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桶油联姻是否还只是传闻:专家称都是南北车闹的

两桶油联姻是否还只是传闻:专家称都是南北车闹的

9 三月 2015, 10:04
rufiya yusupova
0
95

  作为“共和国长子”,关于央企最热的话题是什么?有要求隐去单位和姓名的券商策略分析师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说,“当然是混合所有制改革,这一度引领了市场。”

  不过就近期消息看,最热的话题可能还是央企与央企间的整合及相关的种种传闻。3月5日,中国轨道交通车辆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国中车”)离正式挂牌运营再进一步——市场消息确认,全球市场份额排名前列的中国轨道交通制造商中国南车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国南车”)和中国北车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国北车”)合并事宜已获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下称“国务院国资委”)批准。

  稍早前,另一个被传出企业整合的核电领域,亦传来国务院国资委委任“国家核电技术公司董事长王炳华和中国电力投资集团公司总经理陆启洲共同担任联合重组小组的组长,主导合并事务的推进”的消息。

  然而,核电领域的整合或不是央企间整合的终点。就在近日,市场传出了央企间整合更大的一个传闻。美国《华尔街日报》援引知情人士的话称,在中国领导层要求下,官方经济顾问正研究整合大型国有石油公司的可行性。官员称,一个方案涉及合并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下称“中石油”)和中国石油化工集团(下称“中石化”),另一个方案包括合并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下称“中海油”)和中国中化集团[微博]公司(下称“中化”)。

  “是否及何时推进不同的合并计划,并没有做出决策的时间表。”《华尔街日报》强调。

  在部分石油行内人士看来,中石油和中石化合并“是令人激动”的消息。一项数据是:一旦两家公司合并,将产生世界最大的公司之一,“合并后的公司至少在短期内能够控制中国绝大部分的陆上油气生产,并将拥有数千亿美元的总资产”。

  “或许,传闻并不是空穴来风。仅站在国家战略的高度考虑,中石化和中石油合并,或能提高效率,将上游勘探开采、中游炼化和下游零售都补强,甚至,能匹敌埃克森美孚这样传统的石油‘霸主’。”上述券商分析师认为,“但问题是,就像外媒说的那样,短期内,根本不可能有时间表。且央企间合并及整合,远不是一个传闻就能迅速搞定的。”

  “与其他的石油业内人士都聊过,他们都没听说马上要整合两家企业。”能源专家林伯强同样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说,“方向正确,但可操作性暂时不大。”

  针对传闻,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中石化董事长傅成玉对外回应称,“既然是‘传闻’,你说它是真的吗?”但针对“两桶油”是否与中海油合并的传闻,傅成玉对媒体的回答是“不知道”。

  截至发稿,中石油从高层到新闻发言人始终未对外回复合并传闻。《国际金融报》记者询问一些中石油的基层员工,他们亦表示“吃惊”,并坚持认为“这不太可能发生”。

  分拆到合并

  就全球范围看,石油行业内企业间的整合一直在进行,尤其是当市场低迷之际。上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老一辈石油人肯定记得“石油七姐妹”:与老洛克菲勒创立的石油帝国一脉相承的3家企业埃克森、美孚和雪佛龙,起家于美国德克萨斯州的德士古和海湾公司,还有总部位于欧洲的壳牌公司和英国石油公司(BP)。

  随后的20年时间内,曾经的“七姐妹”间不断整合,如埃克森和美孚成为了如今全球市值最高的石油企业埃克森美孚;雪佛龙与德士古2001年成功“联姻”,意图挑战“霸主”地位;更早前,海湾公司的资产早就分别出售给了雪佛龙和BP,且BP上个世纪末与阿莫科石油公司的合并案一度是能源行业最大的并购案。

  不止如此。就在去年年底,市场还传闻壳牌会收购BP,因为,BP目前盈利率降到同行最低水平,“就此,BP很可能成为下一个收购目标”。

  这期间,相较而言,中国石油企业的动向却似乎比较小。历史上看,1982年和1983年,中国分别成立了中海油和中国石油化工总公司(中石化集团前身),但两大企业兼具行政职能。1988年,中国撤销石油部,被撤销的部门被改组为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即现中石油集团前身。

  紧接着,与其他央企一样,上述3家石油企业进行了地域式分工。公开信息显示,“当时的中石油成立并由石油部、化工部及地方政府分得东北、华北、西北及四川的上、中、下游业务而形成,但以上游业务为主;中石化是由石油部、化工部及地方政府分得黄河以南的华中、华南和华东的石化地区上、中、下游业务,但还包括燕山石化、天津石化,但以下游业务为主;中海油由石油部分得沿海地带及近海的上游业务,主要为海洋石油勘探与开发。”

  这之后,市场很少掀起波澜。直到2013年底,深陷反腐风波的中石油突然出现传闻:分拆。比如,当年12月12日,就有媒体援引一名接近中石油人士的话称,目前中石油内部流传的方案有很多,但据产业链分拆的方式“被誉为最有可能的方案”,即“将企业的上中下游全部打断,成立几个专业公司”。

  分拆传闻出现后,中石油对外进行了辟谣,且不久即被市场淡忘。然而,一年多时间后,市场却出现了相反的传言——合并。

  《华尔街日报》在中国农历大年三十披露,在中国领导层要求下,官方经济顾问正研究整合大型国有石油公司的可行性。官员称,一个方案涉及合并中石油和中石化,另一个方案包括合并中海油和中化集团。但是否以及何时推进不同的合并计划,并没有决策的时间表。

  官方否认

  “一年多前说‘分拆’,现在说中石化和中石油合并,或中海油和中化合并,归根到底一个背景,都是中国南车和北车合并闹的。”林伯强说,“比如,有人会说,南车和北车都合并了,为什么石油企业不能?也听到一个观点:两家企业合并,能做大做强。”

  截至目前,对于传闻,中石化官方一直都予以“否认”。

  “过年被逼问结婚,一上班被逼问合户,还能愉快地玩耍吗?”对此,中石化官方微博“石化实说”调侃。

  中石化发言人吕大鹏回应称,“第一,我们内部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事。第二,我们的原则是对传言不作评价。因为是外媒传出来的,他们可能有自己的信息源,这个我们不是很清楚。”

  记者了解得知,对于中石化来说,今年本有远比合并更重要的事要做——吕大鹏此前就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今年是中石化很重要的一年,“如果说去年大家都在热议中石化混合所有制改革,那只是铺垫,而今年,你可以看到更多动作。这才是真正地拉开混合所有制改革的帷幕”。

  傅成玉也直截了当地对外回应,“既然是‘传闻’,你说它是真的吗?”

  《国际金融报》记者又询问了数位券商分析师和业内人士。其中,一位人士对《国际金融报》记者称,“很多年前,市场曾出现过这样的声音,但并不大。这回,应该是又在新的背景——南北车合并的情况下,又被拿出来说了一把。但就我所了解和接触的范围,除了看到了外媒的报道,暂时根本没有合并的实质性动作。”

  紧接着,记者又登陆了中石油的官方网站。但不管是领导动态还是集团新闻栏目中,都没有看到与合并有关的任何字眼。

  对于传闻,花旗银行分析称,2013年,中国政府研究了建立国家石油管道公司的可行性,但提议被否,“我们认为,政府经常会研究改组工业结构的途径,但这并不意味着提议必然会有行动”。

  有必要吗

  事实上,不管官方有没有表态,对于合并传闻,市场本就争议颇多。综合各方面观点,一方面,有分析认为,两家公司合并,将打造成一家足以和埃克森美孚相抗衡的企业;另一方面,却有分析称,合并涉及到垄断等方方面面,短期实施的难度太大。

