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美元并非福音

强势美元并非福音

18 十二月 2014, 12:29
rufiya yusupova
0
119
尽管有很多人谈论货币战争卷土重来,但今夏以来笼罩汇市的政策驱动的贬值,也不妨被形容为一个良性的国际阴谋,目的是恢复美元的主导地位。

  欧洲央行(ECB)和日本央行(Bank of Japan)注入新的刺激资金,使欧元和日元兑美元汇率分别跌至多年低位,此举有助于这两个经济体对抗通缩。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政策制定者在多年艰难应对本币被高估后,乐见美元走高。许多新兴市场满足于较弱的本币,因为这有助于它们的经济实现再平衡。

  美国政界人士也没有反对。他们似乎默默接受了欧洲央行行长马里奥•德拉吉(Mario Draghi)的断言:“汇率是轨迹不同的货币政策的产物……根本原因在于不同的经济条件”。

  但美元走高、油价下滑这一组合正在造成混乱——推动俄罗斯卢布暴跌,并且波及相对稳健的新兴市场,促使投资者逃向日元和瑞士法郎等避险货币。就连美元本身也在过去一周受到拖累,相对于避险货币有所走低,但很少有投资者认为美元的涨势会止步很久。货币政策走向分化这个题材仍将主导2015年的汇市。

  安倍晋三(Shinzo Abe)再次当选日本首相,使他得到强大民意授权,可以放手推行以弱势日元为中心的政策。欧洲央行面向商业银行提供的低成本贷款乏人问津,加上各方再度担忧希腊的稳定,令人期待欧元区政策制定者将采取量化宽松政策。与此同时,预计美联储(Fed)仍有望从明年年中开始加息。

  在这种环境下,不需要很多外因就会使强势美元变成一种诅咒,而非福音。在上周新兴市场出现抛售之前,国际清算银行(BIS)的克劳迪奥•博里奥(Claudio Borio)就警告称,美元升值可能暴露很多新兴市场的“货币和融资错配”,近年来新兴市场企业积累了大量外币债务。

  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的艾伦•拉斯金(Alan Ruskin)表示,目前形势“与20世纪90年代后期非常相似,1997年的油价暴跌就是由美国以外需求疲弱和美元走强这一组合造成的”。他补充道,目前的动荡很可能在2015年延续。

  标准银行(Standard Bank)的史蒂夫•巴罗(Steve Barrow)表示,美元升值在更大程度上得益于欧洲央行和日本央行,而不是美联储——但这种格局可能很快会改变。他说:“美联储将做出调整,并且……可能导致良性的美元走强变成恶性的。”他预测股市将会下跌,波动性将会飙升。

  那么,美元大幅升值和油价疲软这一组合,会否促使其他国家的央行更为明确地瞄准或捍卫各自的汇率?一些新兴市场已经在试图反击。俄罗斯央行在周一午夜的加息之举,让人联想起1997年该国债务危机期间的策略,但比较稳定的新兴市场,即使是那些理应受益于石油下跌的经济体,也陷入了挣扎。

  已对本国未来一年石油出口做了对冲的墨西哥,已恢复举行美元拍卖以稳定比索汇率,土耳其则已被迫加大外币拍卖的力度。

然而,在面临通缩威胁的欧洲,风险却在于逐底竞赛。瑞士央行(Swiss National Bank)已明确表示,为捍卫瑞士法郎的汇率上限,需要买入多少欧元就会买入多少——在必要时还将考虑实行负存款利率。

  越来越多的人猜测,受欧元走低和挪威克朗伴随油价一起大幅下跌的联合挤压,瑞典央行(Riksbank)可能会出台一套同样的政策制度。

  一大问题是,中国会否求助于人民币贬值来保护不断放缓的经济?此举将考验美国对强势美元的容忍底线。

  目前北京方面保持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基本稳定。鉴于贸易伙伴的货币走软,人民币的贸易加权汇率已显著上升。

      荷兰国际集团(ING)策略师克里斯•特纳(Chris Turner)指出,北京方面正在寻求让人民币被用作全球储备货币。“我们的猜测是,中国央行正盯着更大的奖品。”

在社交网络与好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