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口原油使用权有条件放开

进口原油使用权有条件放开

28 二月 2015, 09:01
alfred-china
0
94

发改委给山东地炼发红包

“放开原油使用权,对山东地炼企业来说应该是一个历史性的机遇。”2月27日上午,山东省炼油化工协会会长刘爱英对《华夏时报》记者说。

春节前夕,国家发改委发布了《关于进口原油使用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将允许符合条件的地方炼油厂在淘汰一定规模落后产能或建设一定规模储气设施的前提下使用进口原油。

在刘爱英看来,饱受油源之苦的地炼企业接下来将是凤凰涅槃。

“从去年11月份到现在,山东地炼企业的生意一直很红火。”刚刚调研回到济南的刘爱英自豪地对本报记者说,炼厂开工负荷率都在50%以上,有的已经达到80%,很多炼厂拉油的车辆都排起了长队,看得出销售量在不断扩大。

“红包”来了

对于饱受油源之苦的地炼企业来说,国家发改委无疑是在这个春节发给了他们一个“大红包”。

不过,《通知》对获取原油供应的地炼企业也设置了条件:拥有一套及以上单系列设计原油加工能力大于200万吨/年的常减压装置;炼油能耗符合相关标准;成品油等炼油产品符合申请时企业所在地施行的国家或地方最新标准;具备与加工能力、原有品质等相匹配的环境保护设施及事故应急防范设施且运转正常,污染物排放符合国家或地方标准及总量控制要求;淘汰本企业所有设计原油加工能力200万吨/年以下常减压装置等。另外,新增用油企业有三个“量化”标准需满足,还需具备完善的产品质量控制制度和相应的环保设施和应急设施,且近3年未发生较大突发环境或火灾事故等。

“《通知》列出的基本条款对地炼企业来说基本都没问题。”锐财经行业分析师刘江远对本报记者说。

刘爱英提供给本报记者的数据显示,目前山东省炼化企业共有66家,其中,央企17家,本省地炼49家,在这些企业里有一定规模的是20多家,这些企业都能生产国IV和国V成品油,那些规模较小的企业主要集中在石油化工领域。

开工率大增

去年10月份之前的几年,山东地炼的开工率一直徘徊在30%左右。“主要原因是‘无原油可炼’。”刘江远分析,山东地炼虽然通过与中石化、中石油、中海油三大集团合作取得了部分原油资源,但杯水车薪。

去年下半年这一情况得到了改观。

“以前,山东地炼没有原油配额,炼化企业的原料是燃料油。”刘爱英告诉本报记者,自从原油价格降低后,中石油和中石化开始大规模进口原油销给地炼企业了,所以我省的地炼企业也用原油炼油了,自去年10月份后,这个比例大体能占到80%,这正好和之前地炼企业80%的加工燃料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应该说,放开原油进口配额是大势所趋,国务院早在2013年7月就出台文件,明确指出‘赋予符合质量、环保、安全及能耗等标准的原油加工企业原油进口及使用资质’。”刘爱英对本报记者说,虽然该项政策在实施过程中遇到阻力,但这是发展趋势。中石化和中石油正是看到了这点,才放开了原油进口数量。

对于地炼企业来说,既然放开原油进口配额是迟早的事情,还不如趁着国际油价下跌,赶在前面多赚点收益。刘爱英说:“去年七八月时,两大集团每吨油能加价200至300元钱转卖给地炼,最近进口量大了,加价幅度降到100元左右了。”

“原油进口放开后,符合条件的炼厂可以通过‘两桶油’代理进口原油来加工,更有自主权,也利于打破垄断,公平竞争。”刘爱英说道。

让刘爱英感到欣慰的是,现在炼厂开工负荷率都在50%以上,有的甚至在75%或者80%。

“这已经是最理想的状态了。”刘爱英说道,现在地炼企业的生意红火起来了,去拉油的车辆都排起了长队,看得出销售量在不断扩大。

发展还要靠“自救”

在刘江远看来,放开进口原油使用权对于山东地炼企业来说,仅仅是解决了“一小步”。在他看来,地炼与主营炼厂不同,其计划性较弱、趋利性较强。而进口原油从采购到加工的周期较长,一旦原油价格起伏剧烈,炼厂可能面临长时间的巨额亏损,这是地炼难以承受的,所以地炼可能很难像中字头企业那样成规模并且持续地采购进口原油。

一个佐证是,自2013年中化工获得1000万吨进口配额后,地炼原料市场出现骨牌效应,大量性价比较高的内贸原油资源流入地炼手中。如果把进口原油高昂的运输成本考虑在内,其炼油效益还不如内贸原油。

不过,刘爱英对山东地炼的发展有足够的信心。

“中石化和中石油两大集团是靠计划经济走过来的,地炼是市场经济走过来的,在两桶油垄断原油配额的时代,山东地炼靠做重质油艰难生存下来,一路走来很是坎坷。”刘爱英说道,山东大部分地炼企业已经具备了“自救”的实力。

刘爱英举例说,混合所有制已经提出有一段时间了,也没有听到哪家地炼企业参与到中石化和中石油的改革中。“混不进去的原因是什么?我分析是双方没找到利益共同点,再就是从地炼企业角度来看,毕竟中石化和中石油是垄断经营,混进去了但是丧失了独立自主的权利,得不偿失。”

“现在山东一些有条件、有实力的地炼企业已经大胆走出国门建立炼厂。”刘爱英告诉本报记者。

“可以预见,一部分资产质量优良、自有资金充足的地炼企业会脱颖而出,但也有企业会因此而被淘汰。”在刘江远看来,随着大宗原材料和能源物资“黄金十年”的结束,山东地炼行业将迎来一个凤凰涅槃式的改革机遇。

在社交网络与好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