  比如,《华尔街日报》分析,合并有助于提高效率,“中国经济愈发受到产能过度拖累,制造业公司通过降价相互竞争引发了这一问题”。《华尔街日报》还举例,“去年10月,政府宣布南车、北车合并方案,目标是创建能与德国西门子和加拿大庞巴迪进行竞争的公司。”

  知情官员还称:“这些公司间的争斗愈发激烈,这导致很严重的浪费和低效。”

  “国际油价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被腰斩,加剧了以上问题。”《华尔街日报》引述上述官员的话称,合并有助于精简冗员和项目,减少浪费,“我们希望创建大型中国品牌,这能有利于海外竞争,并打造自己的埃克森美孚”。

  对此,熟悉中石油的人士对《国际金融报》记者称,海外市场,“三桶油”还是能很好地不触碰对方利益,并没有产生像南车和北车那样在海外市场产生恶性竞争,且三家企业本就分工明确——中石油本就是勘探领域的“老大”,中海油多数专注于海上油气业务,中石化在原油买卖中做着自己的贡献。

  “同时,与其期待通过合并产生中国的埃克森美孚,还不如等待‘中石油们’日益做大。”上述人士称。

  华尔街投行Jefferies怀疑中国政府真的会实施上述合并方案。该投行称,合并传言“更多地是头脑风暴和打破常规的一种思考,非切实可行的计划”。

  Jefferies尤其强调,中石油的规模“足以与埃克森美孚展开竞争”。“中石油集团从资产角度来看规模看,已超过埃克森美孚。如整个集团的产出在2013年超越了埃克森美孚。”Jefferies称,“据估算,2013年中石油探明储量高出埃克森美孚50%。除了上游资产,中石油在美国的管道资产已经超过2000亿美元。”

  Jefferies还称,中石化产量和地下储量价值超过康菲石油,且目前已占据中国47%的炼油市场。

  花旗银行则认为,“两桶油”合并不太可能提高其针对国际石油巨头的竞争力。“规模不是影响其竞争力的主要障碍,以全球标准看,两大石油公司规模已很大。以市值算,中石油全球排名第二,上游业务仅次于埃克森美孚。此外,中石油和中石化合并不太可能提高效率。”花旗银行认为。

  “站在细节的角度,整合的难度大了点。”林伯强认为,两家公司都是“一体化”公司,资产和人员都“多得惊人”,“短期内操作,根本不可能快速实现整合”。

  中国经济学会理事、经济学博士刘满平也撰文称,从微观角度看,国内石油企业合并实际操作相当困难,“一是中石油、中石化等企业目前规模庞大,职工众多,涉及80多万人,管理复杂,人员分流和安置将成为巨大负担;二是中石油、中石化两家企业效益不一样,经营治理模式、特点有差别,且两家企业都是上下游一体化的油气公司,在各大业务领域都存在严重的重合”。

  “一旦两家企业合并,带来的恐怕不是1+1>2的效果,反而可能要花大把精力去整合各大业务板块。”刘满平认为,另外,资本市场不允许,“从资本市场上看,这种简单合并需要经过股东会批准,国务院国资委都是‘两桶油’的最大股东,在合并投票上是没有投票权的,其他大股东基本上是外国人,他们难以完全同意”。

  垄断悬疑

  事实上,“两桶油”合并最大的问题还是垄断。《国际金融报》记者在此前的采访中,曾有多位专家诟病两家企业的垄断,并一直强调要打破这种垄断。

  “合并有悖国有企业改革目标。”花旗银行称,如果合并,中石油和中石化将占据中国上游O&G生产份额的77%、冶炼产品的79%、零售石油的90%,“国企改革的一个目标是增进私人参与、加大竞争,两公司合并显然有悖这一目标”。

  “中石油和中石化加起来约占中国油气产量的85%、炼油和行销的75%,及中国天然气管道的约100%市场份额。”Jefferies的数据与花旗相差无几,且观点也基本类似,这种“双寡头”局面阻碍了创新,比如,要页岩气有什么用?同时,还推高了行销利润率。

