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价下跌为全球减税:60-80美元区间波动将成新常态

油价下跌为全球减税:60-80美元区间波动将成新常态

5 十二月 2014, 16:57
rayda
0
27
距离上周四的欧佩克会议“黑天鹅”导致油价暴跌已经过去了几个交易日,石油价格仍然在低位区间盘整,时好时坏,这似乎印证了位于纽约的三山宏观基金(Three Mountain Capital)首席投资官、纽约大学客座教授陈凯丰的预测:油价未来将在60-80美元的范围进行区间波动。

  北京时间12月4日晚7点,WTI原油价格每桶67.47美元,布伦特原油价格每桶70.12美元。自从上周四两者分别跌至68美元和71美元附近后,尽管有短暂回升迹象,但始终没有逃出这一价格水平区间。

  从事宏观对冲基金投资多年的陈凯丰,曾经在摩根士丹利摸爬滚打多年。早在油价还在120美元附近满天飞的时候,他就开始看空商品期货,如今他的态度依然没有改变。

  一些大型的玩家正在撤离战场。欧洲最大的对冲基金之一Brevan Howard已经开始清盘旗下规模达6.3亿美元的商品基金,另一些基金也紧随其后开始有所动作。

  陈凯丰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时强调,任何一个市场在出现这种爆发式的事件后,大的利空利多消息基本上已经被市场消化了,油价会步入一个相对平稳的阶段,但是相对于之前价格而言,会在一个较低的区间波动。

  多方因素导致油价暴跌

  《21世纪》:虽然此前市场有所预期,但是欧佩克会议决定的当天,油价下跌的幅度仍然超过想象。你认为什么原因导致当天油价暴跌?有否预计到这样的情况?

  陈凯丰:尽管大家有这个预期,但是不减产的不利消息出来后,市场仍然比较悲观。此外,当天油价下跌还是有很多其他原因。一个是当天有大型的对冲基金决定清盘,其次又赶上感恩节的长周末,市场很多交易员没有在交易,导致流动性很低。因此当天,是基本面加技术因素再加资金流等多方面综合因素,导致了油价暴跌。

  《21世纪》:对冲基金在这个时候进行交易动作,对市场的影响也很大?

  陈凯丰:这样的情况经常会发生。一些大事件出来后,如果市场波动性很大的话,一些大型的基金如果本来就有清盘担心的话,那么这些事件就会成为最后一根压下来的稻草。

  《21世纪》:当天我们看到WTI一度跌至每桶68美元以下,布伦特也接近每桶70美元的水平线。外界一直在担心布伦特跌破70美元的“心理关口”,对于这个“心理关口”,你是怎么看的?

  陈凯丰:油价长期来看,还是看基本面的,这个“心理关口”并没有太大的意义。油价还是长期的供求关系决定的,用油量的不断下降和产量的不断上涨,决定了这个商品的大趋势是在往下走的。

  60到80美元区间波动

  《21世纪》:尽管油价暴跌,但是市场各类指标来看,似乎并不恐慌?

  陈凯丰:的确是这么个情况。我觉得对于油价没有必要反应过度,油价下跌并不是一个非常坏的事情,对消费者是好事情,对经济也有刺激,因此根本不需要恐慌。

  《21世纪》:这一轮的下跌何时可以见底?为什么你觉得油价不会再往下跌太多?

  陈凯丰:这一轮要再往下跌很难很难,毕竟供需角度来看,印度、日本等国都是大量进口原油的国家,他们的需求量会有所上扬。

  我觉得现在我们需要注意的不是一个见底的问题,而是一个区间波动的问题。

  在现在这个位置上,油价会在往下到60美元、往上到80美元的区间内波动的可能性较大。再往下则可能会触发减产,再往上的话也可能导致生产再次加大,因此上下两端都有一些基本面的支持和压力。

  因此我个人认为,未来一段时间内油价将呈现区间波动。当然现在的区间会比以前的区间降低一个台阶,以前大概是90-110美元之间,现在总的基本面供需关系决定了这个新的区间是往下走的,但是再往下暴跌和往上暴涨的可能性也都很有限。

  《21世纪》:感恩节当天消息出来的时候,你表示要等等看市场,让硝烟散一散。这周开始来看,你觉得市场逐步被厘清了吗?

