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大因素支持 人民币汇率总体平稳有底气

三大因素支持 人民币汇率总体平稳有底气

7 一月 2015, 18:08
abbott
0
35
新年伊始,美元指数强势接近九年高位,可能预示2015年人民币汇率走势充满波折。2014年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作别单边升值的“旧常态”,出现2005年汇改以来首次年度贬值。市场人士指出,综合分析国内外经济金融形势,人民币汇率短期仍面临一定贬值压力,允许人民币适度贬值也未尝不可,但充裕的外汇储备和稳定的中间价政策可有效管控人民币贬值预期,再考虑到推进人民币国际化的战略需要以及中国经济长期增长潜力依然巨大,人民币汇率贬值是有“底”的。

  2014年,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累计贬值221基点,人民币对美元即期市场交易价累计贬值1501基点,均为2005年汇改以来首次出现年度贬值。

  人民币汇率出现年度贬值,是一件颠覆“常态”的事件,但又是各方意料之中的结果。近年来,人民币汇率接近均衡水平的看法已逐渐成为市场共识。不断接近均衡水平,意味着人民币汇率将逐渐摆脱单边走势,并围绕均衡水平塑造双向波动的“新常态”。从某种意义上说,汇率接近均衡水平,为人民币打破单边升值的状态提供了基础,而2014年人民币汇率出现年度贬值,又是对人民币汇率已接近均衡水平观点的印证。

  2014年的内外经济金融形势则为人民币汇率出现小幅贬值提供了环境。从内部来看,2014年中国经济增速继续放缓,货币政策渐进松动,同时人民银行持续推进人民币汇率市场化定价,减少了对外汇市场的常态化干预;从外部来看,美国经济稳健复苏,美联储结束量化宽松,并不断释放货币政策向常态化回归的信号,美元加息预期渐浓。综合体现在人民币汇率的基本面上,是中国经济增长的相对优势在减弱,中美货币政策逐渐展现出周期性的差异,人民币对美元走弱顺理成章。事实上,不仅是人民币,2014年由于美国经济和货币政策与主要发达经济体及新兴市场国家的差异性不断凸显,反映美元对一揽子主要货币表现的美元指数全年上涨逾12%,创下过去九年最好表现。

  鉴于中美经济增速和利率水平此消彼涨的局面短期很难改变,2015年人民币汇率仍将面临一定贬值压力。一方面,中国经济下行风险犹存,尽管经济增速不乏触底企稳的可能性,但受制于去杠杆的压力和新增长动能的欠缺,市场普遍预计2015年中国经济增速低于2014年是大概率事件。考虑到需求疲软、大宗商品跌价、食品价格反弹动能不强,2015年通胀难成隐患。在低增长与低通胀的环境下,未来中国货币政策仍具备适度放松的空间。另一方面,2014年二季度以来,美国经济愈发显现一枝独秀的特征,美国经济加杠杆的空间与油价下跌改善贸易条件一道,有望继续巩固2015年经济稳步复苏的势头。在不断改善的经济数据的推动下,市场对于美联储加息的预期渐浓,联邦基金利率期货显示市场预期2015年下半年美联储很可能提高利率。近期,美元汇率持续升值,美元指数在2015年伊始突破91点关口,改写近九年新高,正是市场几乎一致看好美国经济与货币政策相对领先的鲜明写照。

  分析人士认为,其实允许人民币汇率适度贬值也未尝不可。毕竟国内外经济形势的变化使得当前人民币无大幅升值空间,继续推升业已高企的人民币汇率将不利于外贸改善。此外,如果人民币对美元保持强势,美元利率走高还会对国内利率政策的自主性带来不利影响。

不过,市场普遍认为,不必担忧人民币会出现大幅的贬值。一是达成人民币国际化和人民币成为储备货币的目标,需要相对坚挺的汇率作为支撑。二是人民币汇率若出现大幅贬值,可能导致跨境资本大量流出,进而危及国内金融稳定大局。综合这两点来看,管理层不会容忍人民币汇率出现大幅贬值。三是央行有能力防止市场出现持续较强的贬值预期。我国拥有庞大的外汇储备,如果货币当局有意维持汇率坚挺是能够实现的。同时,近期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仍相对稳定,传递出了平抑人民币市场价格波动的信号。四是中美利差对套息逐利资金依旧具备吸引力。以两国的国债利率为例,中美一年期国债利差自2014年初以来收窄了约100基点,但目前仍有约300基点,仍处在2006年以来的较高位置;中美十年期国债利差则没有太大变化。与之类似,当前中国经济增速的绝对水平在主要经济体中继续领先,伴随着全面改革和结构调整的持续推进,未来中国经济的增长潜力巨大。站在海外资产全球化配置的角度,人民币资产依然是一个重要选项。这一点,从2014年境外机构持续增持人民币债券上即可见一斑。

  另需指出的是,鉴于其他主要非美货币表现更弱,即便未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适度贬值,人民币实际有效汇率仍可能保持升值态势。

  市场人士表示,从更长时间来看,尽管单边升值格局已破,但中国经济增长潜力很大,增速逐步触底企稳可期,加之推进人民币国际化的现实需要,人民币汇率有望维持总体平稳,阶段性升贬值或交替出现,双向波动特征会有所增强。

在社交网络与好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