  “中石油和中石化现在不是‘太大而不能倒’,恰恰是‘太大而无法控制’。”Jefferies称,“打造一家规模更大、更具垄断性的全国性石油公司将是一个巨大错误。”

  “像这样的集中情况,不太可能促进能源产业形成一个竞争环境,实际上更有可能导致业务垄断。”路透社也称,这两家公司合并后的庞大采购势力,有可能在与原油供应商的谈判上取得更大议价能力,“但这是否足够抵销成为庞大企业的潜在问题,令人存疑”。

  “说到底,关键在于中国当局促成这样一宗合并案的动机为何,特别是这似乎直接抵触了当局的许多明定目标。”路透社认为。

  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韩晓平此前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说,“在中国能源市场,仅靠一两家企业做大、做强并不可行。目前的条件下,至少要先让三大企业间形成强烈的竞争关系。有这种关系的存在,才有利于推动今后的市场竞争,并一定程度上推动中石油和中石化两大公司更多地按市场规律办事。”

  “如果你的关注点是境外市场,当然希望整合,因为这会提高海外竞争力。但如仅考虑到国内市场,竞争更多会更好,竞争提高效率。”林伯强说。

  刘满平撰文称,目前包括石油在内的能源领域改革,总的方向是打破垄断,进行市场化改革。一个有着多个竞争对手的市场,才能有效进行市场化改革,“1998年的石油大重组既是市场化改革的举措,也是打破垄断的举措。大重组之后形成的三大石油公司尽管依然很垄断,但也带来了市场活力”。

  刘满平还说,中石油与中石化本来就是由原来的石油工业部分拆而出,现在再次合并相当于推翻了原来的改革思路,也与国际上打破垄断引入竞争不相吻合。“如果合并,原来出台的管网设施公平开放、油气管网和储存设施建设面向社会资本开放等众多政策措施将成为空谈,毫无作用。”他称,“而且,未来在收购国外油气资源或企业时,很容易被其他国家认为是国家行为,从而以国家安全为名拒绝,不利于中国石油企业推行对外走出去战略。”

  “不得不考虑舆论。”前述熟悉中石油的人士则称,“一旦确认合并,市场的反对声音会很大,这有一定的可能会让决定合并的决策者们左右为难。”

  该怎么整

  在野村证券分析师关荣乐看来,中国重组石油行业的方向正确,亦有利于中国油企海外发展和提升盈利效益,“但合并的落实时间可能较为漫长”。

  既然“方向正确”,却又遇到“垄断质疑”、“整合难题”等,那么,中国能源企业的改革方向到底在哪儿?

  对此,路透社称,“如果改革国企以提高竞争力和效率,是至高无上的目标,那么中国当局与其进行超级合并案,更好的做法是反其道而行,考虑出售资产,将两家公司的庞大业务合理化。”

  有消息称,有关方面研究过关于中石油中石化的问题,“不过,并非是把两家公司简单地合并起来,而是业务板块的整合”。消息称,具体是,“你的某部分业务给我,我的某部分业务给你。但目前只是研究,是否形成方案还不确定”。

  “业务整合确实是方向。但问题还是:类似的这种整合同样不太容易,涉及到方方面面的利益。”林伯强对《国际金融报》记者直言。

  “即使硬要对国有石油企业进行合并重组的话,建议可考虑中海油和中化的合并重组,因为相比中石油、中石化的合并,中海油和中化的业务更具互补性。”刘满平称。按《华尔街日报》的说法,中化和中海油的整合是“另一种方案”。

  值得注意的是,怎么整合不只是中石化和中石油面对的问题,其他由南北车合并效应带来的央企间整合同样值得借鉴。事实上,就在中石化和中石油合并传闻出现前,一度出现了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合并的传闻。但这同样被工信部和中国联通予以了否认。

  业内人士认为,央企与央企间如何在垄断和互补性方面寻找到真正的平衡,并考虑从基层员工到国家战略的各方面影响和利益,以此,才能真正地看清合并的可能性和合理性。

在社交网络与好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