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金融市场节奏或阶段性生变

全球金融市场节奏或阶段性生变

9 四月 2015, 09:16
rayda
0
104

去年底,不少金融分析师和投资者已达成了一个共识:今年全球金融市场走向将变得异常清晰明了,即有美元上涨、原油价格下跌、中国A股大牛市三条主线。据此,作为战略投资,今年当然该做多美元和A股、做空原油。从长期来看,这三者的基本面尚未发生改变。但如从中期投资的角度分析,除了A股大牛市格局未变,其余两者基本面已有显著变化,其运行节奏自然也有改变。

  在美元和原油背后,都汇聚着一批金融品种。美元上涨,对应着全球非美货币包括欧元、日元、英镑等主要货币,也包括新兴经济体货币的走软;而原油下跌,代表着国际大宗商品指数CRB的下跌,自然也预示着黄金、白银等贵金属,以及铜、铁矿石等有色金融的下跌。

  再进一步,这两条主线之间,也并非相互独立,而是相互影响、互为因果、互相促进的关系。纵观历史数据,美元指数与CRB指数、原油、铜、黄金之间是呈现跷跷板的关系,也就是负向关系,当美元指数上涨时,CRB指数及原油、黄金、铜等大宗商品价格下跌,当美元指数下跌时,CRB指数及原油、黄金、铜等大宗商品价格上涨。

  当然,两者关系中,美元因素居主导地位。这是由于美元在国际上享有储备货币、计价货币和结算货币的职能,原油、黄金、铜等大宗商品均以美元来计价和交易。当美元汇率上涨时,代表美元的价值上升,其他货币价值下降,为了维持价值的稳定,以美元标价的大宗商品其价格必然下跌。相反,美元汇率下降时,为了维持价值的稳定,以美元标价的国际大宗商品价格要上升。这是一般规律。

  从内在经济关系看,美元指数与国际大宗商品的跷跷板效应也是符合逻辑的。一般来说,对外汇市场和货币汇率影响最大的因素是利率。由于美国是世界经济的终极引擎,所以,美国的经济状况影响着美国的利率,美国利率又影响着美元汇率。当美国经济向好特别是相对于其他经济体处于优势时,预示美国利率前景相对改善,而美国利率取得了对于其他经济体相对优势的走势时,暗示美国在相对抑制经济过热,从而抑制对于大宗商品的需求,随之压制大宗商品的价格。由于美元指数走势一般与美国的利率一致,自然与原油、黄金等大宗商品的价格走势呈现负向的、跷跷板式的效应。

  所以,美元的国际储备货币及其计价货币、结算货币的地位,以及美国充当世界经济的引擎、美元与美国经济和美国利率的正向关系等等因素使然,都导致了美元与大宗商品价格之间的跷跷板效应。而之所以分析美元指数与大宗商品呈现负向关系和内在关系的逻辑,在于确定美元指数的走势是两者之间更为根本的因素。如果能认识美元指数未来的趋向,便能正确确定全球大宗商品的价格趋向。

  无疑,美联储去年彻底撤出QE时,预示美国开始了紧缩货币政策,美国利率前景开始转为正面。同时,随着美国经济在全球率先复苏,预示美国必然会在主要经济体中率先加息。而欧元区、日本都在大规模实施QE,加息前景遥不可及,新兴经济体经济在下行,货币亟须扩张,美国已取得了在利率变动上的相对优势。所以,美元从去年以来的大幅上涨,是符合基本面规律的。而美国利率变动的相对优势,至少在近一两年内还不会结束,美元的长期上涨走势,还在途中。对应的,原油等大宗商品的长期跌势,也还是在途中。

  但是,以上只是说的长期因素和走势,而最近一次美联储会议及3月的美国非农就业数据,给美元指数的中期走势带来显著变化。

  4月3日公布的美国3月劳动就业数据,新增非农就业为12.6万,较2月减少16.9万,大幅低于市场预期的24.5万。同期,美国劳动力参与率由62.8%降至62.7%,这是1978年2月以来最低水平。在非农报告发布之后,市场预期美联储6月加息的概率从18%骤然降至14%,9月加息的概率从之前的39%下降至35%。

  在最近一次的美国联储利率例会上,美联储态度有微妙改变,态度偏向了鸽派。美联储政策制定委员会重申,美国就业情况已经改善,就业数据已接近促使美联储2006年之后首次加息,但美联储仍会以经济数据、就业情况、消费需求为主要加息依据,而油价下跌以及美元快速升值可能意味着美联储离2%的通胀目标仍有一段距离。美联储在6月和9月加息的可能性都有所降低,预期在下降。而美元在2014年下半年以来尤其今年3月初以来的上涨,主要是因为加息预期不断走高导致的,加息预期回落,美元自然需要调整步伐。

  利率预期的改变,导致美元上涨节奏改变,而美元运行节奏的改变,导致原油、黄金、铜等大宗商品运行节奏改变。可以这样说,从中期角度来看,原油、黄金、铜等已见底,将会展开中期反弹。但从长期角度来看,美元仍具有相对的利率变动优势,美元指数长期上涨趋向并没有变,由于跷跷板效应,原油、黄金和铜等大宗商品的长期下跌走势也没变。投资者和各经济体的经济管理者,在看到美元和大宗商品中期运行节奏在改变,也要看到长期趋势依然如故。

在社交网络与好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