱来的气度,而是饱经时间雕琢、经历风雨彩虹、阅尽世间繁华之后,岁月馈赠的礼物。

  优雅,也不仅仅是当下的美感,而是能够让我们的思维更加冷静、更加理智、更加沉着的把发展的道路看的更加清晰。

  2014年,中国经济从高速增长的轨道转入适速增长的新常态。

  在刚刚结束的APCE工商领导人峰会上,习近平主席首次系统的阐述了新常态:速度——“从高速增长转为中高速增长”,结构——“经济结构不断优化升级”,动力——“从要素驱动、投资驱动转向创新驱动”。

  被誉为世界经济新引擎的中国正在放缓,但决策层并不为所动,经济上扬或者放缓,政策都在那里,不紧不迫。正是这种云卷云舒、花开花落的优雅,为中国的改革和发展,赢得了更多的机会。

  习近平主席指出,新常态将给中国带来新的发展机遇:经济增速虽然放缓,实际增量依然可观;经济增长更趋平稳,增长动力更为多元;经济结构优化升级,发展前景更加稳定;政府大力简政放权,市场活力进一步释放。

  中国经济经过了30余年的高速发展之后,在全面深化改革元年2014年,第一次真正意义上重新审视了速度问题,第一次从政策层面上沉着的对待经济速度的放缓,第一次开始了一场从速度到质量的优雅回归,这场回归,一定是发生在波澜之后,幸福之前。

  那么问题是,中国为什么需要一个缓和的速度?

  经济增长的目标,归根结底要分解到每个地方政府的GDP中去,过去,在以GDP数字论英雄的政绩观下,催生出了当前经济中的一系列问题。

  表象就是产能过剩,投资是见效最快的经济增长三驾马车之一,也是地方政府追求GDP管用的方法,但由于他们缺乏产业布局的大局观,在产业布局上往往形成诸侯割据的分裂状态,面对优势的产业一哄而上,免租、免税、免费,极尽一切政策优势吸引投资,在政策吸引下,企业很难看清趋势,作出投资之后最终面临的是营收遇阻,创收困难。

  地方政府曾经蜂拥而上的经济开发区、高新产业园区最终空心化就是典型案例,而2011年-2012年各个地方政府加紧上马云[微博]基地最终成泡沫又是一例。

  产能过剩带来的严重后果包括资源浪费、环境污染、企业亏损、贸易摩擦、产业升级艰难等经济问题以及员工福利减少、收入差距拉大等社会问题,长远影响中国经济的良性发展。

  更严重的是,在事权和财权不匹配的分税制财税体系之下,地方政府为吸引投资而舍弃的财政收入,一定会通过“土地财政”来寻找安慰,最终扮演了高房价推手的角色。

  如此而来,为金融系统注入了双重风险。一方面,来源于金融体系的企业投资,受困于产能过剩企业利润不佳,成为了“不良贷款”的准备军;一方面,政府加大举债,尽管中央财政多次纾困,但地方债于金融系统来说如鲠在喉。

  大工业化所带来的“效益至上”的价值观虽然无可厚非,但有时候,我们更需要的,是一个清晰的方向——我们为什么奔跑?

  很显然,如果速度缓和来到一个合理的区间,这些问题也就失去了野蛮生长的动力,得到一定的缓解。

  而我们为缓和的速度所要迎接的必然挑战,则是一批企业的倒闭以及短时间内的失业率,但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现在的风口云集了无数的创业者,谁都在期望成被吹上天的下一位,传统企业如果不跟创业者大干一场,怎么才能更好的生存呢?而对于整个社会来说,如果不PK,怎么才能为我们留下更好的企业,创造更好的未来?

  经济的发展最终要回归市场,市场的进步则一定是借力于创新。

  而与新常态的一以贯之的政策是对创新的支持,9月10日,李克强总理在夏季达沃斯论坛说,要借改革创新的“东风”,在960万平方公里大地上掀起“大众创业”、“草根创业”的新浪潮,形成“万众创新”、“人人创新”的新态势。

  从年初到现在,简政放权、营改增、小微企业减免税收、加大对小微企业的融资支持、等一系列政策一气呵成,并注重建设企业运营信用体系,从制度建设的角度伸出“看不见的手”。

  而关于“大众创业”、“草根创业”的典范,莫过于9月登陆美国股市,以250.2亿美元融资额成为全球最大IPO的阿里巴巴[微博]。“双十一”刚刚过去,天猫[微博]终以571亿元的成交价格毫无悬念的再创记录,尽管越来越多的电商热情加入,把“双十一”打造成了一个全民狂欢的购物节,但短期来看,天猫一枝独秀的地位难以撼动。双十一当天阿里巴巴的股价下挫,但从10月份阿里巴巴开始为“双十一”预热时,阿里巴巴的股价就已经持续上扬了一段时间,为投资者交出了不错答卷。

  阿里巴巴的成功,自是离不开马云这样教父级的“掌门人”,但更依赖于这些年,中国日益国际化的商品市场、日益开放的资本市场、以及在政策支持下飞速发展的科技产业所带来的6. 32亿网民和5.27亿手机用户。

过去,中国的榜上富豪大多来自于地产、食品和制造业,现在,富豪榜上的人则是来自于互联网,每一次发展的趋势无不深度依赖于改革红利的释放,机会永远属于顺势而为的人。2014年,全面深化改革元年,更多的红利将在不就的未来源源不断的释放出来,下一个中国富豪榜上,榜上有谁?

  “梦想一定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我们真切的迎来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黄金(1157.50, -1.60, -0.14%)时代,在这样一个难得的黄金时代,一切美好的幻想都充满了现实的可能,幸之。 

在社交网络与好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