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期所获准开展原油期货交易 凸显5大战略意义

上期所获准开展原油期货交易 凸显5大战略意义

12 十二月 2014, 13:45
abbott
0
22
证监会新闻发言人邓舸12日表示, 证监会批准上海期货交易所在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开展原油(59.15, -0.80, -1.33%)期货交易。

  下一步,证监会将会同相关部委,发布与原油期货上市的配套政策和管理办法,证监会要求做好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做好上市原油期货的工作,确保原油期货平稳运行。具体上市时间根据准备情况择机推出。

  12月11日,纽约原油期货价格收盘大幅下跌1.62%,报每桶59.95美元,跌穿60美元的关键支撑位,创2009年7月14日以来最低收盘位。

  分析师目前并不认为原油市场已经见底。富拓外汇首席市场分析师贾米勒-艾哈迈德(Jameel Ahmad)称,原油市场需要多种因素才可能出现回弹,如原油市场的经济状况必须发生改变等,但欧佩克不减产则意味着这种可能性很低。

  海通证券认为,考虑到新“国九条”中明确提到要逐步丰富股指期货、股指期权和股票期权品种,未来国内期货市场的发展潜力十分可观。

  中信建投期货研究认为,原油是基础性的大宗商品,涉及中下游众多的产业链。目前国际原油期货价格主要由纽约商业交易所、洲际交易所决定,亚太地区还没有一个权威的原油基准价格。我国虽然是全球第五大石油生产国、第二大石油消费国、第三大石油进口国,但在亚太石油定价体系中处于比较被动的地位,国内原油价格实质上是国际价格的“影子”。

  作为一个在世界经济体系和石油市场格局中具有举足轻重地位的战略大国,我国推出原油期货的意义十分重大。

  一、争取原油定价权,增强国际竞争力

  由于亚太地区还没有权威的原油基准价格,“亚洲升水”使我国进口原油每年要多支出约20亿美元。近二十年来,因为中国等亚洲国家无定价权,在不考虑运费差别的情况下,亚洲主要的石油消费国对中东石油生产国支付的价格,比从同地区进口原油的欧美国家的价格每桶要高出1—1.5美元。

  亚太范围来看,近年各国对亚太石油定价中心的争夺日益激烈,我国处于比较被动的地位。亚洲最大的两个能源期货市场是日本石油期货市场和新加坡石油期货市场。我国大庆生产的原油挂靠印尼米纳斯原油(Minas)定价,胜利、大港原油挂靠印尼辛塔中质原油(Cinta)定价,渤海原油挂靠印尼杜里原油(Duri)定价。推出原油期货,无疑将有助于中国争夺国际定价权,稳定国内经济运行。

  二、为石油石化及相关企业提供保值避险工具

  我国石油对外依存度日益提高,目前进口占比超过55%,进口原油的保值和价格锁定需求显得十分强烈。根据我国入世协议,外国企业获得与国内石油企业同等的国民待遇,外国企业带着价格制定优先权和石油套期保值的双重优势进入国内石油市场。如国内企业无法通过石油期货交易进行避险,就会处于更加被动和不利的境地。其他的石油石化企业,比如一些民营企业,在产业链中没有定价权,急需在原油期货市场套期保值,锁定生产经营成本或预期利润,增强抵御市场价格风险的能力。

  三、促进成品油定价机制的改革

  我国现行的与国际市场接轨的油价形成机制主要存在两个问题:一是调价时间的滞后性。国内油价变化比国际油价滞后,不仅与市场当时的实际情况不一致,而且在接轨价格十分透明的情况下,市场参与者的投机倾向十分明显,不利于维护正常的市场秩序。二是价格接轨的简单机械性,没有考虑到国内市场与国际市场在消费结构、消费习惯及消费季节等方面的差异,难以反映国内成品油市场的真实供求状况。期货市场则是一个公开、集中、统一以及近似于完全竞争的市场,能够形成直接反映市场供求关系的石油价格。

  四、作为国家对石油市场调控的手段

现代石油市场是一个由现货市场、现货远期市场和期货市场三部分共同组成的完整市场体系,这三个组成部分的功能和作用各有不同。如果推出石油期货,国家对石油市场的宏观调控可以通过现货市场和期货市场同时进行,不仅多了一个手段,也增加了灵活性。同时,原油期货的推出将成为加快产业优胜劣汰进程的利器。具有一定规模、管理先进的技术型企业能够依托人力、物力、财力优势,利用期货市场更好地规避市场风险,不断做大做强,进而实现行业整体的结构性优化,并逐步向规模化、集约化过渡。

  五、协助完成石油战略储备,维护国家石油安全

  石油战略储备是一个国家能源安全体系最重要的一个环节。如果不储存足够的石油,一旦石油通道或者石油供应发生问题,比如在霍尔木兹海峡发生战争,大量的石油供应就会被切断。推出石油期货交易,一方面利用期货的保证金制度,帮助企业通过期货市场进行预买预卖,建立起稳定的远期供销关系,可以相对减少企业的石油现货库存和资金占用,在一定程度上弥补现货石油储备的不足;另一方面通过“保税交割”上市原油期货,国际石油贸易商会在中国建立交割仓库以储存石油,大量石油将被运输和储存在中国,形成资源的社会储备,从而利用国际资金帮助我国储备石油。

在社交网络与好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