囧研究:巧克力吃得多得诺贝尔几率大

囧研究:巧克力吃得多得诺贝尔几率大

27 十二月 2014, 08:45
abbott
0
47
近日一项研究表明:巧克力消耗越多,国民获得诺贝尔奖的几率更大。那么诺贝尔奖获得者们的巧克力消耗量是多少呢?这其中的联系该如何解释呢?

  该研究的作者,来自哥伦比亚大学的Franz Messerli在阅读可可有益身体健康的文章后开始了此项研究。

 他回忆说,曾有一篇论文谈论到,可可脂的日常摄入能提高有轻微认知损伤的老年人的心理机能,认知损伤通常被看做是痴呆的前兆。

 “而通过对老鼠的实验,吃过巧克力后它们的寿命和认知均有所提高,即使是以蜗牛为实验对象,也可以发现他们的记忆力确实有所提高。”他说道。

 于是,Messerli选取了一个国家获得诺贝尔奖的人数作为该国的一般国民素质指标,然后与该国的巧克力消费量对比,他的发现成果很让人吃惊,目前该研究结果已发表在《新英格兰医学期刊》上。

 “当你将巧克力消费量与获得诺贝尔奖的人数对比时,你会发现两者有着密切联系。”他如是说。

 “其假定概率为0.0001,意味着一万个样本中才会出现一个特例。”

  意料之中,瑞士位于‘巧克力加油智力联盟’的首位,其每人巧克力消费量和人均诺贝尔奖人数均位列第一。

 瑞典的情况则有一些特殊,其诺贝尔奖获奖人数很高,但巧克力消费量比较平均。

 对此,Messerli有自己的说法:“诺贝尔奖是在瑞典评出(除了和平奖),所以我觉得瑞典可能一点点偏心。”

 “或者瑞典人异常敏锐,只需一点点巧克力就能激发他们的才能,所以他们才会有如此多的诺贝尔奖获得者。”

 我们开展了完全没有科学依据的调查,来探知诺贝尔奖获得者们的巧克力消费量。

 来自伦敦经济学院的克里斯托弗·皮萨利德斯估算了他在获得2010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前的巧克力消费量。

  "Throughout my life, ever since I was a young boy, chocolate was part of my diet. I would eat it on a daily basis. It's one of the things I eat to cheer me up。“在我的生活中,当我还是个小孩子时,巧克力就成为我饮食的一部分。我每天都吃巧克力,它能使我振奋起来。”

  “要想赢得诺贝尔奖,你得做出一些别人想不到的事情——巧克力让你感觉好可能只是其中的一丁点贡献,当然不是主要原因。任何能使你生活更好一点的东西同时也对你的工作质量有贡献。”

  然而,曾在瑞士学习,后荣获1996年诺贝尔医学奖的洛夫·辛克纳吉却不是巧克力消费大户。

 “我不是上述其中的一员,因为我一年中吃过的巧克力从来不超过1千克。”他说道。

   与他人共同获得2005年诺贝尔化学奖的罗伯特·格拉布表示他经常吃巧克力。

 “我年轻时有个朋友向我介绍了巧克力和啤酒,而现在我的习惯是巧克力和红酒。我喜欢徒步旅行后吃巧克力,我随时都吃巧克力。”

 但这是个自相矛盾的主题。

  格拉布的同僚,曾获得2001年诺贝尔物理学奖的埃里克·康奈尔告诉路透社:“我将我所有的成功归功于我吃掉的巧克力,个人认为牛奶巧克力会使人变笨,黑巧克力是最好的。”

   但当《More or Less》就此事联系采访他时,他改变了自己的说法。

 “对于我曾经的轻率言论我感到遗憾,作为科学家应该保持中立可观,避免对牛奶巧克力或黑巧克力表现过度的喜恶。”

 “我希望媒体能在这时候尊重我的家庭隐私。”

  你可能会感到惊讶,我们想在此阐述一种严肃的观点:即使有些事件之间存在很多关联,但并不意味着他们就是因果关系。

  给我们举了另外一个例子,在战后德国,人口出生率与鹳的数量均下降,那是否鹳的减少导致婴儿减少呢?

在社交网络与好友分享: