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或将使美国制造业陷入窘境

中国或将使美国制造业陷入窘境

21 四月 2015, 12:24
abbott
0
207
“美国制造”得益于美国工人和各类企业的恢复力正在东山再起。而眼下,中国或将使美国制造业陷入窘境。

当前,得益于美国工人和各类企业的恢复力,“美国制造”正在东山再起。

  根据美国商务部此前公布的数据,2014年美国企业出口了2.35万亿美元的商品和服务,连续五年创出历史新高。美国向其20个自由贸易伙伴卖出的东西多过以往任何时期,它对50多个海外市场的出口也创下历史最高纪录。

  对美国的经济、工人和工资来说,这是个好消息。毕竟,美国出口一直是美国经济复苏的主要驱动力之一。

  自2009年以来,出口为美国贡献了三分之一的经济增长,在2013年支持了1130万个就业岗位。与出口有关的工作和其他工作相比,收入平均高了18%。因此,促进贸易在提高美国中产阶级的收入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眼下,美国也在加快推进自身倡导的跨太平洋贸易伙伴关系协议(Trans-PacificPartnership,简称TPP),并且已经有美国官员暗示对协议达成持乐观态度。

  TPP协议的谈判现已卷入包括日本、新加坡、马来西亚和越南等亚洲国家在内的12个国家,并不包括中国,一些观察人士猜测美国试图绕开现有的世贸组织(WTO)规则,创造对其自身有利的贸易环境。

  以前人们只知道世界贸易规则就是WTO,很多人以为只要中国加入了该组织,那么中国的产品就可以行销全球。可是,加入WTO带给中国的好处正在显现的时候,一个即将替代它或者比它更严格的新规则就要问世了,这就是如今大众日渐关注的TPP。

  国际时政评论人士陈光文分析,由美国大力推动谈判的TPP以在劳工权利、环境以及降低贸易壁垒等方面提出更高标准为借口,意图对整个亚太地区的贸易结构进行重新洗牌。

  据悉,有“亚洲经济北约”之称的TPP范围内的贸易总额将占世界经济的40%,一旦美国主导的TPP成型,将意味着发达国家将重塑亚太甚至全球的经济秩序。

  陈光文指出,一旦该平台建立,目前的APEC和WTO等国际经济体系“有可能被架空,甚至变成名存实亡”。

  美国国防部长卡特日前表示,支持奥巴马政府为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TPP)扫清障碍的努力,称时间已所剩不多,若协议无法达成将令美国的影响力及亚太地区稳定面临风险。

  瑞士洛桑国际管理学院政治经济学教授Jean-PierreLehmann的文章称,计划中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是个错误。

  TPP的支持者和捍卫者提出,中国被排除在外不是出于地缘政治的原因,而是因为TPP的目的是为了达成非常高标准的贸易协议。

  他们指出,因此,包括中国在内的其它亚洲国家一旦承诺能达到这些高标准,就可以申请并有资格加入。

  然而,TPP现有的一些成员,如越南,是否能满足这些高标准还是一个尚未解决的问题。虽然所有成员国都有反对TPP的声音,但对发展中国家来说,关键的问题是TPP是否符合他们当前发展阶段的需要。

  事实是,就像TPP是美国亚太地缘政治计划的一部分那样,那些已加入的亚洲国家,基本上也是出于地缘政治方面的考虑,它们希望通过加强与美国的安全关系防御中国。

  在日本宣布不会加入亚投行之后,两大TPP谈判参与国—美国和日本加快了推进谈判的速度。

  美国努力达成的这项太平洋地区自由贸易协定出现新进展,美国国会(Congress)近日就该协议的相关内容达成一致,这给美国和日本遏制中国在亚洲影响力的行动带来新能量。

  在不到一个月前,尽管受到美国的反对和日本的抵制,中国政府说服超过50个国家加入了中国新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银行,其中不乏几个欧洲最大的国家以及美国最坚定的盟友。此举令美日这两个盟友脸面扫地。

  安倍晋三希望在访问华盛顿期间宣布与美国总统奥巴马TPP所达成协议的核心内容。此举旨在增强与美国的盟友关系并扩大日本在亚太地区的影响力。

  4月16日,提交到美国众议院和参议院的一份议案若获通过,将给予奥巴马贸易促进授权,允许他就贸易协议进行磋商并将其打包提交给国会,免得议员将协议拆散然后单项提交国会审议。

  奥巴马表示,他需要这种所谓的“快速通道”授权,希望今年能达成这份协定。

  安倍晋三内阁中负责TPP的甘利明(Akira Amari)表示这是好消息,希望这份议案能够迅速获得美国参众两院的通过。

  甘利明表示,很多参与TPP谈判的国家认为,在美国政府获得贸易促进授权之前,它们很难为达成最终协议做出艰难让步,而日本也有同样看法。

  美国和日本到目前为止是这个贸易圈中最大的两个经济体。该贸易圈从智利一直延伸至新加坡,目前还不包括中国。除了从经济角度,美日领导人还从战略和外交角度刻画这个贸易圈。

  国际贸易和投资机构成为中美争夺亚洲影响力的最新战场。全球最大经济体美国决定不申请成为亚投行的创始成员国。

  总部位于北京的亚投行创始成员国包括中国和其他56个国家,它们将对亚投行的规则和机构框架具有发言权。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国也没有收到加入筹备中的美国牵头的TPP的邀请。

  中国已经提出了TPP的替代方案,名为亚太自由贸易区,但迄今为止还没有引起明显关注。

  去年秋季在中国主办的亚太经济合作组织(APEC)年度峰会上,美国、日本等经济体阻止中国关于就新自贸区条款展开磋商的提议,称这可能推迟TPP和其他协议的进展。

  分析师称,美国政府对于中国牵头的亚投行已经采取了弱化的公开态度,多次就亚投行的规则和管理表示担忧。一些批评人士称,这种做法显得美国很小气。

  美国已经几次阻止中国在世界银行(WorldBank)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发挥更大作用,而美国在这两个机构具有广泛的影响力。中国也多次表示,亚投行将是开放、透明的机构,将充分遵守国际惯例。

  目前,贸易协议是捍卫美国利益和价值观的最佳工具之一。《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协定》(TPP)显示,美国正和亚太地区的11个国家进行TPP谈判,这些国家加起来占全球经济总量的将近40%。

  一项研究估计,如果能达成TPP协议,美国的出口每年能增加超过1200亿美元,该协议还能提供更多收入可观的工作。

  2013年,经济学专家Autor、Dorn和Hanson对中国进口对美国劳工市场的影响进行了分析,研究选取了1990年至2007年间的722个通勤区,并加入一些行业专业化区域特例,研究范围涵盖了美国全部城市和农村。

  专家预测,中国进口竞争对美国制造业就业率下降影响占21%。研究发现,中国进口对通勤区内制造业平均工资没有明显影响,却对当地非制造业收入有着轻微的消极影响。

  2014年,DornAcemoglu等人在此研究的技术上,重新分析了贸易冲击对国家就业水平和行业劳动力再分配的影响,并对此做出以下预测:1999年至2011年期间,中国对美国的进口导致了美国高达200万的失业人口。

  这些研究也被贸易自由化的反对者广泛引用。但Autor、Dorn和Hanson指出,“我们强烈希望制造业就业率重回1970年水平—占非农就业四分之一,不过,在没有大量保护壁垒的条件下,这一目标很难实现,甚至还会导致美国经济闭塞,从而降低人民的生活水平。”

  另一方面,“制造业全球化已成既定事实,失去的工作机会也不会回来。若目前停止TPP,既不利于美国制造业发展,也有损于美国劳工就业。”同时,建议加快贸易议程,推动政策出台,助推美国优势产业繁荣发展。

  首先,美国关税水平总体较低,且许多TPP国家已经进入美国市场,因此,TPP对美国制造业就业的影响微乎其微。

  再者,TPP协议不仅针对制造业,还允许放开服务业与农业贸易,而美国在这两个行业中都是贸易顺差。

  更为深远的意义在于,TPP协议旨在加强知识产权和投资规则,这对保护美国企业,刺激知识和技术密集型产品与服务贸易至关重要,美国在这两个领域都具有比较优势。

  2013年,关于知识产权、电信和信息技术服务的收费,占美国服务总出口的24%。需要特别指出的是,不断增长的国内和国外直接投资将带来更大的就业率,更广泛的研发投入,并给美国经济带来更多的生产收益。

  其次,贸易让美国企业更高效地利用全球生产网络,这些全球供应链反映了如今世界经济的新特征。通过这些网络,美国的出口和投资很好地传播了其技术和思想,这对中国等新兴经济体的增长及全球经济的扩张都至关重要。反过来,美国也将从日渐富裕的中国获益,中国正取代美国而成为最大的苹果手机消费市场便是一个例证。

  最后,TPP制定的新规则和新标准也为今后的贸易条约提供了范本。TPP向美国的非自由贸易区贸易伙伴(如中国)施加竞争性自由化压力,旨在以实际行动提高其服务水平,增加与美国签订条约的可能性。另一方面,与中国签订类似TPP之类的条约,会给美国公司带来更广阔的发展空间,为投资者在国家诉讼制度等方面提供更多的保护措施。

  当然,这些乐观评价唯有建立在高标准、综合性较强的TPP条约基础上才得以实现。

  近几年来,亚太地区的国家已经达成了超过200个贸易协议,而美国企业和工人在很大程度上并没有参与进去。中国一直非常活跃,有关人士认为美国不能袖手旁观。

  正如奥巴马总统在国情咨文中所说的,全球95%的消费者生活在美国之外。没有哪个精明的企业家会放弃这么大的市场,不去善加利用。通过一项贸易促进法案是重要的一步,它能让美国打开这些市场,为所有的美国人赢取机会,并推动TPP贸易议程。

  中国商务部长高虎城在中国两会答记者问时公开说,中方历来的立场是对于一切有利于世界贸易自由化和区域经济一体化的自贸协定安排,只要是秉持开放和透明态度的,中方是持开放态度的。

  现在,中国同美国和欧盟都建立了关于TPP谈判和TTIP谈判进程的信息交流机制,目前这种良性的互动机制运作正常。

  对中国而言,在关注TPP和TTIP谈判进展的同时,将继续坚定不移地推进和加快中国自贸区战略的步伐,为中国对外贸易和投资的发展创造一个更好的国际环境和更为有利的制度性保障,从而助推中国经济的健康和可持续发展。

  为此,中国也在做着三手准备:加快跟本地区一些国家的“区域全面伙伴关系(RCEP)”进程,并推出和实施“一带一路”战略,还尝试建立亚太自由贸易区(FTAAP)。

  对于RCEP,目前涵盖了东盟10国,以及中、日、韩、印、澳和新西兰等共16个国家,这将是世界上增长活力最强劲的地区。中国希望在RCEP内部充分发挥地区大国的作用,使其成为亚太地区内一体化的重要实现路径。

  而“一带一路”中的“一带”是要在中国西部打开通道,促进“新丝绸之路经济带”周边经济体的共同发展,形成中国经济发展的稳固大后方;“一路”则是要通过“新海上丝绸之路”努力建立海洋新秩序,并促进中国海洋贸易的进一步发展。而且在未来10年里,涉及的65个国家的整体出口将占全世界的1/3,成为真正的世界发展“第三极”。

  此外,在去年的北京APEC峰会上,中国提出将建立FTAAP作为新的目标,一旦该目标达成,其巨大的市场规模、经济增长潜力、贸易投资收益远超过其他地区的一体化协定。

  综合来看,这三大战略都不是无的放矢,按美国议员的话说,前两个明显是中国在排除美国制定游戏规则,美国绝不会允许出现这种被动,而TPP就是美国的最好对策。

  反过来,如果美国无法与其他太平洋地区国家就贸易协定达成一致,中国将会插足填补真空。

  鉴于TPP肩负着奥巴马政府“重返亚太”战略的经济支撑,该进程的遇阻,将使奥巴马任期内的这一努力大打折扣。

  “增长最快的市场将会在亚洲,”奥巴马在白宫与意大利总理马泰奥·伦齐共同出席新闻发布会时表示,如果美国不参与,那么“中国将制定规则”,让美国企业和工人处于不利地位。

  美国正在与11个国家商谈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涵盖大约40%的全球贸易。若无法完成TPP,对于美国来说是重大的失败,而美国的失败就是中国的胜利。

在社交网络与好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