  陈凯丰:我觉得已经好了很多。对冲基金有清盘的动作,任何一个市场在出现这种爆发式的事件后,相对来说会平复一段时间。大的利空利多消息基本上已经被市场消化了,以后就是看流量,总体来说影响不会太大。油价会步入一个相对平稳的阶段。

  远离高风险资产

  《21世纪》:目前总体上市场对风险高的资产均有所远离,这和油价的关系是怎样的?

  陈凯丰:目前市场上的环境正在产生Risk off(风险恐惧),投资人在原油等资产上亏了钱的话,一定会降低其风险度(risk profile),会倾向于卖出一些高风险资产。比如说今年来看,股市上公用事业等股票表现得比较好,也说明长期来看,偏价值投资会比较安全。

  《21世纪》:是不是市场的避险情绪也在加大?

  陈凯丰:如果你看黄金的话,黄金涨了许多,避险情绪的确在加大;但是你看美国国债,国债的收益率并没有下降,而一般避险情绪下人们会不断买入国债。我并不认为现在有什么非常大的避险情绪。

  市场总体上可控,但不表示个别板块没有问题,比如高科技互联网、新能源等,有可能会受到冲击。不过这也是一个行业性的资金轮换现象。

  《21世纪》:那么你觉得最近几天黄金的上扬至每盎司1200美元水平,主要的推动力是什么?

  陈凯丰:黄金实际上也处于一个区间波动的情况。因为总体上这还是一个流动性很大的世界,各个央行在不断印钞,流动性驱动下,资产的价格也很难往下走。

  《21世纪》:历史上看,黄金和石油价格之间的关联程度如何?这段时间的情况,是否能够典型地反映这两者之间的关系?

  陈凯丰:黄金有很多属性:有的时候和石油会呈现正相关,那是因为他们同样都具有商品属性,很多投资者会同进同出;另外有的时候,黄金属于避险资产,而石油则是风险资产,这样的话石油和黄金可能反向运作,这完全取决于市场到底是以风险驱动的,还是以避险驱动的。

  偏重价值投资

  《21世纪》:后续市场的投资策略上,你对于和大宗商品相关的资产的投资策略有什么建议?

  陈凯丰:还是要谨慎,商品投资总体上风险特别大。与其在商品上直接投资,我个人还是推荐买入一些股利较高的产品,价值投资为主,包括能源公司等一些大型的蓝筹公司,而那些杠杆倍数比较高的中小型的公司,就比较危险。

  《21世纪》:大宗商品整体上你都是看空的,还有哪些可能值得投资的资产?

  陈凯丰:整个大宗商品,从能源到金属再到农产品,基本上有两个大的趋势:一个是产量不断上升,导致价格会有下降趋势;另一个是全球范围内包括欧洲、日本和中国都有一个刺激政策,这个从流动性角度对商品价格是一个支持。所以这两股力量导致的结果,使得出现此前商品暴涨暴跌的可能性要小了很多,现在是一个新的市场平衡——基本面和资金面共同作用下的平衡。

  《21世纪》:是否有一些相关的衍生品的投资操作,可以帮助投资者进行风险管理?

  陈凯丰:期权就是对于风险管理很重要的产品。比如全球最大的产油国之一的墨西哥,每年就有一笔预算买入大量的看跌期权,来保护其产油收入,这样的做法值得借鉴。

  油价与地缘政治

  《21世纪》:欧佩克不减产的决定背后,谁是最大的受益者?

  陈凯丰:实际上要看到,油价在现在这个位置,比起以前还是高了很多。许多大宗商品都有大幅下跌,相对来说石油并非一个特殊的情况。此前油价上涨的时候,许多资金进入了一些中东的不稳定国家的手中,导致了形势不稳。而油价下跌,对于长期的稳定是好事情,对于全球经济来说都是受益的。

  油价下跌实际上是一个对全球减税的过程。对消费者或者生产者来说,都是一个降低石油方面的“税负”的过程。

  《21世纪》:有人受益,则必然有人损失?

  陈凯丰:损失的自然是产油国家。前几年油价高企的时候,产油国家受益匪浅,现在只是退回了几步,少了一些这方面的收入,称不上损失。

  《21世纪》:下一个会影响油价的时间节点和事件会是什么?

  陈凯丰:从大的方面讲,如果中东几个大的产油国政局不稳的话,肯定会影响油价,这个很难预测,但是很有可能会发生。俄罗斯也是一个潜在的不安定因素,其压力比中东的几个国家更大。其次的话,美联储的行为也会有所影响,加息导致资金成本上升的话,一定会促使商品价格下跌。
在社交网络与好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